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完东西的苏夜,叫上了龙二小队,准备去外边吧汽车具现出来。

  f最7新K…章》Q节dJ上酷匠*Q网y

  到时候等丁伟来了,苏夜他们就该走了,毕竟跟丁伟不太熟,只是和这部剧的主角(李云龙)关系好而已,而且自己也不能老在这里呆着,要不基地什么时候也建立不出来,到时候还要收拾山本一木那个老小子。

  苏夜领着龙二小队刚走出去驻地,就看见丁伟从外面骑着马进来。

  骑着马的丁伟看着这群衣着奇怪、武器新式而且还有一股肃杀之气,感觉很是奇怪,但是也是没有在意,他还以为是李云龙弄出的的新把戏呢,于是也没问,就架着马朝新一团的团部赶去。

  刚到团部,丁伟就站在门口,叉着腰喊道:“老李,老李,你在哪呢”

  李云龙这个坐在屋子里嗑花生米呢,听到声音,心里直琢磨:丁伟这小子怎么来了?心里虽然想着,但是手上可没闲着,赶紧把桌子上的酒和花生米藏起来,藏好后的李云龙看了看周围,觉得没有什么遗漏,便起身去门口迎接丁伟。

  李云龙笑呵呵的走出门口,冲着丁伟双手抱拳说道:“哎呀,这不是丁伟丁大团长嘛,怎么有空到我们独/立团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啊,嘿嘿嘿”

  丁伟看着李云龙做作的样子,调笑道:“呦,老李,这么长时间没见,学会油嘴滑舌了啊”

  李云龙听后哈哈大笑,拉住丁伟说道:“走走走,进屋说,进屋说”

  两人走进了房间,李云龙盘腿坐在炕上说道:“丁伟,你小子怎么来我这啊,你不是去延/安学习了吗?”

  丁伟正在李云龙屋子里翻箱倒柜着,听到李云龙说话,也是假装没听见,还开口问道:“老李,你是不是又把好东西藏起来了,啊,赶紧拿出来”

  李云龙听了嘿嘿直乐说道:“咱老李藏得东西,还是一般人能找到的嘛?你要能找到,我就都给你”

  刚说完,丁伟就从坑上的柜子里翻出了刚才李云龙藏好的花生米和酒,回过头冲着李云龙笑着说道:“嘿嘿,老李,你这十几年了,就不知道换个地方藏东西啊”

  李云龙则是一脸尴尬的表情,说道:“你小子耍诈,不行,这东西是我的”说完,就想动手抢。

  可是丁伟哪能如了李云龙的心意,侧身一闪,就避开了李云龙。

  躲过李云龙“李云龙”攻击的丁伟,盘腿坐在了炕上,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放,自顾自得吃了起来,而李云龙则是一脸的不高兴。

  看着吃喝正香的丁伟,李云龙眼珠一转,走到了屋外的客厅,从外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份单兵套餐,这份单兵套餐是Y国陆军型,是苏夜送给李云龙尝尝鲜的,李云龙学着早上苏夜的样子热了起来。

  不一会,饭菜的香味就飘满了整个屋子,其实李云龙并不饿,只是想让自己的这个老战友尝尝味道,俗话说的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坐在屋子里嗑花生的丁伟瞬间就不淡定了,卧槽,这老李干啥呢,怎么这么香,正扒着头往外看呢,就看见李云龙端着一个奇怪的“盘子”走了进来。

  李云龙把饭盒放在了桌子上,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看的丁伟忍不住想要打他,终于忍耐不住的丁伟直接把饭勺从李云龙的手上夺了过来,李云龙也没反抗,笑眯眯的看着他吃,可是嘴里忍不住的说道:“哎哎哎,你小子给我留点,别给我吃完喽”

  丁伟嘴里边吃边说:“我说老李,你从哪弄的这么好吃的饭,简直是好吃至极啊”

  老李听到丁伟夸赞道,脸上的笑意就没有收敛过,嘿嘿直笑,就是不说话,让丁伟急的直骂/娘。

  终于在一片“和谐”声中,丁伟吃完了这份美味的饭菜(单兵套餐),擦了擦嘴说道:“老李,我这次来,主要是”说到这,丁伟的面色明显的一正。

  丁伟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这次来主要是副总指挥的命令,你因为没有按命令突围,副总指挥让你去被服厂当厂长,而我则是接替新一团,担任团长”

  说完,李云龙的脸色顿时就塌了下来,直接就开骂:“娘/的,凭什么,老子他娘的干掉了坂田,打垮了坂田联队,不给嘉奖就算了,还让我去当被服厂厂长”

  丁伟也是开始了苦口婆心的劝导,而李云龙被贬职的消息,也传遍了新一团,每一个战士的心里都不好受,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团长打了胜仗,不给嘉奖还要被贬职,有一些感性的战士,已经在偷偷抹眼泪了。

