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林昭然不知道何时走到不远处的吧台静静的观看着他们刚才歇斯底里的争吵,看向程北嘉的眼眸里是化不开的忧伤。

  二楼的走廊外,冉艺姿处理完一些琐碎的事后点燃一支烟,远远的就看到楼下的林昭然独自坐在吧台处看着程北嘉他们,她顺手端起甜点下楼走向林昭然,最后放到她面前,“先吃点东西,光喝酒对你的胃不好。”

  林昭然无视眼前的食物,直接伸手把吧台上的酒递给了冉艺姿,“要喝就喝别那么多废话!”

  冉艺姿笑,也不再坚持。接过酒瓶倒满酒笑道:“怎么不过去?就甘心这么远远的看着?”

  林昭然没有丝毫醉意,也跟着笑道:“甘不甘心可不是我说了算……”她指了指心脏的位置继续说:“这一切……都得听它的……”

  冉艺姿倔不过她,只好不再接话。

  灯光下,微醺的冉艺姿看起来更加妩媚动人,红唇轻启:“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个?”

  林昭然又喝完一杯,再目不斜视的倒满酒,“你猜。”

  冉艺姿轻轻摇晃着酒杯,抿嘴笑,“据我了解比起从天堂到地狱你林昭然更喜欢深渊到云端的这个过程。”

  她看着没做声的林昭然,继续说:“坏消息是你被之前的那家杂志社公司炒了,至于原因,想必你也清楚;好消息是‘纯橙’打算录用你,是我擅自做主帮你投的简历,要是觉得还行的话一周后去报道。”

  林昭然玩弄着酒杯,眼眸微眯注视着杯子里的液体。语气略带自嘲:“你认为……到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了,我还会在乎是不是你帮我的?!”

  冉艺姿摊手,“当然不。”

  林昭然苦涩的笑了笑喝完杯里的酒,连招呼都没和冉艺姿打就直接去找顾洛楠了。

  只是攥在手里的戒指越发用力,她知道这一刻迟早是要来的,她始终要面对程北嘉,逃也不行……

  林昭然虽然还没有完全走近,但环绕在他们身旁的莺莺燕燕比他们先认出到林昭然,不免故意提高分贝说道:“哟!这不是林昭然吗?”这句话成功引起了周围的人的注意。

  拿着酒杯在喝酒程北嘉一愣,随即也转过身,看到一脸平静的林昭然不疾不徐的走到顾洛楠旁边倒酒。

  季言致凑上前,嘻笑道:“迟早都是要面对的……林昭然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早死早超生啊……”

  顾洛楠拿起酒就往他嘴里灌,“你少说两句会死啊!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就在顾洛楠和季言致嬉闹的同时,一个身材婀娜,妆容妖娆的女人走到林昭然旁边,上下打量着她,“啧啧~林昭然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寒碜样,呆在看守所的日子肯定不好受吧!把你摧残得跟什么似的。”说完还不怕死的掩嘴轻笑。

  今天连最佳损友季言致都没拿半个月前进看守所的事跟她开玩笑,更何况区区一个没有丝毫交情的人,所以她顺手拿起刚倒好的香槟,往眼前的女子泼去,再及其自然的把杯子放了回去,夸张的拍了拍手中的灰尘,冷笑:“我林昭然什么时候轮到你评头论足了。”

  那个女人明显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就尖叫道:“林昭然你这个疯子我跟你拼了!”然后发了疯似的扑了过去。

  顾洛楠见状上前伸手推了她一把,“去你丫的。”她一个趔趄,跌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刚想起身“大干一场”却被程北嘉阻止了,“你先过去。”

  那个女人脸上写满了不情愿,但又不能不给程北嘉面子,只好挪着步子走开了。走之前还不忘瞪林昭然一眼。

  忽然,林昭然眉头紧皱,胃部传来一阵绞痛,抓着戒指的手指甲泛白,却故作轻松的对顾洛楠说:“我去一趟洗手间。”然后警告的看着她和季言致,“谁都不许跟来。”

  季言致不顾顾洛楠的不满把玩着她的长发,看着林昭然消失在人群里的身影,嘴角扯出一抹苦涩,女孩子太要强了终究不是好事。

  只当是损友他永远不吝啬对她恶语相加。

  就那么一下,让他想起了五年前……

  他破例打过的女生就是林昭然,那一耳光把站在天台上的她打得眼冒金星,但她嘴上却依旧不饶人:“季言致你有病吧!”

  他只记得当时手心微微发麻,看到眼前冻得嘴唇发紫的林昭然,更怒不可遏:“我有病?我有病就不会跑到这里来甩你巴掌而是站在楼下看着你从这里跳下去,一个程北嘉都能把你折磨成这样,你的一腔孤勇去哪了?!你的自尊和骄傲又去哪了?!”

  林昭然轻蔑的笑了笑:“和你有关系吗?”

  他反手又在林昭然脸上落下一个巴掌,她被打得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粗糙的砂石擦伤了她腿上的皮肤。季言致伸手指着她,气得浑身发抖:“林昭然,你想死我管不着!”

  然后留她一个人坐在天台上冷得瑟瑟发抖。

  在昏暗的楼道里,匆匆赶上来的顾洛楠看到季言致那张愠怒的脸。连气都来不及喘一口就连忙抓住季言致的手问:“怎么样了?搞定了吗?”

  见季言致不回答,“你倒是说句话啊?”她甩开他的手迅速跑上天台,在看到林昭然时,松了口气,心里的那块千斤重的秤砣也跟着落地。

  顷刻,乌云翻滚电闪雷鸣,豆大般的雨滴砸下,整个天台上只剩顾洛楠和林昭然。

  她撩开林昭然额前凌乱的短发,看了她的脸忍不住皱眉,“季言致下手也太重了……”

  林昭然恍惚,拉着顾洛楠的手一直重复一句话:“洛楠,我不想死了……”

  也只有她们几个知道,平时嘻嘻哈哈喜欢乱开玩笑的季言致生起气来是有多可怕。

  林昭然呕吐完刚刚喝的酒后胃舒服了不少,起身时,她感到有那么一瞬的眩晕,眼前漆黑一片,头也隐约有些疼痛,她抓着洗手台的手不断收紧,关节泛白,过了好一会视野才慢慢变得清晰。

  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林昭然,我看……这是报应吧……”

  林昭然看了看说话的人——冤家路窄,偏偏就是她刚刚泼酒的那个人。

  慢慢的眩晕褪去,她自然也恢复了不少,她开水洗手,流水声不小,但依旧掩盖不住她声音里的冰冷:“是不是报应轮不到你说了算。”

  那个女人补好妆后合起粉饼,视线从镜子里落到林昭然身上。

  “刚才是看在北嘉的面子上才没有跟你计较,你以为我凌菲真的有这么好欺负吗?!”

  说完缓缓的靠经林昭然,林昭然“啪”的一下关掉了水,转身挑眉看着凌菲。

  酷!匠…网首zf发#

  凌菲伸手像顾洛楠推她一样推了一把林昭然,由于眩晕胃痛没有完全恢复的林昭然脚步有些虚浮,往后退了两步。

  凌菲见状,还以为是自己的力气用得不够大,上前一步刚抬起手就被林昭然抓住,她的力气大的发狠,凌菲挣脱不了只能怒瞪着她。

  “以暴力还击暴力,是弱者才会做的事。”话落,她甩开凌菲的手,走出了洗手间。

  这时,手机震动起来,她拿出手机,不明所以——夏星渝为什么会给她打电话。

  思索片刻,她接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