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铃响起,顾洛楠闻声开门,看到是冉艺姿便松了口气,让她进了屋。然后才轻轻的对她说:“你总算来了……昭然答应了要去……可是我总觉得她不太对劲……你去看看……”

  冉艺姿刚换下鞋,林昭然就带上门从浴室里出来了。

  冉艺姿抬眸,走向林昭然,轻声问道:“还好吗?”

  这种久别重逢的寒暄场景实在不适合发生在浑身充满御姐范的冉艺姿身上,所以林昭然敷衍的应了声,“嗯,没事。”

  气氛一时之间变得尴尬,而林昭然俯身收拾茶几上的东西丝毫没有留意到有什么不对,就在顾洛楠绞尽脑汁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林昭然挎起包看着冉艺姿问:“我收拾好了,什么时候走?”

  这时,顾洛楠一个箭步从玄关处冲了过来,“等等……我还没好,刚刚光顾着阿乐去了连衣服都没换……你们等着我很快就好。”

  “你随便坐。”林昭然从嘴里说出这句话后就一直安静的坐在沙发上,连阿乐走过去蹭她的脚踝她都没理,冉艺姿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顺势蹲下逗阿乐,决定主动打破沉默,开口说道:“你不在的这半个月里,阿乐都瘦了……”

  林昭然这才把视线落到阿乐“壮硕”的身上,半晌,她说:“过几天,我打算把阿乐送到宠物店去。”

  冉艺姿愣了一下,停止了抚摸阿乐的动作,虽然她不像顾洛楠那样了解林昭然,可是这么多年的陪伴多少也能知道阿乐之于林昭然的意义,所以她也知道现在说什么劝她的话都是徒劳。

  脑子里过滤掉所有的废话之后,她继续抚摸着阿乐,问道:“已经决定了吗?”

  林昭然不答反问:“那不然还能怎么办?睹物思人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

  冉艺姿拍了拍阿乐的头,“我是怕这家伙舍不得你,毕竟你都照顾它好几年了。”

  林昭然没有再说话,冉艺姿便转移话题问道:“等会儿是先去吃饭还是直接去?”

  顾洛楠破门而出,“天大的事都没有吃饭重要!”

  看到顾洛楠出来,林昭然拿起包起身一边往门那边走,一边说:“直接去,这场聚会迟到了你们就等着看其他人的脸色吧。”

  她林昭然什么时候需要看别人的脸色?从来都是别人看她脸色的份,这点顾洛楠和冉艺姿都清楚,她说的话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冉艺姿和顾洛楠并肩走在后面,趁顾洛楠关门的空档冉艺姿点了根烟,烟雾不断的从她嘴里吐出,她的声音也让顾洛楠听不真切,“林昭然要是能学会保护自己就好了……”

  顾洛楠看着她抽烟熟练的模样不禁皱眉,“你要是在她面前抽的话她又得骂你了。”

  冉艺姿笑,红唇尽显妖娆,她将手中的烟头在墙上捻熄,留下了一个淡黄的印记。

  她们到达目的地时,四周已经亮起了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流恋’Pub里传出震耳欲聋的音乐。

  久违的熟悉感袭遍林昭然全身,半个月前也是在这,林昭然一怒之下拿起酒瓶把那个羞辱她的不良青年打得头破血流,一时之间酒吧混乱不堪,有尖叫声,有呼喊声,也有救护车的声音,不知道是谁拨了“110”自然也响起了警笛声。

  顾洛楠赶到现场的时候,只看到了林昭然被带上警车的背影。

  而此刻,林昭然的心情和那次被带上警车的心情差不了多少,不过这次更多的是释然。

  林昭然坐在车里一动不动,轻轻的说:“你们先进去吧,我等会儿就来。”

  顾洛楠叮嘱:“进来了就去找我,别到处乱跑。”

  看见林昭然应了声后她才放心的同冉艺姿下车,冉艺姿笑她:“哎我说顾洛楠,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能护着她点是点,至于去警局,一次就够了。”

  “这事你也不能全往自己身上揽,当时想了那么多法子弄她出来到底是她自己不愿出来,这也不能怪你啊……”

  冉艺姿又说:“这事没让她父母知道?”

  顾洛楠无奈,“她不让说,我就只能给瞒着。”

  冉艺姿嗤笑:“幼稚!还真是小孩子……不让她父母知道我这酒吧里的损失谁赔偿给我?”

  顾洛楠听出她玩笑的语气,不禁笑骂:“冉艺姿你爱财如命啊你!”

  车里,林昭然拿出戒指,紧紧的握在掌心里,仿佛要把它捏碎一般。

  冉艺姿作为“流恋”的老板再加上前两天才从C城赶回来,自然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处理。顾洛楠便一个人在酒吧里转悠。

  她四处张望后终于找到了在人堆了谈笑风生的程北嘉,今晚聚会的主角。

  一股无名火陡然从她的心底窜出,她走上前夺过程北嘉手里的酒。冲着他发火大吼:“程北嘉你一个大老爷们有点出息行不行?!你除了在这里喝酒你还能干嘛啊你?!直接甩张请帖告诉我说你他娘的要和夏星渝那个绿茶婊结婚了,这算个什么事?!你的脑子呢?!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给挤没了,这么大的事都不先跟我们商量商量,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朋友!”

  c)酷匠“网永久)@免。M费R=看小m说

  听到顾洛楠的话程北嘉也不爽了,“就你重情重义,就你把朋友当朋友,这么有能耐你怎么还是让林昭然进去了半个月才出来!”

  顾洛楠冷笑,懒得跟他解释,“呵~谁有你厉害啊,昭然刚出来你就要结婚……”

  打断他们争吵的是季言致的出现。看到小宇宙爆发的顾洛楠,季言致不禁调侃:“你便秘吗?脸色这么难看。”

  顾洛楠仰头喝下一杯酒后用眼神狠狠的剜他,“对!没错我肠子里装的都是你,排不出来!”

  “也是,你肯定被我的外表给帅住了。”

  “你自己也不嫌恶心……”

  季言致自知和她打口舌战胜算很小,所以不再搭理她。对在喝闷酒的程北嘉说:“你没有叫林昭然来吗?”

  程北嘉没有回答,只是一杯一杯的倒酒,再一杯一杯的喝下去。

  然而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林昭然不知道何时走到不远处的吧台静静的观看着他们刚才歇斯底里的争吵,看向程北嘉的眼眸里是化不开的忧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