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林云还赶不及有所疑惑那声音,便刹然先觉到自己身体有了些异样?

  隐约之间,只觉一股轻灵之气正缓缓溢出,蔓延全身。不等惊讶,猝然体内“玄关”便破。

  所谓斗气,乃蕴藏在人体内深处的一股蛮横精气。若能操持有度,便能以其雄浑内力数倍更甚数十倍。

  然而若想引发斗气至全身而进行修炼,必先要破其“玄关”。

  只是……

  这密门玄关却非一般经脉经络,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打通冲破的了的?

  一般人花费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光阴,也都未必能够打通。就算是一流的好手,也需要好几年的磨练才可冲破。

  可谁能想到,这林云方恢复才一个月不久,竟就再次打通了玄关,引发了斗气至全身。莫不让人好生惊诧!

  察觉林云有所异样,还赶不及离去的慕容嫣,连忙又转回了身来……

  “呵,斗气?”隐约见一股轻灵之气正席卷林云四周,慕容嫣心神一惊道:“想你斗气尽失,还只是一个月前的事。想不到你短短一个月的工夫,竟然就能二次冲破玄关,再度引出斗气。真不愧是曾经的斗界帝王。不过可惜,就算你现在临时冲破了玄关,引出了斗气又能如何呢?也只不过就是斗气一阶:浑天之力罢了。在我三阶斗气之前,你根本毫无胜算……”

  说罢,话音一落,慕容嫣便眼神凌厉而起。不等林云有所举动,便大肆斗气而出。顿然整个大殿都犹如狂风席卷一般。

  然而正如慕容嫣所说,比起她的三阶斗气,林云的一阶斗气实在是微不足道。

  “哼……”

  轻笑一声,慕容嫣便再次强攻而去。

  好在斗气护身,致使林云身手比之方才更为敏捷,也倒能勉强和慕容嫣纠缠了起来。

  两人交手二三十招,虽说慕容嫣占尽上风,却也迟迟未能拿下林云。忍不过一个心神气愤,慕容嫣顿然一个提力,向着林云就是一掌。

  见形势不妙,已然来不及躲避,林云不得已击掌相对。

  顿然两掌交锋,面对慕容嫣斗气霸道,林云一个没吃住力,被震退了两三步远。然而这慕容嫣却也没能讨到什么好。仅管身子未有动像,这手却是不禁一个酥麻。想不到这林云斗气一阶的掌力,竟就如此强悍?

  话说这林云虽被震退,但却根本毫无战意。满脑思绪,都还在方才那莫名声音的疑惑之中。

  “慕容姑娘……”

  然而这慕容嫣却怒火中烧,不等林云说完,便再次提劲而上。

  见慕容嫣越斗越凶,毫无罢手之意,林云忍不过一个不知所措。

  却不料就在这时……

  “住手!”

  一中年男子的响亮叫声,猝然窜进大殿。

  在这人叫喊声下,慕容嫣才总算是停下了手,收回了掌在林云面前。

  “慕容伯伯?”

  “爹爹?”

  ¤酷%$匠#K网T永f久免%;费^2看6小S说4

  来人正是慕容嫣之父,斗界五帝之一,玄铁门门主慕容峰。

  好一个慕容峰,真不愧是斗界帝王。一脸威严之下,隐约透着股霸者之气!一身百经磨练而来的气魄,更是看着就让人只觉胆怯。

  若不是林云和慕容嫣二人,换了常人,恐怕早已胆寒。

  “爹爹……”见是慕容峰来到,方才还一脸颜愤的慕容嫣,这就立马娇滴滴着样子窜去了身。轻柔着声,只听她在慕容峰跟前道:“爹爹,你来了?嫣儿还说等会去给您请安呢。”

  “胡闹!”然而一个厉声,慕容峰却一脸严峻道:“爹问你,刚才你都做了些什么?”

  “没有啊,嫣儿没做什么啊。”

  “还说没有?为什么要对林云大打出手?你可知道他将来会是你什么人?”

  一听慕容峰谈到自己与林云的婚事,慕容嫣顿然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骤然拉下了脸……

  见慕容嫣不再说话,似有知错之意,慕容峰这才不禁赶忙向着一旁林云走去。

  “贤侄,没什么大碍吧?”

