话说那林云疑似用尽体力后,终恢复了本样。但因体力消耗过度,且受伤过重,大战后便昏迷不醒。

  与之慕容峰一战,几乎毁掉了大半个城镇。好在平民疏散及时,倒也没造成什么人员伤亡。周遭建筑毁坏严重,不得已慕容峰动用了整个玄铁门的势力协助重建,并大肆赔偿受损平民银两,以此抚慰城中百姓。

  至于慕容嫣比武招亲一事,到头来也没弄个明白。谁也不知道,这最终的胜家是谁?不过却也有人看得出来,这慕容峰早已默认了林云为自己的女婿。

  虽说林云也算不上是赢过慕容嫣,但碍于慕容峰玄铁门在城中的势力,纵然看出端倪,自然也无人敢问,无人敢有异议。

  至于他异变一事,也因他是慕容峰早已默认的女婿,因而也无人敢问。只有那么几个胆大之人,会在私底下里揣测罢了。

  此刻,玄铁门厢房之中……

  “爹爹,他怎么样了?”

  见林云安躺木床之上,昏迷不醒,慕容嫣忍不过一个担忧的问。

  “嗯。”床边上,只见慕容峰把过脉,松开林云的手在被褥里后,轻声的回道:“脉搏正常,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休息一下就好。”

  “爹爹,话说回来,他究竟是怎么了?真是走火入魔吗?”

  轻叹一口气,慕容峰并未有所回应。

  慕容峰乃斗气高手,贵为斗界帝王之一,修为颇深,又岂会看不出来?林云那诡异突变,毫无一丝走火入魔之象。说起来倒更像是被什么人给控制了。

  但若说出实情,恐会引起骚乱,因此……

  轻柔起了身后,走近木窗旁却听慕容峰故作回应:“还不都是你惹的祸?”

  “这和女儿有什么关系?”

  “若不是你故意设下擂台,他能这般急切的去练功吗?若非心神焦急,又怎会急功利近变成这般模样?”

  听慕容峰这么一说,倍觉憋屈的慕容嫣,忍不住撅起了嘴角道:“那现在怎么办嘛?”

  “没事了。好在他曾贵为‘天帝’,虽说一身修为自一个月前尽废,但好在身子骨已经练了出来,倒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好好休息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既是如此,那不就是没事?爹爹又用得着这样怒斥嫣儿吗?”

  悄然一个侧身,慕容峰看着嫣儿道:“嫣儿,不管怎么样,这擂台是你自己设下的,你也应当履行自己的承诺。虽说林云他也算不上是赢过了你,但是你应该清楚,若不是他手下留情的话,你恐怕不会现在这般生龙活虎的模样。而且你也应该明白,林云他本就是爹爹心中为你默许的夫君。所以这一次不管如何,你都不能再有异议。”

  若是换了以前,以这慕容嫣的性格脾气,哪里能就此顺从?还不和爹爹慕容峰吵个天翻地覆?

  只是自擂台一役,林云手下留情后,这慕容嫣便悄然有了些不一样。

  因此反倒撅起了嘴,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回……

  “哎呀,他现在昏迷不醒,还说这些做什么?”

  “嗯,这倒也是。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照顾他吧。”

  说罢,只见慕容峰猝然一个动作,欲有离去之意。

  “啊?”然而还不待慕容峰走出门,慕容嫣却惊诧出了声道:“为什么要我照顾他啊?”

  “你是他未来的妻子,照顾他,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可我们还没有成亲啊?不是吗?”

  “若不是因为你,他现在能这样吗?你照顾他,不仅仅是要尽你妻子一职,同时也是要负你顽劣后果一责。知道吗?”

