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00年7月3日下午14点53分星期六地点:H省华天大酒店

  当睡了八个小时的苏夜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三点了,醒来的苏夜先是卫生间洗了一个澡,出来的时候,从茶几上拿起了对讲机,叫醒了龙二和杰克他们,让他们洗漱完以后,来自己的房间开会。

  ……………………………..五分钟以后…………………………………………

  特种兵们齐聚在苏夜的房间客厅内,而苏夜则是一身休闲装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坐在沙发上,茶几上还摆着一壶西湖龙井茶,显得很是惬意。

  苏夜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开口说道:“吉姆,让你查的那个局长王海权的资料,查过了吗?”

  吉姆听见苏夜叫自己,连忙坐直身体听着,等苏夜说完后,接道:“已经查到了,我现在给大家说一下”

  苏夜点头示意吉姆继续。

  “王海权,1956年5月10号出生,1973年2月15号入团,1980年入/党,1978年参军,服役18年,曾在所服役部队任连长,退伍转业后,任H省公安局长,现年44岁,居住在红阳小区6号楼4单元402,已婚,妻子在家待业,家中还有一个8岁的儿子,其父母已于3年前、前后过世”

  “长官,这是基本资料,后面太详细的我就不读了,这是打印出来的,请过目”吉姆把手中那种印着王海权资料的A4纸递给了苏夜。

  苏夜接过纸,扫了一眼,大致了解了一下,没什么太特别的,随后就把纸放到了茶几上,对着特种兵们说道:“说说你们的看法,怎么做”

  “直接和他谈,不用想太多”龙六说道。

  “威胁他,使他屈服”杰克说道。

  苏夜听着他们的谈话,摇摇头否决了,他要的不是这种简简单单的粗暴解决,而是一种既能提高逼格又能完美解决的办法。

  想了想,苏夜从空间里拿出了一枚个人标志徽章,交给了杰克说道:“把这个放到那个王海权的家里,不要让别人发现,记住,一定是最显眼的位置”

  杰克接过徽章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便领着艾伦走下楼,开着桑塔纳驶向了王海权居住的红阳小区。

  目送着杰克关门离去,苏夜站起身来,走向了柳言的房间。

  苏夜站在门外,敲了敲门,等待着屋中的回应,不一会,门就开了,苏夜径直的走了进去,没打一声招呼,仿佛面对的是空气一般,不过柳言也不在意,感觉已经习惯了这种行为。

  走进屋内的苏夜,一屁/股坐在了柳言的床上,抬起头看着站在身前的柳言说道:“你现在已经自由了,可以离开这里了,当然,如果不愿意离开,这间房间还可以够你住到明天早上8点”

  柳言听到苏夜的话,立马呆住了,双眼立马就湿润了,跪下身来说道:“邪皇,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你可以惩罚我的,真的,只是言/奴求您不要让我离开啊”

  这并不是柳言下/贱,只是因为这几天与苏夜的朝夕相处以及肌/肤之亲,让柳言深深的爱上了苏夜这个表面上看起来稚气未脱的少年,这或许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魔力吧!

  苏夜看着哭泣的柳言,抬手就给了一把掌,冷冷的说道:“我是不是说过,在我面前不许哭,难道我跟别人说的时候,不是在同样提醒你吗?嗯?”

  柳言并没有因为被打了一巴掌而要死要活,还因此很开心,因为他知道,被打说明他还在意自己,并不是被抛弃了。

  “言奴不敢忘记邪皇说过的每一句话,只是刚才奴婢很害怕,才不小心流出来了,还请邪皇责罚”柳言在地上跪着,头磕在地下说道。

  这一刻的苏夜,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做皇者的好处,那种感觉就仿佛全世界都在你的手中,你想让它什么时候毁灭,它就要什么时候毁灭,你想要它什么时候生长,它就要什么时候生长,没有一丝犹豫,就是那种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霸道皇权!

  苏夜看着趴在地上,颤抖不已的柳言说道:“行了,起来吧”

  柳言先是直起身子,然后才慢慢的站起来,走到了苏夜的身边,低头不语。

  “我又不是不要你了,你说你闹这么大的动静干什么?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不可能总是绑架着你吧,你也要忙着自己的事业,对不对?”

  柳言看着苏夜,那种神情就像小猫小狗恳求主人原谅一样,显得很是可怜,可是苏夜连看都不看,直接无视,说完话就起身往门外走。

  快走到门口时,苏夜停了下来,而柳言看到苏夜停下,还以为苏夜回心转意了,顿时开心不已,不过苏夜的一句话让这个开心减半了。

  “这是一部电话,以后我有需要了会打给你,但是你以后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不然我会收回去的。”说完,便把电话放到了茶几上,转身出门了。

  而这部电话,可不是普通的电话,这是苏夜从商店里兑换出来的,其主要作用可以用于通讯,但是、不是那种普通接听电话,首先它不需要电话费,还包含了自动护主功能,可以在使用者发生危险的情况下,自动放射出一种圆形保护膜,保护使用者,并且这种保护膜所消耗的资源,可以通过太阳能、电能等等多种能源进行补充,但是这都不是最重要的,而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可以跨时空通讯。

  没错,就是跨时空通话,打个比方,比如苏夜穿越去了某个影视剧的时空中,而柳言想找他,就可以通过这个电话联系到苏夜,不要担心打电话,苏夜接不到的情况。

  解决完柳言,就还剩李佳凝了这个警校毕业,在警局干了好几年的一级警员了。

  此时的苏夜站在她的门前,刚敲了没几下,门就打开了,露出了一张在苏夜看来可以打85分的脸。

  苏夜走进了李佳凝的房间,看着chuang上还没有整理好的被子,便知道她刚起没多久,苏夜毫不客气的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抬着头问李佳凝:“我把柳言放了,你怎么办呢?”

  李佳凝一听,便知道自己可能要自由了,心里顿时欢呼起来:终于自由了,哈哈,等我出去了,一定抓到你,哼,让你打我,让你欺负我。

  “我当然是跟着柳小姐一起回去了,万一路上她又被坏人劫持了,怎么办?”李佳凝眼珠一转说道。

  “哦,你这么说,是觉得我是坏人了?”苏夜看着李佳凝,嘴角带着一丝丝的弧度。

  “额……我不是说您,嘿嘿,别介意”李佳凝听到苏夜的话,顿时有些尴尬了。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你现在就可以滚了,但是,你要是敢把我卖给警方,你就死定了”苏夜凶恶的说道。

  李佳凝赶忙点头应是,管他是不是真的,先逃出去再说。

  酷KH匠网ia正&A版b首t发!P

  苏夜看着李佳凝的表情,便知道她肯定没有在意自己的话,于是便从系统中兑换了一点“小玩具”,手一翻,一枚项链就出现在了苏夜的手掌。

  李佳凝都看傻了,着是怎么变出来的?难道他会魔术?苏夜看着李佳凝在发呆,便挥了挥手,让李佳凝回神,自己则起身走到了他的身前,为她戴上了这条项链,同时还对着李佳凝的耳朵低声说道:“你要是敢背叛我,这条项链内的尖针就会刺透你的心脏,而且还有剧毒,全世界的解毒剂都没有效果,你会在1.5秒之内死亡,所以,好好想想吧”说完,拍了拍李佳凝的肩膀,微笑着走开了,只是他的微笑在李佳凝看来,就像恶魔蛊惑人心时狡诈的笑。

  解决了两女的问题后,苏夜便开始等待着晚上的到来,他要好好想想与王海权见面后,怎么说服他,他希望是一个圆满的结局,因为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天了,以后的日子里,他就要穿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