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你要的我都给你

  这时,手机震动起来,她拿出手机,不明所以——夏星渝为什么会给她打电话。

  思索片刻,她接通。

  刹那,一股外力把她推倒墙上,手机掉落在地。她刚想动,肩膀就被人按住,她被迫抵在墙上。

  猛烈而炙热的吻落下,林昭然猝不及防,瞬间被夺去所有呼吸。她本能的伸手推开面前这个人,无奈力气过小,两只手反而被扣在墙上。

  吻沿着她颀长的脖颈渐渐向下,浓烈的酒气喷洒林昭然的肩膀,就在这时她放弃了反抗。语气里充满了愤怒:“程北嘉!你给我滚开!”

  程北嘉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反而伸手去扯开林昭然的衬衫,力气过大扣子被扯掉,落在地板上。

  林昭然有一刻失神,忽而想起了今天看到的请帖——此刻亲吻着她的是别人的未婚夫!所以她立马清醒过来踩住了他的脚,力气不大但因为穿着高跟鞋,所以程北嘉吃疼的停下了下来,神色黯然。无力的伏在林昭然的肩头上,声音沙哑:“昭然……对不起……”

  对不起这三个字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伤人的词语。

  林昭然冷笑,伸手把他推倒对面的墙上,把衬衫整理好之后,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手机,挂断了通话,往舞厅走去。至始至终都没有再对他说过一句话。

  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脚步,转身走了回去。

  程北嘉颓废的靠在墙上,看见折回来的林昭然眼里闪过一抹光亮。

  她走到程北嘉面前,用力扯下程北嘉脖子上的链子,程北嘉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手,薄怒:“你干什么?!”

  她抽手,把另一个手上的戒指拍到他身上,“物归原主而已。”

  胃痛又毫无预兆的袭来,她忍着疼痛,以高傲的姿势离开了程北嘉的视线。

  程北嘉看着手里的戒指,嘴角抿出痛苦的弧度。他知道林昭然这次是真的狠下心了……以前不管他们怎么吵怎么闹,甚至连分手了以后她都没有把这枚戒指还给他……

  他忽然蹲下,把地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的捡拾了起来,不多不少,恰好三颗……

  林昭然,你要的我都会给你,包括自由。

  而此刻灯火通明的别墅里,满地的玻璃碎渣和陶瓷花瓶的碎片,米白色的窗帘垂落在地上,宽敞的客厅里一片狼藉。夏星渝蜷缩在柔软的NATUZZI沙发上,两只手环抱着膝盖,眼神怨毒的看着枣红色地毯上四分五裂的手机。顾洛楠的声音不自觉在她耳边响起:“你在林昭然面前并没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因为你现在所得到的,都是她拥有过的。”

  顾洛楠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不以为然,至少,除了程北嘉,她还是没有什么是比不过林昭然的。

  可她深深知道,程北嘉就是捅在她心口上的一把刀,毫不费力就能夺她性命,而她自己从来都是自愿的。

  夏星渝也似乎明白了罗曼•罗兰说的那句话:真正爱的人没有什么爱得多爱得少的,她是把自己整个儿都给她所爱的人的。

  而她自己大概也是这样,亦或是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一个念头闪过她脑海,她起身,踩着玻璃渣向卧室走去。拧开门,一袭婚纱映入眼帘。那件层层叠叠轻纱弥漫缀满软缎织就的玫瑰和宝石镶嵌的婚纱,是对爱情的期盼,是对爱情的憧憬。眼泪像开了闸门的水一样迅速涌出,她的手伸在半空中又猛的收了回来,用力的扯着头发,自欺欺人般不断重复喃喃:“北嘉是爱我的……是爱我的……他只是还忘不掉林昭然而已……”

  临清狮猫窜到她脚边,轻轻的舔着她的脚踝。她低下头,抱起狮猫,自顾自的对它说:“阿清,北嘉是爱我的对不对……他是爱我的对不对……”她越说越激动,抱着狮猫的手也越收越紧,狮猫怒躁动偏头咬了她的手就迅速跳上了窗。

  她微微失神,靠着墙滑落在地,沉重地闭上了眼睛,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掉落,她只希望明天快点到来,那样,她就是名副其实的程太太了。