  “哦……”

  “好了,你好生照顾他吧。爹爹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处理,就不照看他了。”

  而后,慕容峰便离开了厢房。撂下这慕容嫣和林云两人,独处一室。

  话说回来,这慕容嫣长相清纯甜美,似有出水芙蓉之感。而这林云也一表人才,气度非凡。这二人在一起,倒也真是郎才女貌,好似金童玉女般天生一对。

  只可惜……

  却不奈这两人心中都无一丝男女之情,更无半点情谊。因而负了本该一段美好的姻缘。

  好在现在也为时不晚。

  经擂台一战后,这慕容嫣早已有了些不一样。不仅颇受感动,更是因此而在冥冥间对林云有了些感觉。

  慕容峰离去后,嫣儿犹豫了好大一会,才轻盈着步伐走近了身在木床边。

  此刻,林云正昏迷不醒在木床之上。然而看着林云一脸的眉清目秀,这慕容嫣却是不禁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胸口沉闷了起来?

  只听她娇柔着语声在床边自言道……

  “怎么了?莫不然我慕容嫣,真的爱上了他?”

  或出于内疚,也或出于无奈,更或出于动情。这一连几日,慕容嫣都悉心照顾林云在厢房之中。

  说来倒也是……

  早年慕容峰就一心有着与万肆山庄结亲之意,故而因此一直想要把嫣儿许配给万肆山庄庄主林云。

  不奈年轻时,林云却沉迷武学。嫣儿则生性顽劣,喜爱四处游荡。两人只听其闻,却未曾见过面,故而彼此毫无情谊,也是理所当然。

  若非一个月前的那场意外,凭此二人各自的花容月貌与气宇非凡,又怎不会在初次见面时就渐起情缘呢?

  好在现在也为时不晚……

  虽说这慕容嫣始终拉不下脸来,总是觉得有些别扭不堪。但却依旧关怀备至,把林云照顾的是体体贴贴。

  终于,在嫣儿的悉心照料下,林云的伤势渐有好转之象。

  昏迷三日后,终在这一日醒来……

  “你醒了?”

  见林云终于醒来,面色略有疲劳之意,安坐于床边的嫣儿不禁轻柔出声问候。

  “是你啊,嫣儿。”

  撇眼而去林云才发现,原是嫣儿正坐在床边。

  }最`S新Q章节jT上,9酷…匠G$网;

  说来倒也奇怪,这林云可非什么好色之徒。因而任凭这慕容嫣再怎么天姿国色,之前见面时的感觉也就那么回事。

  然而此刻安然醒来,身体略微酸疼之下,看着嫣儿这只好似出水芙蓉般的清纯面容,冥冥间一股悸动却暗生在心底。莫不让林云好生有些诧异。

  “我这是怎么了?”

  回想当时的情景,林云只模糊记得,昏倒前那曾出现过的陌生语声,又响起了心中。之后,便什么都记不得了。觉得意识有些模糊不清后,林云忍不住翻身动作了起来。

  “哎……”然而见林云欲以动作,担忧着心的嫣儿却是不禁赶忙上手搀扶着道:“你受伤过重,伤口都还未愈合,就别起来了,还是赶紧躺下好好休息吧。”

  刹那一个轻柔的搀扶,却让林云忍不住心生疑惑了起来。若是换做以前,放着这嫣儿的脾气,哪里能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想不到擂台一战后,这慕容嫣竟好似突然转了性子一般?

  莫不然是在装模作样,打着什么阴谋诡计?

  “我,还是输了吗?”而后忽然想到比武招亲一事,却只觉脑海一片空白,也不知究竟是谁胜谁负了的林云,淡着声向嫣儿问。

  “不,是我输了。”

  “哦?”

  若是放在以前,这慕容嫣哪里能够承认是自己输了?只因擂台一战林云手下留情后,这慕容嫣便刹然有了些从未曾有过的感觉。

  “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不管怎么样,输了就是输了。”

  “哦?那也就是说?”

  全然记不得了自己异变一事的林云,此刻满脑子都是要和慕容嫣成亲的事情。想到这,他忍不住突然一个阴笑在嘴边。

  随后还不等慕容嫣有所反应,竟忽然一个伸手,搂住了她的纤纤细腰于怀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