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立在S省D市第一中学的大门口,将行李放在脚下,孟凡的眼睛连眨都不眨的望着学校的招牌。

  今天中午和好兄弟诚诚偷偷的混出学校到外面喝了酒,学校领导在这两兄弟失联的这段时间内已经将各自的父母叫到了学校,可能是借着酒劲,也或者是压抑太久,总之一向懦弱老实的孟凡居然拿起板凳将教务处主任给拍了……。话说拍那一下子很过瘾,但“立即开除“就是过瘾后所要承担的责任。

  学校是封闭式的,现在是下课时间,学校里面的同学们都向傻站在大门外面的孟凡投来诧异的目光,有的看了一会看他还是没有新的动静觉得没意思就匆匆的离开,有的三五个围在一起注视着孟凡并窃窃的私语。

  “那个家伙怎么傻站在那里?“。

  “那是谁啊?我们学校的嘛?怎么从来没见过他?“。

  “那不是我们班的孟凡嘛?怎么理了个短发?差点没认出来!不过还别说,理个短发还蛮帅的!“。

  “听说了嘛,今天下午有个同学将教务处主任给打了,学校领导做出了对那位同学立即开除的决定,你看那小子旁边放着个行李,该不会是他打的吧?“。

  “怎么可能?!孟凡,我还不知道他嘛,一个懦弱到上课回答问题都要口吃的家伙,如果他敢打教务处的主任,老子连学校的校长都敢干!“。

  ……

  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并没有在孟凡的脑海里停留,而是左耳朵进又耳朵出。因为正在他脑海中徘徊的是这两年来让太子嘲笑的点点滴滴。

  高一刚进一中,被分到班级,孟凡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也不能说随便,因为在这个座位的前面坐着一个让人喷血的尤物,该大的地方绝对不小,该凸的地方那肯定是座小山,性感美女啊!面对这样的人间尤物,孟凡不抢着坐在她周围那只能说自己傻逼了,更何况她后面的座位还是空的。

  “啪!”,正坐在美女后面垂涎三尺、想入非非的孟凡先是让一声响脆的声音晃过神来,然后就是发现眼前突然站着几个吊儿郎当、穿着时髦的同学,最后才明白刚刚的那声脆响是站在眼前的一个领头同学打在自己脸上的,因为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

  “操,滚一边去!”领头同学冲着孟凡吼道,并举起手来,大有一种你他妈的不滚,老子还要打你的架势。

  孟凡这边发生的事情让班上其他同学的目光都集中过来,包括刚刚那个美女也回眸过来,静待事情发展。

  从小就性格懦弱的孟凡很少发怒,但在美女的面前,怎能这么容易的低头?话说孟凡做了这辈子相对于自己来说最他妈励志的举动,只见他站了起来,冲着刚刚说话的那个领头同学诺诺的问道:“凭什么让我滚?这是我先占到的位置!凭什么打人?我又没招你惹你!”。虽然我们的孟凡同学只是史无前例的反驳了一下,但这已经大大超出了以往的反应能力。

  “啪!”又是一声脆响,打完之后的领头同学用手指着孟凡的额头吼道:“再尼玛说一遍?”

  孟凡捂着脸傻傻的站着,仿佛时间已经静止,他真不晓得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做!

  “你MLGB,让你滚你听见没?“领头同学旁边的几个看似小马仔的同学也冲着孟凡吼骂。

  我不能这样,我他妈的跟他们几个拼了……?孟凡的脑海里无数个抵抗的信号袭来,看来今天我孟凡要重新做人,尝试第一次发怒的滋味!……,但这仅仅是想法,因为支配他行动的是他的身体,只见孟凡屁都没敢放一个,灰溜溜的拿起书包转身就走,动作还真他妈的一气呵成。

  酷Y匠&网U☆首(发,

  班上盯着这里看热闹的同学无不扫兴至极,因为一场好戏刚刚开始就被孟凡这个孬种给结束了,各个都摇了摇头后干自己该干的事情了。

  “操,敢他妈占我太子的位子,真是活腻歪了!“显然,那个领头的同学叫太子,当然这只是他的绰号而已。

  “你好啊美女同学,我叫张文亮,大家都叫我太子,我们现在是一个班级的了,请问美女芳名?““我叫马婷婷,以后请太子哥多多关照咯!“说完,马婷婷不忘抛了个媚眼给太子。

  “马婷婷?难道就是中考成绩在我们班排第一的那个?“太子有些惊讶,没想到眼前这个人间尤物的学习成绩居然跟她的长相和身材成了正比。

  “哎呀,虽然班里是第一,可是在全年级才排到第五名,太子哥,以后还请多多照顾啊!““哈哈,一定,以后跟着我太子哥,保证让你学习和生活都更上一层楼……“说着,太子别有用心的用手掐了下马婷婷的脸蛋,我操,不掐不知道,一掐还真他妈的爱不释手啊……