  “啊,一点皮外伤,不足挂齿。慕容伯伯不必担忧。”

  “嫣儿她不懂事,方才失了方寸,还望你多多见谅。”

  “呵呵,慕容伯伯哪的话。嫣儿她只是跟我闹着玩呢。”

  虽说嘴上客气,但其实林云心里却是憋屈不过。

  想自己是什么人?虽说如今已英名殆尽,但怎么说也曾是五帝之一。如今却在这受此奇耻大辱,谁能忍受?

  然而这慕容峰不仅贵为五帝之一,更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仅管再怎么不甘,林云却也清楚,不得不给他几分薄面。因此不得已把慕容嫣方才的羞辱给压在了心中。

  “对了贤侄,不知是不是我看错,刚才你,是否操持斗气与嫣儿对斗?”

  说到这,林云才不禁乍然回觉过神,想起方才那莫名的语声,还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啊,慕容伯伯您没看错,小侄刚才确是操持斗气。”

  “哦,确是如此?”淡笑出声,慕容峰忍不过出声称赞道:“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想当初你十六岁的时候,就已是斗界一等一的高手了。如今虽斗气尽失,却能在短短的一个月里,二度冲破玄关,再度引出斗气。实在让人钦佩!”

  “呵呵,慕容伯伯说笑了。在慕容伯伯面前,小侄这点能耐算得了什么?”

  “哎,胡说。你到了我这把年纪,你的修为,何止是我的千百倍啊?哈哈哈哈……”

  见两人有说有笑,只好似一对忘年之交,一旁看在眼里的慕容嫣,甚是有些不舒服。然而恨着面色,却又搭不进话。

  只能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

  “对了贤侄,如今你已痊愈,不知今后有何打算?”

  “当初灭我万肆山庄那一批黑衣人中,有众多斗气高手。虽说我已痊愈,但斗气却大不如前。所以纵然现在知道谁是元凶,也无力报仇。而且,有些事情我也还未弄明白,所以……我想能不能多在慕容伯伯这里打搅一下?”

  “哈哈,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我玄铁门和你万肆山庄,一向交好。你身为万肆山庄庄主,如今你有难,我这个做叔伯的又怎么会将你拒之门外呢?你啊,就在我这住下。想住多久住多久。另外,我玄铁门里虽然没有什么奇珍异宝,但是有助于修炼斗气的灵草丹药,却也不少。只要你用得着,就随便拿去用。”

  “那小侄,就谢过慕容伯伯了。”

  “好了,你方才痊愈不久,刚才嫣儿又是无礼,既是没什么事了,我看贤侄你就先回去好好歇息一下吧。”

  “嗯,那小侄,就先行别过了。”

  说罢,向慕容峰弯腰行了个礼数后,林云别拖着一副伤了的身子走去。

  然而走过慕容嫣身旁时,却是不禁和她来了个四目对视。

  看的两人都是憋屈。

  回到卧房中时,刚一跨进门槛林云便就迅速关上了门。一想到方才那莫名的声音,林云就只觉蹊跷。

  而后扇扇木窗也关上后,才一脸诧闷的小声叫唤着说……

  “你,是何人?”

  然而寂静之下,却听不见什么回应。

  张望四周,也没觉到有什么奇怪之处?看看自己,也没什么异样。

  苦闷着面色,林云一时摸不着了头脑。莫不然,那一瞬间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不管‘它’了。总而言之,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能因此而打通玄关。虽说慕容嫣她实在逼人太甚,不过我倒还真应该谢谢她了。”自言到这,林云大步走向木床。而后从被褥之下掏出了本书本后,才又继续自言道……

  “如今玄关已开,配上斗气,再重新修炼‘万肆天决’,想必一定事半功倍。要不了多久,就能回到一个月前的样子,说不定还能更甚。哼……”

  斗气难以操持,玄关更是难以冲破。数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费尽心力。却不曾料想,如今这林云,竟在一副毫无内力修为的状态下,再度自行冲破了玄关。

  如今颠倒次序,以斗气为基础而修炼“万肆天决”。说不准,反其道而行之,反倒能令林云修为更上一层楼也不一定。

  “哼,慕容嫣,走着瞧吧。我林云是不会就此销声匿迹的。终有一天,我一定会拿回我所失去的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