  渐渐地,战士们开始自发的站在一起,准备为团长送行。

  此时的李云龙则在丁伟和张大彪的陪同下,走出了房间,看见了站成了一排的战士们,李云龙心里虽然感动,但是嘴上可不会这么说。

  “解散,干什么,送我啊,解散解散,有什么好送的,又不是去当上门姑爷”

  丁伟听到李云龙的话,知道他还在生气,也是劝解道:“老李,你这就有点不近人情了嘛,你要走了,这是同/志们的一片心意嘛”

  李云龙还是骂道,只不过这回不是战士了“他/娘的,人要是倒霉,放屁都砸脚后跟,你说,我有什么错,不就是没从俞家岭突围嘛,反正是突围,从他/娘的哪个方向突围不是突围啊,老子干掉坂田,不给嘉奖就算了,反倒给我降了职,你说说,我这到哪说理去”

  丁伟看着一路上不停骂道的李云龙说道:“行啦,老李,你就别发牢骚了,不就是降职吗,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还可以在后方休息一下,你放心吧,总部首/长忘不了你,不定哪天你就官复原职了,新一团早晚是你的”

  李云龙瞥了丁伟一眼说道:“老丁啊,你小子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啊,降职倒没什么,哪怕让我当个连长呢,他/娘的,居然让我到被服厂当什么狗/屁厂长,那是爷们干的活吗?这不是逼张飞绣花吗?”

  丁伟没有接话,而是扫视了一眼周围的战士喊道:“新一团全体注意,向老团长敬礼”

  李云龙喉咙动了动,没有说话,走了出去,丁伟和牵着马的张大彪急忙跟上。

  “行啦,丁大团长,回去吧,老/子用不着人送”李云龙走在雪地里说道。

  丁伟叹了一口气说道“再送送你吧,你说咱们也有好几年没见了,刚一见面就分手,连个叙旧的功夫都没有”

  “老丁啊,我好不容易把新一团带出来了,让你小子捡了一个便宜,吃了个现成饭”李云龙说完,两人都笑了笑,

  李云龙拉着丁伟往前走了走,回头看了一眼张大彪说道:“哎,这个张大彪是个好手,万一哪天我用得着他,你得把他让给我”

  丁伟看着李云龙说道:“没问题啊,你发话谁敢说不啊”

  李云龙听完笑了笑,丁伟又安慰道:“别委屈了,你说你这被降职又不是一次两次,这次干嘛发那么大火啊”

  李云龙说道:“这次不一样,这次是打了胜战被降职,这心里窝囊”

  丁伟听了轻笑一声“你去被服厂休息一下,上边还得用你,现在正缺干部,尤其是军事干部,我敢打赌,不出半年,你还得当团长”

  心情转好的李云龙和丁伟开起了玩笑:“不干了,再给老/子个师长也不干了,我就在被服厂绣花了,嘿嘿,你老丁等着吧,说不上哪天发被子的时候,你老丁就能领到一条,绣着戏水鸳鸯的被子,那就是咱老李绣的”说完,还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丁伟和张大彪两人听了,都是大笑起来。

  “你算了吧,就你那手指头,擀面杖似的,绣花儿,你拔花儿还差不多,还鸳鸯,你以为,你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那还是你李云龙嘛”丁伟调笑道。

  李云龙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呀,这日子没法过啦,打了十几年的仗,最后闹个裁缝,倒霉呀”

  丁伟安慰道:“别长吁短叹的,忍一忍”

  说到这,丁伟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哎,我送你个礼物要不要”

  李云龙听了这话,面对着丁伟,上下看了两眼说道:“你,穷小子一个,能有啥礼物”

  丁伟斜着眼看着李云龙说道:“老李,你小子可别不是抬举,我这可是重礼,本来想自己留着的,可是我瞧见老战友被撤职,我这心里难受,一咬牙一跺脚,送你了”

  李云龙眼珠一转说道:“我猜到了,你搞到一支好枪,嘿嘿,可是老子不稀罕了”

  的确,见识了苏夜一群人,对于这个时代都是先进的武器来说,别的枪都已经无法入眼,说到苏夜,刚才怎么没看见他,也不来送送我。

  丁伟一脸惊讶,哎呀,这小子不喜欢枪了?竟然还不稀罕了,不过我这可不是什么枪“枪算个什么,告诉你,我送你一骑兵营”

  李云龙很震惊,追问道:“骑兵营,在哪儿?”

  丁伟还没搭话,就听见六辆从没见过,而且还用比国/军的更先进的军车向自己驶来,车头上的国旗,是从没见过的任何一个国家的旗帜。

  暗金色的背景,旗子中间是一张显得有些阴险狡诈的脸,头上还戴着一顶黄金皇冠,所有人都以为是敌军或者土匪之类的打来了,李云龙、丁伟、张大彪还有一名牵着马的小战士,纷纷把枪掏了出来,只是李云龙的枪让大家眼前一亮。

  丁伟盯着李云龙的枪说道:“行啦,老李,这枪不错啊,美式的,从哪弄的”

  “嘿嘿,别人送的,别人送的”李云龙干笑两声。

  说完之后,便全神贯注的盯着这六辆军车模样的奇怪车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