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洛楠站在六月的清晨里,微风吹起她湖蓝色的裙角,海藻般的长发披在香肩上,被微风拨乱。

  良久,她才看到林昭然缓缓的向她走来。顾洛楠舒展笑容,精致的妆容落在林昭然茶色的眼眸里变得更加生动。

  顾洛楠努力的张了张嘴,许久才说了四个字——好久不见。

  林昭然不自然的笑了笑:“哪里有好久,才半个月而已……”

  顾洛楠鼻头一酸,上前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她,“你丫的终于出来了,你知不知道没你的这半个月老娘走在大街上心里都没底啊!”

  林昭然笑:“没你在我耳边咆哮的这些天我可清净了不少。”

  然后她松开顾洛楠,偏头看了看写着“F市拘留所”几个字的门口,有些疲惫的对顾洛楠说:“走吧。”

  欧式白色的圆桌上,叠放着大量的红色请帖。程北嘉白皙修长的手指翻开喜帖,指尖移向新娘那栏,忽然觉得夏星渝的名字特别刺眼……

  他忽然想起很久以前,林昭然像只树懒一样吊着他的脖子,霸道的说:“程北嘉,要是以后你的婚贴上新娘那栏不是我林昭然的名字,我就砸了你的婚礼。”

  他依稀记得自己是这么回答她的——如果新娘不是你我也不会娶。

  往事想潮水迅速般涌来,令他有片刻的恍惚,以至于夏星渝走到他身旁他都没有发觉。

  夏星渝拿起长桌上的慕斯蛋糕递到程北嘉面前,“我准备把这款蛋糕作为甜点放在我们的婚礼上,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程北嘉将手从喜帖上收了回来插进了口袋,对夏星渝生硬的扯了扯嘴角:“你觉得好就行。”

  然后转身离开。

  “程北嘉!你还对林昭然不死心是吗?!”夏星渝强装镇定,可程北嘉还是听出了她声音里的颤抖。

  他身形一顿停下了步子,微微侧头,成年男子特有的磁性嗓音在诺大的婚庆公司响起。他说:“不死心?程太太这个名分不是你一直想得要的吗?现在给你了,怎么?又欲求不满了?”

  程北嘉语气里的讽刺夏星渝怎么会听不出。

  但她依旧强装镇定,深吸一口气后放下手中的蛋糕,磁盘撞击玻璃发出的清脆响声。她声音很轻,带有一贯骄傲的姿态说:“顾洛楠那边我已经送了请帖,你放心,她也有份。”

  “那就好。”程北嘉从嘴里吐出这三个字后,迈着长步离开了大厅,留下她一人布置这场来之不易的婚礼。

  夏星渝看着程北嘉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范围,端起桌上的咖啡轻啜了一口,苦涩在她的嘴里迅速蔓延,如同她现在的心情。

  程北嘉,我不奢求你爱我,但起码也不要再爱上其他人。

  就像很多年前,程北嘉尽管那么喜欢林昭然。可如今,穿上婚纱嫁给程北嘉的,却是她夏星渝。

  林昭然从浴室里出来后,扯下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刚想转身去拿放在柜子里的吹风机就听到了卧室里顾洛楠的手机响起。

  适时,顾洛楠的喊声从阳台传来,“昭然,我现在不太方便,帮把我包里的手机拿出来一下……哎……你给我安分点……”

  林昭然笑,能让顾洛楠说出这么无奈的话除了她恐怕就只有阿乐了。所以她把未干的头发放在了一边,去拿顾洛楠的手机。

  林昭然在打开她的包时顿时傻眼,什么口红、睫毛膏、BB霜、眉笔、钥匙、手机、耳机、充电器统统都一起共存在她那个包里,这也是林昭然对于翻她的包找东西深恶痛绝的原因。

  林昭然摇摇头,脸上一副无可救药的表情把她包里所有东西倒了出来,倒出了不少东西,但就是没有手机,所以她又加大力度。顾洛楠冲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副场景——林昭然丝毫不怜惜的把她的包翻转180°还在不停的抖……