  “讨厌……“马婷婷打情骂俏般的躲着太子的咸猪手。

  ……

  操你吗这个傻X叫太子?他妈的老子以后强大起来一定要将你大卸八块!MLGB那个长得骚的娘们叫马婷婷?老子以后强大起来一定要将你也……,不,你不能被大卸八块,你要让我按在床上猛干……。太子真尼玛牛逼!马婷婷真尼玛骚!看着太子和马婷婷已经开始你侬我侬的场景,孟凡心里狠狠的下着誓言的同时,两条对太子和马婷婷的评价也小声的脱口而出,显然声音很小,小到只有自己能够听见。

  以上,是孟凡同学刚进一中的开始,但这仅仅是开始,因为在在接下来两年的学习时光里,孟凡同学在太子这里受的的耻辱、加上马婷婷的嘲讽和同学们的冷笑更是一件接一件的接踵而至。

  话说那个全名叫张文亮、绰号叫太子的同学怎么就这么牛逼呢?在接下来的学习和生活中,孟凡才知道,他能进这D市最好的中学——D市第一中学,这完全是靠他老爹的关系。同时,太子也凭着他老子的淫威成为了一中一霸,身后跟随他的爪牙众多,有的时候就连老师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他老爹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一中怎么能让这样一个浮夸子弟在这样的高学府里为所欲为?好吧,他老爹是D市副市长总可以了吧!

  和孟凡升入一中的也有几个同校的同学,但能到一中这里来上学的都是学习很出色的学生,学习好的男同学一般都比较老实,同理可证学习好的女同学也都很文静,但是那个马婷婷可除外啊。话说,这些人躲还躲不及类似太子这些坏学生的欺负呢,更不要说会站到孟凡这边跟其一起对抗太子了,所以,没有一个能够帮助他的。

  也怪不得孟凡之前学校的同学,主要是自从第一次被太子欺负后,这俩人算是扛上了。太子好像很钟情于孟凡一样,不管他有一点不高兴还是有一点高兴的事情,这都将成为欺负孟凡的导火索,两年了,难道太子不嫌烦嘛?答案是否定的,这样做绝对不烦,反而越来越上瘾。所以,大家都越来越远离孟,直到现在,同校一起进一中的几个同学都已经不和其交往了。

  一次次被欺负的孟凡,变得是越来越懦弱,懦弱到上课回答问题时都开始口吃。因为他不敢在同学们面前发言,因为不管他回答问题错误还是回答正确,只要是引起太子的注意,轻则讥讽嘲笑,重则课堂上扔东西砸他,课下也免不了一顿暴揍。当然了,孟凡的口吃更加给了太子嘲笑和欺负的理由,只要是孟凡上课口吃般的回答问题,不怕太子忘记,全班所有同学嘲笑过后都会看向太子,貌似在提醒他一样。

  每每遇到此,孟凡都会在心里发着无数个誓言就是将来以后强大了干太子,但配合这誓言的实际行动就是无条件的一忍再忍。直到后来,便有了用“你打我你还疼“的阿Q精神来说服自己。

  ……

  站在孟凡学校的门口,回忆着这些让他不愿想起的往事,孟凡有种想哭的感觉。两年了,他妈的这两年老子是怎么过来的,受够了,真他娘的受过了……,假如今天太子在身边,老子也敢实现这两年来一直在心里发着干太子的誓言。如果这酒是催化剂的话,我情愿就这么一直醉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感觉到自己的强大。

  “孟凡……“猛然间,正在脑海里徘徊的孟凡听见有人喊自己,忙晃了一下头回到现实中来。听声音,他知道,诚诚在喊他。

  两年了,在一中不能说孟凡没有朋友,而是有且仅此一个朋友。他叫诚诚,一名斯文到有点像女孩子的美术特长生。诚诚和孟凡是同一届的,虽然不是一个班级的,但住在一个寝室,而且还是上下铺的兄弟,因为同样被欺负,同样没人帮忙……,各种相似的现状让两人走在了一起。可以说无话不谈,无欺负事迹不分享,无美女不意淫……,两个无敌懦弱的“基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