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上高中的林昭然还是一个凛冽的校园少女,带着叛逆的标签在青春的道路上披荆斩棘,无所不能,无坚不摧。

  也正是这样误打误撞,认识了顾洛楠。

  即使在很多年后,再说起顾洛楠,林昭然脑海里也会浮现当时两人水火不相容的场景。

  林昭然像往常一样挎着一个双肩包向‘老地方’走去。所谓的‘老地方’是指林昭然一直以来偷偷翻院墙出校的一堵矮墙。可那天晚上,林昭然却在那里发现了一团黑乎乎的人影。林昭然走进,才发现有人在她的‘地盘’翻院墙,而那个人就是顾洛楠。

  正在翻院墙的顾洛楠并没有留意到身后多了一个人,正准备把第二只脚踩过去时,被人拉住了。

  林昭然拖住她的脚使劲往下拽,顾洛楠重心不稳就从院墙上摔倒在地,顾洛楠怒气冲冲的抬头,就看到了林昭然。

  当时没有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楚对方的脸。林昭然问:“你要翻院墙?”

  “废话,你刚刚不是看到了吗!”

  “这是我的地盘!自己要翻自己找地翻去,不送!”

  顾洛楠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说道:“我顾洛楠在这地球上站了十六年零五个月都没敢说地球是我的地盘,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是你的地盘啊?你是撒了泡尿把这地圈了起来呢?还是你有这块地的房产证啊?你要是两者中有一个的话,我这就走。”

  林昭然‘嘁’了一声,明显不打算理她,提了提背上的双肩包,两只手撑在围墙上,两脚一蹬,就站了上去。

  林昭然拍了拍手,以一种俯视的高度看着下面的顾洛楠:“顾洛楠是吧?姐姐我还有事呢,就先不陪你玩了……你自己一个人慢慢的在这里争土地所有权的问题吧。”

  说完转身跳下了院墙。

  林昭然再次见到顾洛楠是在文艺汇演上。

  顾洛楠把手里的箱子往化妆台上一甩,怒不可遏:“凭什么?!压轴节目明明是我的!为什么临时给我换掉了?!林昭然她谁啊?凭什么就要如愿她!我呢?!彩排的时候不是都说好了吗?!”

  旁边有人在劝她:“洛楠你先别生气,等林昭然来了再说,到时候你们俩商量商量就可以了。”

  “不行,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待!不然你们就让林昭然见鬼去吧!反正那个节目必须是我的!”

  这时林昭然从更衣室里出来,映入顾洛楠眼帘的是她身穿一件红白色条纹短袖,衬得皮肤白净,整件衣服精致裁剪,显得小巧玲珑,圆领露出漂亮的锁骨;淡蓝色的迷你短裤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一双红色布鞋简约大方。左手手腕上是一连串的细小红色荧光棒弯成的手镯,尽管在灯光下没有明显的效果。短发发被她撩至耳后。

  如此淡雅的打扮,她却化了浓妆,而且明显驾驭得很好,卷翘的眼睫毛扫荡着空气,眼线把她的眼眸衬得更加清澈。薄薄的双唇上是玫瑰般妖冶的红。

  林昭然双手环抱看着顾洛楠,随即一笑,开口说道:“你是顾洛楠?真巧,在这碰到你。”

  看到顾洛楠一脸疑惑的皱着眉,林昭然继续说道:“不知道你对校园围墙那里的土地所有权争出个所以然没有?”

  顾洛楠面露惊讶,“是你!”

  “没错,是我。”林昭然大胆承认。

  顾洛楠看到旁边的同学拿着服装和道具往舞台上走,深吸了一口气才保持住了平静。

  在林昭然面前做了一个‘OK’的手势,缓缓开口:“行,你赢了,林昭然,之前你把我拉下院墙我还没找你算账,只要你这次退出文艺汇演,我和你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林昭然一笑,顾洛楠以为她同意了,刚想拍拍她肩膀,她就说:“你可真会做梦,这是下午,还没到晚上呢。”

  顾洛楠听了林昭然的话秀眉倒竖,拉着她想要个说法:“你什么意思?之前定好的压轴表演明明是我的,你现在进来插一脚算个什么事?叫你退出是天经地义的!”

