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卷 第十章 死胡同见到小白脸

  一

  学校操场已经变成了工地,防空洞二期工程正在紧张的推进。

  学校操场中间被掘土机挖出一个巨大的方形大坑,挖出的泥土里混杂着的大大小小的动物骨头总让人浮想联翩。

  校长辟谣说学校前身是个教会中学,有些实验之后没有研究价值的动物的骨头就深埋到了底下,防空洞是两层,所以挖的土方是深层的,所以会被挖出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七班的任务就是将挖掘机已经挖开的深层洞口里的土,一筐一筐运上来,倒在大坑的边沿上。

  操场北面有一个一米多高的水泥平台,是指挥台,每周全校、全年级列队走方阵,或者做操时,那个瘦高的体育王老师就会站在那里,用他那特有的哑嗓指挥学生们上操、排队列。

  现在,台面四周已经醒目的粘贴着一行标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备战备荒为人民。

  自从七班开始参加挖防空洞的劳动,古悦就特别嘱咐黑子劳动时替她精点儿心,尽量别打打闹闹扔石头啥的出安全事故。黑子倒是一直注意压着,他不想给古悦添堵。

  古悦这几天感觉特别累,三班物理课并不让她省心,这个七班全天候的在工地上劳动,出点小故事一点儿也不奇怪。

  前几天就听说班里几个学生晚上让长安街巡逻的扣了一个多小时,昨天她回家时,远远看到几个女生在学校后门和黑子他们嘻嘻哈哈不知道干什么去,这些事儿都让她想想就累,感觉身心俱疲。

  古悦让金凤把黑子从防空洞里面招呼出来,她在大土坡边的一棵大树阴凉处,看到一摞红砖取过来坐下。

  黑子走过来:“怎么,您有什么吩咐?”黑子不到万不得已是叫不出“古老师”这三个字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叫不出口。

  “这两天咱班里没什么事儿吧?”古悦问黑子

  “能有什么事儿啊,您想有什么事儿啊?”黑子感觉古悦越发消瘦了,说:“您是不是累了?咱班您就甭操心了,专心讲您的课去,这里我帮您盯着。”

  古悦勉强笑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哎呦,还说放心不放心的,我们没几个月就都是社会青年了,有什么不放心的啊?”

  黑子感觉古悦有话没有说完,但是古悦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就转身回教学楼去了。

  二

  一夜风雨过后,太阳把炽热撒向北京胡同的每个角落,从胡同口的一号院西墙,黑子看到枝繁叶茂的大枣树已经探出院墙招摇了,这一号院常年紧闭着大街门。

  经过昨夜风雨的吹打,青脆的大枣零落地掉在胡同里。黑子差点踩着一个大枣,他捡起来在身上蹭蹭,放嘴里咬了一口,又脆又甜,给老古送点儿去。他想起昨天古悦找他时的样子,心里想着借机会去她办公室,瞭一眼看看什么情况。

  这么想着,黑子左手扶着墙角,左脚蹬住墙根儿那块大石头,右脚抵住院墙的另一面儿,轻轻一窜,就势右手搭到院墙头……这时,黑子右侧那个紧闭的大院门开了。

  {看bw正AR版章●/节上o/酷gA匠网

  “小子,下来吧!不就想吃大枣么,给你一袋,别瞎爬墙头了。”老爷子从大街门探出身子,一只手提搂着一个小网兜,里面装满了大青枣。

  嘿,邪性啊,我没什么动静啊,老爷子都听到了?黑子暗想。

  “我那墙砖都快吃不住劲儿了,你看顶上的瓦都快掉光了。”老爷子慢条斯理儿的说

  他赶紧陪着笑:“得嘞,王大爷,惊动您了,谢谢!谢谢!”他一边接过网兜,一边客气着:“您关门歇着吧,给您添麻烦了!”

  “别客气,您那,想吃敲门,爬墙头可不好……”大门吱忸关上了。

  黑子一吐舌头,赶紧撩鸭子吧,叫人看到就栽面儿了。

  三

  操场上,老七带着一个陌生人过来,叫住黑子,说:“这位是找古老师的。”来人穿白衬衫,蓝裤子,是个瘦高的小白脸儿。

  黑子走过去问:“哥们儿,找古老师?”

  “对。他不是说在挖防空洞么?人那?”

  “噢,古老师上课去了,您是……哪位?”

  “我是……我是你们古老师的同学。”

  “噢,这么说也是老师喽?”黑子问

  “不是,不是,我还在上学。”

  “还在上学?您上学没够啊?快下课了,待会儿我带您去古老师办公室。”

  “谢谢,不用了,不用了,麻烦你把这封信放她办公桌上吧,我还有事儿,就不等她了。”说着,小白脸从军绿挎包里掏出一封信交给黑子。

  上课铃声响过两遍,黑子知道办公室里的老师都去各班上课去了。这节课老古没课,他敲了两声,听到古悦让他进来,他才推开门。

  “我给您当回邮差,您的信。”黑子把信递给古悦,接着把大枣也放古悦桌上:“我给您寻么来的大枣,你尝尝甜着那。”

  古悦笑了:“嘿,我就喜欢吃枣,谢谢啊!你什么时候到传达室值班了?偷懒不干活吧?!”

  “不是,我这是受人之托。”黑子忙说

  古悦接过黑子递过来的信,看到信封上的字,表情就变了,这让黑子心紧了一下。

  “他人那?”古悦急切的问。

  黑子:“走了。”

  古悦:“走了?!”

  黑子:“我说您马上下课了,带他到办公室等您,他着急走,让我把信放您桌上。”

  ……

  “古老师,我走了。”黑子从来没有见古悦出现过这样的表情。

  他看到古悦不断地下意识地喝着杯子里的水,他隐隐约约感觉古悦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黑子想,是不是没留住那个人,自己把事办砸了?如果不接那个小白脸的信,让他自己到古老师办公室当面给古悦,恐怕事情不会是这样。

  自从那天离开古悦办公室,黑子有好几天没见到古悦了。

  听说古悦请了病假,为此黑子有点儿六神无主。只有他猜的出来是那封信惹的事儿:“它奶奶的,小白脸是干什么的?让老古变成这样!”黑子想。

  四

  “黑子,今天晚上首都电影院有《人证》,咱们中午抢几张票晚上倒腾,怎么样?”老七提议道。

  “行啊!”黑子来了精神。

  出了校门儿,他们向首都电影院后门走去,俩人沿着胡同向北,前面是个岔路口,左手边是一个挺深的死胡同。

  从里面出来一人,因胡同窄,侧身从老七身边绕了过去。黑子看背影感觉那人面善,想不起来从哪里见过了……

  回到学校,黑子终于想起来了,死胡同遇到的那主儿就是让古悦病了的小白脸!

  “老七,刚才在死胡同迎面跟你擦肩而过的那小子你有印象么?”

  “没注意啊。”老七早忘了

  “今晚上你去把那几张票处理了吧,我就不去了,有点事儿。”黑子跟老七说,黑子想晚上探个究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