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5年10月09日地址:M国,阿尔贝斯森林有一个地方,M国历史上从未记载过的存在,无人知道它到底有多大,更无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存在的.........它就是阿尔贝斯森林。

  阿尔贝斯森林,常年浓雾不散,盘卷在森林的上方,连绵不绝的山峰,阿尔贝斯森林宛如一条巨大的龙盘缠在山峰的上方。一望无尽,给人一种神秘而又充满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地想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样。

  曾有无数考古学家、探险队进去,甚至还有一些神秘的势力派他们的精英进去,但无一人生还。以至后来没人敢再踏入阿尔贝斯森林。

  而今天。天空的异常,注定会被记载到M国的十大无解之谜之中。

  阿尔贝斯森林的上方,阴沉无云,雷声滚滚,天空仿佛被人用强硬的手段硬生生地撕开了一个大大的裂痕。狂风,暴雨,冰苞,洪水,泥流,闪电等疯狂摧毁着阿尔贝斯森林。不间断,树木似痛苦和的呻吟的嚓嚓声。

  似乎不把阿尔贝斯森林搅个翻天覆地誓不罢休。

  而此时此刻,阿尔贝斯森林的动物们,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似乎有什么人在召唤它们前去森林中央.如果有人看见的话,估计会被吓得屁滚尿流。因为.....这些动物应该算不是动物。只有在神话故事存在的野兽。如熊居然能高十丈,又如,绿草下的闪冽碧光,三头蛇,有五丈高的巨人,有翅膀的马,霸气侧漏的五爪龙......更何况这可不是只有几只而已,而是一片黑压压的一大群,估计有不下于一万只了。你能想象得出万兽奔腾的情景吗。那奔跑的声音仿佛都能把天地都能踏破,天空不断地朝野兽们身上狠狠劈雷电。

  如果有人在这里估计会直接吓得魂飞魄闪。

  中央森林,位立于阿尔贝斯森林的最中央,是阿尔贝斯森林中最神秘的地方。是阿尔贝斯森林里的野兽们最向往、最害怕的地方。但也是它们心里最神圣的地方。

  而此刻,天空的裂痕出现了一座古老朴素的宫殿。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肯定会会被眼前的宫殿吓得眼珠子掉下来。因为这宫殿奇异的能耸立在天空之上。

  而野兽们跑到眼前的宫殿的下方。像约定好似的在停在那里不动。突然齐齐地跪了下来,“吼吼吼..”

  野兽们的声音嘶叫着。似在欢迎着什么?又似在敬畏着什么?也许是在宫殿内的是他们的王?还是.....宫殿内。黑压压地伸手不见五指。突然有一道白光亮起。一个白色的蛋在王座。左摇右摆的差点就掉了下去。似乎刚睡醒似的。

  过了一会儿,它慢慢地从王座上飞了起来。

  嗯,你没听错。就是飞起来,一个能飞的蛋。一个能让万兽一个有古老而又神秘的花纹的蛋。

  那只蛋在围绕着王座飞转了一圈。像是孩子对母亲般的留恋。

  过了好一会。它才恋恋不舍地往殿飞了出去。

  殿外。

  万兽闻到了熟悉的王气息立刻沸腾起来。“吼吼——”

  万兽齐鸣!万兽朝拜!何等气势磅礴!何等惊人!

  连风与云都被那万兽的声音压得喘不过去来。天空异像立刻消失。似怕万兽的压力亦或是那个刚飞出来的蛋。

  只是,刚从殿中出来的蛋可没有被这种情景给吓到,反而淡定地从万兽的头上慢悠悠的飞过。

  嗯,那只蛋就是那么淡定地无视万兽。

  无良的蛋~淡定的蛋~特么就是混蛋!

  但貌似万兽还是恭敬地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头。身体还微微发抖!

  那蛋表示特别无语!万兽太怂了!有木有!什么天象异像!天道那个小子还不是给败在我的手上!

