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00年7月1日上午8点星期四地点:H省公安局会议室

  从苏夜杀的第一个人开始,到如今的“柳言表演会”事件,所有的公安干警都知道了,这不是简简单单的刑事案件,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恐怖活动,如果苏夜在场的话,一定会笑出声来,什么蓄谋已久,就计划了不到一天,而且是系统让自己这么做的,否则,自己才不会这么干呢,嗯,至少苏夜是这么想的,至于真实的情况,我想大家都清楚。

  会议室中,从省长到省/委书记,从公安局长到部队大校,从公安干警到武警官兵,各路人马都来齐了,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异常的严肃。

  “我今天来,就是看看,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啊!19235条人命,15名武警官兵,7名特种兵死亡,你们到底要给我搞出多大的乱子啊,王海权,你这个公安局长还想不想干了?!”省长坐在椅子上对着下面的王海权质问道。

  王海权低着头不敢说话,而省长可不放过他。

  “王海权,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啊,你现在他、娘的竟然让恐怖份子威胁了,还给人家准备现金,还tm的不要连号的,你知道如果这笔钱被恐怖份子拿走了,会有什么后果吗,那就不是打你的脸了,那是打国家的脸”省长越说越生气,一点面子也没有给王海权。

  “现在,上面已经非常震怒了,华夏从来没有出过这么大的事情,而且现在全社会都在看着我们,那些受害人的家属,和我们牺牲战士的家属,在看着我们,看着我们如何给出一个交代!”

  “所以,现在我命令,联系各大军区,让他们派出最精锐的特种兵,协助我们进行作战,命令边防武警,密切注意边境进出人数在5人以上的团体,同时,命令海防部队一定要彻查过往的船只,不能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

  “这次任务,上面給了我很大的权限,但同时,我们的担子也很重,而我们的敌人,更是心狠手辣,所以在行动之前,你们要写好自己的遗书,如果,有不愿意参加这次行动的,可以提出来,我们不强求”

  省长的一系列命令让人们微微有些惊讶,不过随即恢复了正常,毕竟在一个省多次发生命案,还有一次死伤近两万人,而且全国的记者都在报道,国家要是没表示,那才是天大的怪事。

  众人领命,走出了会议室,正当王海权刚准备走的时候,省长张国伟叫住了他。

  “你准备一下,一会和我一起去参加遇害者的追悼会,我在楼下等你,不要迟到”说完,便下了楼。

  王海权看着他下了楼,自己也赶紧整了整衣服,急忙跟上。

  …………………………………………………………………………………..

  √酷:匠网1W唯。◎一a5正!u版(/,其他`A都s是;√盗Kx版I

  时间:2000年7月1日上午9点星期四地点:追悼会

  当张国伟和王海权进入追悼会的现场时,瞬间就被庄重严肃的气氛影响到了,两人沉默不语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而自己的前方正是一号首长,一个国家的领袖,他面对着众人,在记者的长枪短炮下发表者演讲,随后进行了默哀仪式。

  而记者们则是急匆匆的回到报社,编辑着今天的新闻。

  “今日上午9点,一号首长参加了遇害者遗体告别仪式,为其6.28恐怖活动中遇害者同胞表示沉痛的哀悼。”————红华网为您报道。

  “一号首长称:坚决打击恐怖活动,任何在华夏领土进行恐怖活动的人绝不放过”————国腾网为您报道。

  “H省省长张国伟与H省公安局长王海权参加了追悼会,并称部队正在全面部署,准备给予犯罪分子最致命的打击”————铁血网为您报道。

  …………………………………………………………………………………………………

  时间:2000年7月1日上午10点33分星期四地点:苏夜游艇

  当苏夜刚刚睡醒,睁开迷茫的双眼时,一天已经过去了半天了,起床涮牙,走出了房间。

  进入一楼的时候,瞬间就被从厨房飘出来的一股味道迷住了,移步过去,便看见厨师正在忙活着做饭,餐桌上摆着几个餐盘和碗筷,特种兵们已经开始在餐桌上享用美餐了,而当看见苏夜进来时,都准备起立敬礼,苏夜忙抬手示意大家随意。

  扫视了一眼,并没有看见柳言,于是问杰克:“杰克,看见我们的财主了吗?”财主,是对柳言的称呼,至少值个500万,苏夜还等着拿到钱完成任务呢。

  “长官,柳小姐在自己的房间里,听说,她好像肚子疼,我们不敢给她治,毕竟,她是您的”杰克连忙站起身回答苏夜的问题。

  苏夜微笑着点点头,转身向柳言的房间走去,直接推门,连门都不敲直接闯进去,首先就看见柳言在床上痛苦的呻、吟,表情让人看了很是难受。

  苏夜看着她的样子心里也很难受(别退出,这不是爱情),毕竟,这是自己的人质啊,如果死了,自己的任务岂不是完不成了。

  心神进入了系统空间,刚进去就看见黑桃k看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津津有味的读着,神情很是享受。

  “黑桃k啊,你先别看书了,你快看看我的人质怎么了?”苏夜合上了黑桃k的书,对着黑桃k道。

  黑桃k看都不看他一眼,闭着眼说道:“女人就是麻烦啊,给你这个,拿去用吧,好了,没事了就滚吧,别打扰我看书”

  苏夜看着手里的药,哭笑不得,把镜头拉近,只见上面写着“痛、经特效药”广告语:疼痛来了吃两粒,一粒起效,一粒治好。

  刚准备走,黑桃k说话了,“这要两块钱啊,记得掏钱”苏夜咬牙切齿的看着黑桃k,妈、的,一包药你要我2个杀手币,要坑死人啊,苏夜小气的毛病又上来了。

  退出了系统空间,拿出了两粒药,剩下的扔进了空间中,不一定什么时候用得上,倒了一杯水,端着来到了柳言的面前,粗暴的掰开了她的嘴,把药塞了进去,用水顺了下去。

  这一下把柳言吓坏了,以为苏夜这个大魔王给自己吃了什么药,会不会是毒、品,又或者是chun药,正在胡思乱想的柳言,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不疼了。

  苏夜看柳言不叫了,便转身出门,到门口的时候冲着柳言说道:“你要是不疼了的话,就赶紧滚下来吃饭,你要是饿死了,我就没钱花了”

  柳言听到这话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肚子不疼了,不仅不疼了还饿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只好红着脸,点了点头,和苏夜一起下楼吃饭。

  海上的食物多多少少会有些单一,但是苏夜还是吃的狼吞虎咽的,毕竟穷学生没吃过,相反柳言就很优雅了,有时还不时的偷看几眼苏夜。

  吃完饭后,苏夜被杰克叫到了甲板上,面朝着苏夜说道:“长官,你有没有感觉柳小姐对你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有什么不对劲的?”苏夜有些疑问。

  “不知道长官有没有听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没有,那是什么东西”苏夜问道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

  “可以说是是一种十分特殊的精神类症状,至于能不能称作精神疾病,医学界和心理学界还没有一个统一的答复”

  “其实很容易理解:人性能承受的恐惧有一条脆弱的底线”

  “当人遇上了一个凶狂的杀手,杀手不讲理,随时要取她的性命,人质就会把生命权渐渐托付给这个凶手”

  “时间拖久了,人质吃一口饭,喝一口水,每一次呼吸,她自己都会觉得是劫持者对她的宽容和慈悲”

  “对于绑架自己的暴徒,她的恐惧会先转化为对他的感激,然后变为一种崇拜”

  苏夜听完以后,感觉很神奇,他决定自己也要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让柳言崇拜自己,然后,嘿嘿嘿,这一刻苏夜笑得很邪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