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气氛因为顾洛楠而欢畅,“哎~林昭然是吧?!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够铁!”

  林昭然并没有表现得有多开心,只是敷衍的冲着她笑了笑,“难得……”

  这让顾洛楠感到纳闷了,“什么难得啊……这很正常的好不?!”

  林昭然黯然,“可能只是你这样觉得吧……”

  到后来顾洛楠才知道,在她之前,林昭然初中阶段一直都是孤单一人,没有一个可以互相分享和谈心的闺蜜,唯一一个跟她走得比较近的还是初中的男同桌季言致。

  顾洛楠有点心疼眼前这个人,整天装得那么无所谓,天不怕地不怕的,其实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强大和坚强,那样的话就没有人能够欺负她,而她也能够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然而当林昭然正真走到那一天的时候,才悲哀的发现,哪里有人需要她保护?她身边哪里有什么所谓的朋友?

  季言致的圈子很广,他自然也看不惯林昭然这种孤家寡人的生活。每次拉着她去参加聚会派对什么的,她也只会冷着脸一个人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几个字。

  几次下来,季言致自讨没趣也就不再坚持。

  如果说林昭然天性凉薄,就好像对待任何事都可以熟练的用于“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那么在遇到顾洛楠之前,林昭然那个从小体弱多病的亲生哥哥林于席才是她唯一值得上心的人。

  一旦有机会,林于席就会抿着苍白的嘴唇告诉林昭然:“你不要总担心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了那边还有爸妈在呢,你自己在学校里也要收敛一点,多交几个朋友,别以为我什么都知道,肯定是你太过凌厉了,没人敢靠近你吧……”

  话落,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林昭然总会深色复杂的看着他,然后蹲在他的轮椅边,仰头看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脸上浮现骄傲的神色,“那可不?!我林昭然是何等人物啊?哪是她们能高攀上的?”

  林于席轻轻把手放在林昭然的头顶,抚摸着她的细发,微笑说道:“爸妈经常不在家,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一有空我就会回来的。”

  林昭然抿着嘴,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林于席……如果实在不方便的话……那就别回来了……飞来飞去的对你身体不好……”

  林于席用手指弹她饱满的额头,“叫哥……”

  林昭然认识顾洛楠后变得比以前疯狂了许多。比如现在,两个人又手挽手像吃家常便饭一样的走向教务处。

  看到教务处的徐主任,顾洛楠张口就是:“哈喽!徐主任,我们又见面了!”

  林昭然弹了弹指甲里细小的灰尘,嘴角一勾,调侃道:“一天不见,挺想你的。”

  徐主任闻声把头从办公桌上抬了起来,见是她们,便放下了手中整理档案的袋子,拿起了一旁的戒尺,怒气冲冲的的把手里的戒尺挥向办公桌,发出响亮的声音,好像那个桌子是她们两个一样,徐主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道:“你们说说!你们还有做学生的样子吗?你们是觉得三天两头的往教务处跑很光荣吗?还是在广播里听到你们两个的名字让你们感到悦耳?!”

  林昭然和顾洛楠都没理他,任他在那里唧唧歪歪的唠叨……

  顾洛楠走向窗户,往外探了个头出去,像发现什么稀奇的事一样打断了徐主任的‘教育’:“哎~昨天的金鱼死啦?今天怎么里面全是王八啊?!……我就说嘛!你那金鱼活不了几天你偏不信……”说完还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瘪了瘪嘴。

  已经安逸的坐在椅子上的林昭然看到徐主任的脸色变了变,就知道他在酝酿一场风雨。

  所以她才淡淡的开口:“徐主任你继续啊……按照以往的经验今天你才教育了二分之一。”

  徐主任狠狠的用眼神剜了她一眼,而后说出口的话更加犀利和尖锐。

  此时觉得没有什么再可以观赏的顾洛楠在一旁靠着墙掏了掏耳朵,不悦皱眉,“徐主任呐,亏你是教语文的,整天都是这套说辞烦不烦啊,我耳朵都快听出茧了……”

  徐主任听了顾洛楠的话眉毛倒竖,呵斥她们的音量不禁提高了几个分贝,“你还嫌烦呐?!你少惹点事不给学校蒙羞一切不都好说吗?女生!不在学校里好好学习学什么不良少年翻院墙出校打架!像什么样!啊?本校的百年基业迟早都是要毁在你们这些人手里……”

  然后他又重新拿起戒尺,指着林昭然开始批评,“你一个女生规矩点行不行啊?坐没坐相!况且我还没叫你坐!你给我起来!”

  林昭然往桌上一蹬,办公椅往后移动了几步,“得了!别把这学校说得多伟大似的,还百年基业呢?!”

  然后她顿了顿,趁此对他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你们跟我爸那点关系我也不想说破!还有我再次声明,院墙是我们翻的没错,可是人不是我们打的,我们只是看热闹的罢了,信不信由你!”

  徐主任气得脸上的肌肉都僵住了,“林昭然!你不要仗着你爸有几个臭钱就可以目中无人!认为自己高人一等!你知不知道暴发户和富豪的区别!像你这种没素质的人就是前者!如果你再这样下去的话就不要怪本校到时候开除你!”

  林昭然冷笑,目光落在自己修长的手指上,“是!我爸那些都是臭钱!可你们不是照样喜滋滋的收吗?!怎么?收完就说那是臭钱了?!”接着,她直直的看着徐主任,语气明显比之前激动,“你说我高人一等!你擦亮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林昭然有拿着我爸的钱和权在学校里挥霍和欺负同学吗?有像夏星渝那样炫富吗?”

  站在一旁的顾洛楠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走到林昭然旁边,她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就看到徐主任指着她说:“还有你也是!你不过来我还差点忘了,林昭然违反学校纪律也就算了,她本性就那样!你怎么也跟着她胡闹!”

  林昭然听到“她本性就那样”差点拍桌而起,眼睛直瞪着徐主任。

  -酷F匠J网2正v版c首,s发(◇

  顾洛楠反驳:“什么叫我跟着她胡闹,麻烦你搞清楚,我们这叫狼狈为……”

  ‘奸’字还没说出口,顾洛楠觉得听着怎么都不对,立马改口:“呸!义结金兰!是同甘苦共患难的好姐妹!Areyouunderstand?”

  适时,徐主任的手机响了起来,林昭然站起身拉着顾洛楠并肩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徐主任冲电话那头喊了一声“顾校长”。

  林昭然嗤笑,对身旁的顾洛楠说:“你爸这电话打得可真是时候。”

  顾洛楠耸肩,一脸无奈的说道:“反正他管不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