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我和阿木,也就是我的男朋友一同在公交车上,拥挤的人群将我们紧紧贴在一起。紧贴在他胸片,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秀发上,侧脸贴在他的胸膛前,他的心跳“扑通”“扑通”回响在我耳边。

  他撇开头,打望似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整个车内十分的闷热,而且不平稳。

  身为矮个子的我,无法抓住一旁的扶手,和头顶的吊环,任凭公交车的摧残。

  一个拐弯,车内所有人物都在向左侧倾倒,也包括我。害怕摔倒的我,下意识伸手将他抱住。

  本以为会紧紧的抱住他,内心会感到无比的幸福。谁会想到,他竟在我刚伸手时,用力一推。就这样,我被他推进了另一个人的怀中。

  我尴尬的转过头,向身后的那人说着抱歉。此时的我,早已煞白了脸。只觉得鼻尖一酸,强忍住眼泪的我,心里无比的疼痛。

  静静的等待公交到站,车上的人越来越少,我和他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一路上,他没有跟我说任何话。

  可能是他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吧!感情来之不易,我也不愿追究太多。

  几个月后那天,由于加班,我连晚饭都未来得及吃,一直在电脑面前忙。已经十点了,现在的我又冷又饿。公司现在就剩我和小花了在加班了。

  小花看了一下时间,无奈的摇头,关了电脑便问我:“妹子,外面在下雨,要不要一起回去?”

  小花认真的看着我,拿出自己包里的花伞摇了摇。我摇了摇头,笑道:“我要把这个项目审核好后才能走,你先回家吧。”

  酷/$匠n、网8正@版首d发U

  “那你继续吧。对了,你给阿木打个电话,反正他今天休息,让他来接你!好了,我下班了!”小花灿烂的笑着,说着,她便转身离开。

  回想着自己的男朋友阿木,我就开始犹豫了。这个项目做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让他来接我下班就算了吧。可外面在下雨,就让阿木给我送把伞来吧。

  拿出了手机,找到阿木的电话,手指一点,便拨了过去。

  音乐响起了,我静静的等待了几十秒,最后他还是接了。手机里面传出他略带怒意的声音:“喂,有事吗?”

  我知道,也听得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并不好。犹豫一秒后,我还是开口了:“阿木,你现在能给我带伞来吗?下雨了。”

  话刚说出口,手机里又传来他急切的声音:“等等,我在玩游戏!”说完,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通话结束”几个大字显示着。顿时,揪心的疼痛蔓延全身,鼻尖一酸,眼泪便已经在泛滥了。

  算了吧,他工作这么累,难得今天休息。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揉了揉眼睛,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分手的那天,朋友小林生日,大家一同相约为她庆生。小林是个脸好身材也好的人,她身边几都是异性朋友,我能来参加,而是因搭档关系被邀请。

  一共有十几号人,女人就七个,其余的都是男人。七个女人都是有对象的人,她们都挽着自己的对象。而我,却独自端着酒杯喝着闷酒。

  小林不仅是我的同事,她还和阿木是大学同学。在这里,与她认识的时间最长,而且关系还好的,就是阿木了。

  阿木坐在她的左边,两人在不停的灌酒,不停的开玩笑。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有默契。

  聚会总玩了三个小时,天已经黑了,外面还下着小雨,雨不大,但却足以淋湿全身。大家都准备回家。纷纷离去,剩下我们三人。

  阿木笑着对她说道:“我送你回家吧!这大晚上的,不安全!”说着,他便直接拿出了伞为她撑着。

  小林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对我开玩笑的道:“妞,你男朋友生气了,再不哄哄就要跑了!”

  阿木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冲我笑着说道:“你先回家吧!我送小林回家!”那么的理直气壮,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我笑了笑,不再理会他们,转身就走。

  淋着小雨,我低头行走在昏暗的街道上。在这繁华的城市,我竟找不到一丝存在感。很快,我全身被雨淋湿。此时,手机开始震动。

  我以为是阿木打来的,急忙打开包,拿出手机,可现实总是与理想相反。是久久打来的,久久是我同事,刚刚一起参加了聚会。

  接了电话,手机里传来久久急切的声音:“疯子,你在哪儿?!”疯子是他给我取的外号,因为我比较疯。

  听到他的声音,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我沉默了,可手机里,他的声音依旧还在。

  “疯子,我知道你没带伞,阿木也没在你身边。快点告诉我,你在哪儿?!”久久的声音越来越急,而我却沉默依旧。

  不再听他废话,我直接挂断。看了一眼时间,快十二点了,今天也快过去了。还有一样东西也该结束了。

  后来,我请了三天假,一个人待在家里。阿木,我有两天没和他联系了,最后和他的聊天记录就是“分手吧”三个大字。这两天,久久每天晚上八点都会来我家一次。

  今天,是第三天,快八点了,我去打开了门。以往我会把门锁得死死的,现在,我知道有人回来,所以,我去开了门。

  刚把门打开,久久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眼前。久久捧着鲜花,提着一包不知是什么东西。凌乱的头发看起来有些狼狈,随意的穿着,硬是把二十多帅气的他,装饰成了三十多猥琐的大叔。