  作为它的手下万兽,你们那么弱,真的好吗?

  如果万兽知道的话,肯定会忍不住吐嘈,主人,是您太强了,不是我们太弱了好吗。

  而那座宫殿则如谜般闪作一道闪光的消失了。

  ----我是神秘势力的分界线------一个古老而又充满神秘的空间。

  更新O最V快9。上%k酷YN匠网6》

  一个身穿白袍的少年打坐在龙头王座,突然,他那双原本闭上的眼睛刹那间睁开不敢置信说“没死,它怎么可能没死呢?它可是中了魂之毒”

  难道有人救了它了吗。白袍少年咬牙切齿。

  突然他似乎又想到什么。一脸恐惧连手指尖都跟着颤抖起来!

  “难道是他?”他喃喃地说。在心里又默想,只是,那怎么可能,那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对这种事感兴趣!可是,如果不是他的话,谁都无法解得了魂之毒。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它活着!”白袍少年一脸阴霾地说,“来人”一计从白袍少年心中涌出。

  “属下在”空气扭曲了一下,凭空出现了4个白衣人。

  “你们立刻去时空站里组建一个时空局,暗中调查每个踏入时空隧道的种族,寻找画上的这个蛋的下落。”白袍少年伸手在空气中轻轻一点,四幅画形成落到那4个白衣人的手中。

  “那画上面有那个蛋的气息。凡是踏入时空隧道的种族若有那个蛋的气息相同,立马通知我。”白袍少年命令地说。

  “属下遵命”4个白衣人周边空气一扭,消失在空气中。

  “你可别怪我啊,谁叫你挡着我的路了呢。小若”白衣少年的眼睛闪过一丝阴森冷光。

  如果那蛋知道的话,估计会很淡定而又怜悯的眼神对白袍少年说:小子,你想太多了,你脑子多半是生病了,还是抓紧时间治疗去吧。

  另一边,宇宙核心的深处。

  一个漩涡中时空隧洞,隧洞内的靠近墙壁点两排用香鲸兽的眼泪作用的蜡烛,据说香鲸鱼的一滴眼泪可以增加任何的十年寿命,而这里的香鲸鱼眼泪奢侈地用来当蜡烛照亮隧洞用。

  墙壁上刻印一副副古老的画,这洞的主人似乎在记录着什么事情。

  隧洞最深处有一座奢华神秘的水晶棺材,而棺材的表面刻满了一些繁古的文字。这些文字似乎有一股强大的灵力来封印着水晶棺材。

  水晶棺材里躺着一位身穿黑色古袍的男子,那位男子像是睡着似的。

  突然,水晶棺材表面所刻的文字似乎有生命般的颤抖起来!

  水晶棺材的古袍男子的小指微微一动,古袍男子睁开了他那双狭长邪魅的眼眸,性感的双唇缓缓吐出几个字:丫头,你逃不掉的。

  另一边的阿尔贝斯森林。

  正在庆幸自己脱离万兽的蛋突然打了个寒颤,暗道:天气难道要变凉了么?

  那只蛋不知道它已经开始被人惦记上了。就算它知道了,也只会说:你们脑袋秀逗了吧,我现在既没钱也没身材。只是颗蛋,除了吃,就什么作用。当然,前提你得有本事吃了我才行。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将来绝对会被那位水晶男子吃得一干二净。

  它在深思,为什么它一醒就从一枚萌妹纸变成一颗蛋了呢。真是奇怪!难道是因为从那一战吗?

  就算是那样,自己也不可能变成一颗蛋了吧。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世界之主,您老人家是去哪里偷偷打嗑睡去了吗?还是去哪泡妞去了?

  突然,那蛋觉得身体不受控制了。自己是怎么了?

  蛋昏,然后蛋滚啊滚!

  不知滚了多久。

  一双温暖的手从天而降抱住了那颗蛋。

  命运的齿轮开始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步步囚心说:

希望能通过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