  ;"最新章¤V节)上W酷匠#x网T‘

  程北嘉的程太太。

  林昭然穿过吵闹的吧厅,根据顾洛楠发来的短信往二楼的包厢走去,她低头用手背使劲的擦试着嘴唇,就像是想试图擦掉刚刚那段不算美好的记忆。

  呈螺旋状的楼梯并不宽阔,林昭然微微皱眉加快了脚步,却不料被人推了一把,刚想问“最近流行推人吗?怎么谁都来推她!”就因为踉跄了几步撞到另一个人身上,这才没有摔倒滚下楼梯。

  那人伸手一把稳稳的扶住林昭然,回过神来的林昭然连忙道谢,然后就在她抬头去搜寻推她下楼梯的人时,胃痛又毫无预兆的传来,这次疼得比前两次都厉害,林昭然蹲下身子,额头开始沁出汗珠,嘴唇也被她咬得发白。

  失去意识昏迷前,眼前已是一片漆黑。

  林昭然醒来时,已经是正午,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整个房间以蓝白相间为主,散发着一股清新阳光的味道。她发现这不是“流恋”,也不是酒店,更不是她和顾洛楠一起住的公寓……

  排除所有不是的情况,剩下的再不可能都是事实——她在别人家里。

  她蓦然坐起来,这才发现身上是一件男士衬衫,“啊巴西……我操……什么鬼……!”

  突然……门被推开,一位中年女人提着一个服装袋子走了进来,看到坐起的林昭然,温和的笑了笑说:“睡得好吗?”

  见林昭然疑惑的看着她,她放下手里的袋子继续说:“我这也是第一次见到你,不过既然你是歌然带回来的,那就说明你应该是他朋友,我是他们家的保姆,你可以叫我兰姨。”她指了指放在床头的袋子,“这是歌然给你准备的衣服,换好了下来吃饭吧。”

  话落她带上门走了出去。

  林昭然在大脑里彻彻底底的搜索了一片,确定真的不认识那个叫“歌然”的人后,轻微晃了晃脑袋,尽管昨晚没喝多少酒,但还是有点晕。

  她顺手拿起手机,才看到未接来电一堆,数顾洛楠最多。

  没有犹豫,立刻拨了回去。

  顾洛楠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哎哟!我的林大小姐,你能不能别这么让人担心啊?!玩失踪也要挑时间的好不好?!你昨晚没事吧?你现在在哪?胃病犯了没?还好吗?”

  顾洛楠像豌豆炮一样一下说出一连串问题,林昭然扶额:“我没事……至少现在还能安全的给你打电话,人身安全暂时得到了保障。”

  “你怎么了?怎么说话稀奇古怪的。”

  电话那头的顾洛楠习惯性的转了转眼珠,“哎~林昭然,你……该不会是419了吧?!”

  林昭然为有这个朋友感到气结,“你整天脑子里瞎想的什么呢?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饥渴吗?!”

  顾洛楠听到林昭然还能跟她开玩笑顿时放心了不少,说话也正常了许多,“我不管你在哪!玩的差不多了就回来啊!”

  林昭然应了声,挂断和顾洛楠的通话,她转头,拿起床头的袋子走进了卫生间。

  林昭然从落地镜里看到自己身着一袭浪漫的波西米亚风格长裙,火红的颜色把她的肤色衬得恰到好处,耀眼夺目,裙摆层叠着缕空花纹,艳丽精致的流苏在脚踝边飘逸。

  明明很美,可是看着镜子里的人她却觉得这条裙子如果穿在冉艺姿身上可能更合适。

  林昭然有些不太自然的走下楼梯,四处环顾了一下,她能确定——这是一幢私人别墅。

  林昭然忽然脑洞大开:我该不会是一夜之间被富翁给包养了吧!!!

  转念一想,那富翁去哪了?

  兰姨不知何时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看到在客厅里转忽的林昭然,一语戳破她的疑问,“歌然上午说有点要处理就走了,中午不打算回来。”

  林昭然有些羞愧的坐在餐桌前,可是只能厚着脸皮笑,心中暗自腹诽:他妈的一口一个歌然!歌然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饥饿的肠胃让林昭然暂时忽略了羞愧,尽情的大快朵颐后才意识到——这是别人家,她这是在干嘛?!丢死人了。

  然后又厚着脸皮给兰姨道谢,谢完就挎着包冲出门,刻意忽略兰姨在后面的呼喊声,自然也没有把她那件丢了三颗扣子的衬衫带走,以至于后来她和冉艺姿因为那件衣服走到那种不可挽回的地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