  顾洛楠虽然震惊,但更多的是如释重负。

  林昭然也终于如愿的抖出了手机,刚想去拿就被顾洛楠拉走,“昭然,我来接电话,你去帮阿乐梳理毛发。”

  林昭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顾洛楠推到门边上,她一边推一边还说:“快出去吧,阿乐见不到人肯定会发飙的……”

  忽然林昭然的目光越过顾洛楠,在床上的红色请帖上停住,而后停下脚步稳稳地抓住了顾洛楠按着她的手,问道:“顾洛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顾洛楠心里“咯噔”一下,漏了一拍,心道不好。

  “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我连嘎吱窝的胎记都给你看过了……”顾洛楠笑得有些勉强。

  林昭然怀疑的看着顾洛楠,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顾洛楠妥协的语气:“好吧,其实阿乐有一周都没有洗澡了。”

  林昭然脸上淡漠如斯,语气平静:“我没跟你开玩笑。”

  话落松开了她的手,绕过她径直走向床边,拿起醒目的请帖,看着站在门边的顾洛楠问道:“到底是谁的喜帖?还不能让我看?”

  没等顾洛楠回答她就翻开,看到名字的瞬间犹如晴天霹雳,把她劈得外焦里嫩,反应过来后豆大般的泪珠从她眼眶里滑落,接着她自己也无力的颓坐在木质地板上,不敢相信刚刚看到的名字是程北嘉。

  嘴里一直喃喃:“怎么会……怎么会……谁都可以……为什么偏偏是他……”

  顾洛楠走近蹲下,一把夺过请帖把它甩到门外,然后抱住林昭然,半安慰半呵斥道:“听我说!你就当没有程北嘉和夏星渝!没有那场婚礼!也没有这张请帖!你林昭然还是可以活的好好的,别把自己当废人!你听到没有?!我当初认识的那个威风凛冽的林昭然去哪了?!”

  尽管林昭然没有回答她,而她也知道说这些根本就是无济于事,但是此时此刻她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紧紧的抱住她。

  就算别人不懂,可自己怎么会不清楚这些年来和她一起横着走的林昭然的心思。程北嘉是她最坚硬的盔甲,也是她最软弱的肋骨。是她昏暗贫瘠的青春里唯一的光亮、那抹最温暖的阳光。

  顾洛楠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把她们从悲伤中拉回现实。

  她放开林昭然,拿起手机看到是冉艺姿才接通置于耳边,“艺姿?”

  成熟略带中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嗯,昭然不是今天回来了吗?恰好赶上一个聚会,你们收拾一下我过来接你们。”

  顾洛楠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林昭然,刚打算拒绝冉艺姿就又听到她说:“你告诉她程北嘉的事了吗?”

  4酷匠$网$首“发m

  顾洛楠黯然,“她知道了……”

  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叹,“恐怕这个聚会她是推脱不掉了……这是程北嘉的单身聚会……”

  “我说什么都没用,主要得看她自己……你先过来吧。”

  顾洛楠放下手机,看着林昭然试探性的开口:“艺姿说今晚有个聚会,问你要不要去……呃……是程北……”

  “我去。”林昭然回答的干净利落,顾洛楠还没说完的话就被活生生的咽了回去。

  林昭然起身,在柜子里翻出吹风机开始吹头发。顾洛楠站在一旁嘴角紧抿,担忧的看着若无其事的林昭然。

  最后沉默的走出了卧室,回到阳台她发现阿乐竟然乖顺的躺在那里,见她过来立马起身摇尾,连给它梳理毛发都没有嬉闹。

  阿乐是程北嘉以前送给林昭然的礼物,可自从和程北嘉分开以后,顾洛楠几次都想把阿乐送到宠物店去,可每次都被林昭然拦下。

  她说:“阿乐是阿乐,程北嘉是程北嘉,我不会因为是他送的每次看到阿乐就会思及他。况且,我是真的喜欢哈士奇这个品种。”

  林昭然吹干头发后关掉吹风机,忽然想起了什么,连插头都没有拔,直接奔向浴室。

  她拿起挂在墙上的手工项链,久久注视着上面闪着银光的戒指,这才觉得,比起求不得,爱别离更让人心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