  林昭然扯开顾洛楠的手,并没有生气,把她刚刚摔在化妆台上的箱子递给了她,然后说:“这样吧,你先去换衣服,说不定到时候我心情好让你上呢?实在不行的话,我大度一点,我们一起上。”

  顾洛楠接过箱子,不情愿的瘪了瘪嘴,转身走进更衣间。

  顾洛楠出来的时候,林昭然正在把玩着手机。顾洛楠一身别扭,不悦的看着林昭然,说:“喂,你在哪给我拿的衣服,像个黑寡妇似的……”

  林昭然抬头,看着一袭黑裙的顾洛楠,海藻般蓬松的发丝随意披在肩上,卷而不乱。

  啧了一声:“这不是你自己准备的服饰吗?怎么又赖在我身上了……”

  顾洛楠瞪大了眼睛:“什么?我自己准备的?我是要压轴!压轴你懂不?不是要给家里办丧事,有点品味的都不会这样穿好吗?!再说了,要办丧事我眼光也不会这么low选这种丧服……”

  林昭然环顾了一下四周,无奈的耸了耸肩,那怎么办?衣服都被拿走了……”

  顾洛楠抓狂:“你存心的吧!”

  突然,她恶狠狠的看着林昭然,“我告诉你林昭然,你甭想就这样自己一个人上台。”

  林昭然冲她翻了个白眼,觉得眼前这个姑娘真的是“可爱”

  林昭然思索了片刻走到化妆台旁边,打开下面的柜子,拿出一把剪刀。

  二话没说就绕到她身后,然后一阵棉帛撕碎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

  顾洛楠尖叫,本能的反抗。

  林昭然一把按住她的肩膀,淡定的开口:“别动,你要是动的话,我可不保证剪下来的是不是人肉……”

  这句话吓得顾洛楠真的没有再动,顾洛楠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才问:“你要干嘛?”

  不知道为什么林昭然这个时候偏偏想要逗她,于是转到她面前,笑得诡异,接着把头靠经她耳畔,轻轻吐气,“我是百合……”

  顾洛楠打了个寒颤,一把推开林昭然。

  被推开的林昭然笑,并没有解释。

  顾洛楠看到她这样就知道自己被耍了,气得不行却又不好发作。

  很快,顾洛楠上身的衣服被剪成了露肩高腰半袖的宽松服饰。顾洛楠对着落地镜看了又看,还是没忍住,“林昭然,你手艺不错啊……有当裁缝的资质。”

  林昭然鄙视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你之前穿的牛仔裤呢。”

  顾洛楠顺口回答:“更衣室里。”

  过了会,顾洛楠刚琢磨林昭然问这个干嘛,转身就看到林昭然拿着剪刀在她裤子上比划。

  “林昭然,你干嘛!”顾洛楠一把拽过她的ArmaniJeans牛仔裤抱在怀里。

  林昭然努嘴示意顾洛楠下身穿的裙子,“顾洛楠,你有没有点眼光……你是觉得你穿的……嗯……裙子……很Fashion吗?”

  顾洛楠低头看了看,无奈的把手里的裤子丢给了林昭然,瓮声瓮气的说:“那好吧……”

  突然,画风陡变,顾洛楠挺起腰板对她说“你要是敢虐待我裤子我饶不了你,到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

  林昭然头顶飞过一排乌鸦……

  几分钟后,林昭然把裁剪好的裤子递给了顾洛楠,“拿去换……”

  顾洛楠的长裤被林昭然修剪成了短裤,因为没有缝纫机的原因,被剪的地方有些许散落,更显得放荡不羁,裤子把顾洛楠的腿衬托得细长白皙。

  “酷T+匠“t网l永久◎√免费(看O小说"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个长相清甜的女生手里还拿着来不及放下的话筒急冲冲的走了进来,但依旧不失体态和优雅。

  林昭然和顾洛楠都认得她,这次文艺汇演的主持人之一,杨宜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