  久久挠了挠脑袋,左手上的包将他脸撞了几下,尴尬的说道:“疯子,这是给你买的好吃的!这个花是买食物送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接过他递过来的食物,便一起进了屋。把门关上,看着久久别扭的换鞋,顿时觉得有一种莫名笑意。

  与他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换了凉鞋的他,露出了脚上明显的疤痕。看着那疤痕,只觉得心里一揪,鼻尖一酸。眼泪便在眼眶中打转。

  那条疤是我刚来公司时因我而留下的。

  那时候,我刚进公司,找不到方向,公司又大。糊涂的我迷路了,很巧的是,正好碰见在那里做记录的他。

  他在记录公司的用电量,他问我是怎么迷路到这儿的。我摇头。他说了,那里除了专门记录的人和维修人员,其他人都不能进。

  后来,他准备带我出去,刚出了门,一根钢管便向我砸了过来。本以为自己会受伤,谁知久久直接抱着我转了一圈摔倒在地。

  他在我身下,成了我的垫子,尴尬的我急忙起来,竟发现那钢管砸在了他的脚上。我陪他去了医院,后来,脚好了,但留下了疤。

  看着身旁的久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久久,我失恋了。”我吐了一口气,平静的说着。侧脸去看久久,只见久久温柔的笑道:“失恋好啊!这说明你不用再去顾及他的感受了!疯子,恭喜你了!让一切不愉快都过去,重新开始!”

  久久愉快的说着,可我却越来越低沉。

  一切都过去了,可我能忘记吗?

  “好了,疯子,阿木就是渣男,没必要为他感到难过。以后要是有了新男朋友,就用事不过三的标准去考验他,忍一两不能忍第三次!”久久越说越起劲儿,可又总是顾及到我的感受,他一边说着阿木的不好,又一边说着我的好。

  没错,我是疯,但我对爱情也是很认真的。他不愿让别人知道他跟我的关系,在他心里。游戏比我重要。他知道下雨了,他却送了别人回家,让我独自走在雨夜里。

  都说事不过三,我爱他,又何止忍了三件事?

  在我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再,那我和他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难道只是为了我的一厢情愿?

  从那时起,公交车上,我不会站不稳。不管天晴还是下雨,我都会带伞。我学会了怎样换灯泡,怎样修洗衣机,水龙头。空闲的时间,我还花钱请了一个跆拳道教练教我。

  现在的我,能保护自己,能赚钱养家。

  三年了,我也快奔三了。家里一直催婚,可我却总是找借口。不断的给我安排相亲,每次相亲,我都会愉快的答应,然后找个理由拒绝对方。

  今天,是最后一次相亲了。我父母说,这次还不成功,便让我自己去找对象。我依旧愉快的答应了。

  酒店里,我走到了对方早已预订好的位置。今天酒店里没几个人,我尴尬的看着一旁一直盯着我的服务员。

  很快,两个小提琴手上来了,她们拉着琴,伴奏着。这种把戏我遇见过,记不清是第几次相亲了,那时,相亲的对象是个有钱的老头。可把我恶心死了。

  音乐响起了有一会儿,几个服务员端着餐点上来了。我意外的发现,竟都是我爱吃的东西。没想到,这次相亲的对象是和我一样的口味。

  已经过了五分钟,对方依旧没来。虽说我脾气一向很好,可这种情况,我也该发脾气走人了。

  刚起身准备走人,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捧着鲜花向我走来。我愣愣的看着他,机械的又坐了下来。

  “久久,你没事儿吧?”不解的看着他,我的确感到意外,这次相亲的对象竟是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同事兼男闺蜜久久!

  “疯子,你别说话,等我说完!”久久紧张的看着我。我不说话,静静的听他说。

  “疯子,我喜欢你,喜欢了你五年了!我知道阿姨在逼你相亲,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求阿姨让你和我相亲,我。这次我不会再放弃了!你可以用那事不过三的标准来考验我,但我不会失败的!”久久紧张的说着,看着他涨红的耳根,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久久,你求我妈求了一个月?你为什么要求我妈啊!?”我不解的看着他。久久被称为我们公司最聪明的人,可这最聪明的人竟去求我妈,就为了跟我相亲?

  听到我这话,久久顿时傻眼了,结结巴巴的说道:“我?阿姨她?她!”

  看到这一状况,一旁的服务员都笑出了声。久久紧张得直接闭嘴不说话了,他微微低了低头,认真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他以为我妈是老大,讨好了我妈就等于成功了一半。至于相亲,看着状况,他这是想制造浪漫的气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轩小染说:

  他喜欢了我五年,这才是让我最惊讶的!我和认识也就五年半,我知道他喜欢我,可那也在三年前与阿木分手的那天知道的。

  他喜欢了我五年,这才是让我最惊讶的!我和认识也就五年半,我知道他喜欢我,可那也在三年前与阿木分手的那天知道的。

  吃完饭,久久送我回家,我妈热情的招待了他,那是我妈第一次想留外人在家休息。

  他走了之后,我认真的想了一下,也许真的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