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学校的放假或者是开学的时候,在门口都会发生几场或大或小的打架事件,更何况这是全市最烂的中学八中。

  因为怕林爽突然克制不住自己在门口堵他们,孟凡和大春、李毅将他们平时训练的臂力棒藏在包里背着出校门。

  校门口有几群人围在一起,貌似是在看热闹,因为围在里面的人肯定是在打架。

  三兄弟没有因为好奇而停住脚步,而是管也不管的往前走。

  此时校门口,林爽和十几个叼着烟的小弟在说着什么。看到孟凡三人出来,林爽用恶狠狠的眼神望着孟凡,恨不得一声令下直接干之。

  j/酷'v匠Z网永?久免费看mr小M说

  看到林爽,孟凡也冲其笑了笑,然后大摇大摆的从他身边走过。

  看来林爽还没有现在就动孟凡的意思。因为他现在还以为孟凡是太子的人,看来他很顾忌太子,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他是不敢动孟凡的,虽然他现在恨得孟凡咬牙切齿。

  孟凡和大春、李毅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出了林爽他们的视线。

  “今天怎么没拦住我们啊?我还以为有场架要打呢!”大春边走边满不在乎的说道。俨然,大春已经变成了一个好战分子。

  “你个死胖子,你还想打架啊,他们那么多人,我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李毅有点埋怨道。

  “切,我现在不怕他们,大不了一死!再说了,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大春还是很自信的回答。

  大春这个家伙上道可真快,看来,他真是一个天生的武将。

  “大春你别急,李毅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或许,过两天开学,我们就该和他们火拼了!”孟凡不紧不慢的说道。

  大春和李毅不再说话,而是看着孟凡。

  “几天假期,足够林爽查清我在一中的底细了,做好战斗准备吧!”孟凡又补充道。

  “耶,终于可以检验我们这一个来月的战斗力了!”大春很是兴奋的吼道。

  李毅没有什么表情而是看向孟凡说道:“凡哥,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啊?哈哈,凉拌啊!早晚的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春不是说了嘛,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呢!”孟凡很自信的回答。

  李毅没有再说什么,大春也没有说什么,但二人已经偷偷的握紧了拳头,看来,他们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凡哥,我们是打车回去还是坐公交车?”突然,李毅转移了话题问道。

  “打车?公交车?他吗的都给老子跑路回去,刚好为几天以后的战斗热热身!”孟凡冲二人吼道。

  “凡哥,十公里啊!”这次,大春和李毅同时惊讶的叫了起来。

  “就是一百公里我们也要跑路回去!”说完,孟凡九带头小跑了起来。

  “凡哥,你玩真的啊?”

  “凡哥,你这不是存心让我减肥吗?”

  身后传来了大春和李毅的声音,但他们还是跟在着跑了上来。

  ……

  一个月的训练没有白训,孟凡就不用说了,因为他已经跑过两次了,这次也很轻松的完成了。大春和李毅也都顺利的完成了这次“跑路”,虽然二人有点勉强。

  回到家中,看到了正在厨房忙里忙外的父母。父母看见孟凡回来了,对他问长问短的,生怕他在新的学校不习惯或者受别人欺负。

  当孟凡将这个月的月考成绩摆在父母面前,并说出全年级第二的排名时,突然,二老的脸上呈现了久违的灿烂笑容。

  “哈哈,儿子真棒,我就说要相信儿子吗!”“哎呀,老太婆别在那美了,还不快点炒菜去,对了,将我那瓶好酒也拿出来,今天我要跟儿子喝几杯!”老妈、老爸一边看孟凡的成绩一边互相说着话……

  “爸,能不能先给我根烟抽!”孟凡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出这样的话了,看来他已经喜欢上了烟草的味道。

  老爸吃惊的看着孟凡一会后,然后就开始了长篇大论的教导“你这孩子怎么开始好这口了?”“吸烟有害健康!”“我劝你还是少抽点!”“告诉你啊,在学校可别抽烟啊,影响不好!”“你慢点抽,靠,你都会吐烟圈了啊,怎么吐的,教教老爸”……

  ……

  在家度过了几天愉快的假期,因为是住校生,孟凡需要开学的头一天下午提前来学校。

  和父母告别后就和大春、李毅在事先约好的地点会合了。

  “凡哥,我们不会还跑路吧?”见面后,李毅冲孟凡说道。

  “本来是不跑的,看来你提醒了我!”孟凡阴险的回应。

  “哈哈,我怎么觉得跑路是件很快活的事情啊!”大春在故意气李毅。

  “咳……,命啊,我的命好苦啊!跑呗!”李毅无奈,居然带头跑了起来。

  孟凡和大春互看着笑了笑,也跟着跑了上去……

  两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了学校,远远的望去,好像学校的门口处围着一群人。

  孟凡示意大春和李毅不要急着往前走,而是改走旁边的一个胡同,从胡同的拐角处可以清楚的看到学校门口发生的一切,还可以隐约听见他们的说话声。

  “好像是林爽和他的表弟孙一帆他们”李毅看着校门口说道。

  孟凡定眼望去,确实在人群中发现了林爽和孙一帆的影子。

  “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孟凡提醒着二人不要说话,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操,原来是一中的一个孬种,听说在一中的时候还是个口吃2货,吗的,老子真是看走眼了!”说话的是孙一帆,这个家伙说完后还从袖子里抖出一根木棍狠狠的打在墙上,看来,他真的气到了极点。

  “帆哥,你快别说了,那天在我们寝室那么牛逼的样子可把我们给吼住了,我操,今天我要将他大卸八块!”旁边一个和孙一帆一个寝室的也说道。

  “那个傻逼还有脸说是太子的人,妈的,害得我们憋了一个月。林哥,不是我说,我早就看那小子不对头了,要不是你拦着,我早就干他了!”一个高个子同学跟旁边的林爽说道。

  林爽抽着烟,没有急着说话。待烟抽完后又点上一支说道:“都查清楚了嘛?他真不是太子的什么人嘛?”

  “表哥,我查的千真万确,我有个从小玩到大的同学,他和太子还有孟凡,不,是那个傻逼是一个班的,那个傻逼经常遭太子欺负,而且说话还口吃,最他吗的让人受不了的是,他一个大男人还会哭!我槽,那个傻逼把我们都给骗了,我他妈的还让他给打了!我操!”孙一帆发泄着吼道。

  林爽吸着烟,突然拿着木棍指着天吼道:“孟凡,我操,今天我非得废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