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卷 第九章 妞儿回来了

  一

  爷爷见大春进来,像个孩子一样高兴的笑了。

  大春帮助张倩把爷爷推到小院里,看着张倩给爷爷擦脸、擦手,他悄悄从书包里拿出自己中午刚画的猫,凑到爷爷跟前,双手递给爷爷:“爷爷,您看看我的这个基础,是不是学美术的材料?”

  爷爷示意张倩给他拿眼镜去,笑着对大春说:“绘画和写字一样,都是最基本的交流手段,任何人都有资格学习,也都能够学会。”

  “那您觉着我能考美院么?”大春赶紧问

  “太可以了啊!”爷爷接过张倩递过来的眼镜,仔细端详着大春的作品:“你很用心,临摹不仅仅是‘像不像’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传递出的思想和精神。”

  ……

  张倩见爷爷没有异常情绪,就嘱咐大春说:“别忘了我昨天跟你说的话啊。跟爷爷聊的差不多就赶紧回家吧,一会儿我爸妈就该回来了。我先给爷爷收拾房间去了。”

  大春只顾着跟爷爷聊绘画,不住地点头答应着。

  二

  黑子走进自家大院时,远远地看到小六妈手里端着一个带盖的小盆,在跟他老妈小声说着什么。看见黑子回来,立刻改成大声的寒暄:“瞅,黑子放学回来了!谢谢您啦,我回了!”转身离开进了自家屋里去了。

  小六跟黑子住在同一个院,她在家里是大排行老六,下面还有一个弟弟。黑子只知道小六上面有仨哥一姐不是现在这个妈生的;只有五姐、还有一个弟弟和小六是现在这个妈生的。

  至于前一个妈怎么回事儿,上面的仨哥一姐为什么没住在大院里,黑子也弄不明白。那仨哥一姐都是过年过节才会来看看小六爸爸,每次过来少不了一顿吵包子,不欢而散。

  在黑子眼里,平时小六在家里比较拔尖儿,她在学校也是特能疯的丫头。凭着她出身工人阶级小六在学校特别能咋呼。还别说,这小六也不是随了她家祖上谁了,学习成绩挺好的,现在在综合班准备考大学了,这成了小六妈炫耀的资本,也自然成了黑子妈数落黑子不追求上进,经常拿出来做比较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黑子不愿意搭理小六,主要还是觉着小六太能装大葱,在院子了相遇还总假装淑女,哪儿那么见不得男生啊,长的寒碜的还做出扭扭妮妮的样子。得嘞,黑子想咱看不上她,她也看不上咱这个落后班的学生,本来就不是一条道儿上的人。因此,虽然在一个大杂院里住着,可从小到大黑子就没有跟小六过过话儿,也没有在一个班呆过,反正没缘。

  黑子走到家门口说:“妈,我回来了!对门儿大妈过来干什么?”

  黑子妈没言语,进到里屋,放低声音对黑子说:“你也该收收心了,你看人家小六,多要强啊,明年马上就要考大学了。”

  “考就考呗,碍着我哪根神经了?人各有志啊。”黑子嘟囔一句。

  “现在不是当初反对白专道路的时候了,你没听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么?你也老大不小了,将来怎么办啊?你真不让我省心!”

  “我又怎么啦,这刚进门就唠叨我,她是不是又来吹她们家小六多有出息,让您嫉妒了?”大春想点透妈的心思,省得老妈没完没了再唠叨下去。

  “我嫉妒人家干什么啊。我就是想,你瞅瞅人家小六家的条件,多艰苦啊,都跟咱们借粮——”黑子妈感觉说漏了,赶紧往回找补:“都到路灯下借亮儿,还努力看书学习,你成天就是玩,怎么就不知道抓紧啊?!”

  “妈我都饿了,有什么吃的么?”黑子说着回身到抗震棚搭成的小厨房找吃的。他一眼撩见家里面缸盖敞开着,心里明白刚才小六她妈又来借面来了。心想:“借个面都不忘把她闺女托出来损我一遍,我是真够冤的。”

  三

  黑子就着老妈淹的萝卜干吃了几口锅里放着的干馒头,见老妈刚刚开始准备洗菜做饭,就说:“妈,我去趟大春家,别等我吃饭。”

  “瞅,我这就要做饭了,你可别饭熟了还不回来啊!你到人家长点儿眼力见儿,别等人家该吃饭了,还腻在人家不走!”黑子妈没好气的在屋里大声嘱咐着。

  “的嘞,您那!您儿子是那么不懂礼儿、不懂面儿的人么?!”黑子说着赶紧溜出家门躲心静儿去了。

  黑子见大春家的院门少见的大开着,院里也挺热闹。看见奶奶正跟邻居家的老奶奶说着什么,院里一辆自行车上还放着几个大行李包裹。

  “奶!大春在么?”黑子大声招呼

  “屋里那!”奶奶回应了一声,继续跟邻居老奶奶聊。

  黑子走进里屋,见大春正埋头画画。大春听见黑子进来,头也没抬,说:“我这就画完了,你坐会儿。”

  黑子站在大春旁边,看大春画画:“呵,几天不见有长进啊!”

  大春没有响应,依然埋头画,半天才抬起身,把素描纸立起来靠在一堆书前,自己远远的眯着眼端详许久,感觉满意了,才回过神来招呼黑子。

  “高人一句话,胜读十年书!”大春得意的说

  “你又跟哪位高人搭个上了?”黑子问

  “你刚才进我们院儿是不是特热闹?”大春打岔不回答黑子。

  “嗯,怎么了?”黑子想起刚进来时的情景。

  “隔壁老奶奶的小孙女儿搬来了。”大春接着说:“听说跟咱们一个年级的,可能在我们三班。”

  “我认识么?”黑子问

  “我都第一次见到,你更不认识了。”大春笑起来

  更u新P最Z、快上?酷:k匠网‘

  四

  大春家小院是典型的北京四合院,院里就两户人家,大春家和隔壁老奶奶家。

  老奶奶的子女们有几个、都长什么样子,大春从来没有见到过,也对不上号。

  当初跟老奶奶住在院子里的只有一个长孙子和一个孙女,大春只知道老奶奶的孙子和孙女分别是她两个儿子的孩子。每月老奶奶家总会有汇款和信,老奶奶知道大春喜欢邮票,信封上的邮票自然就都归了大春。

  今天来的又是老奶奶哪个儿子的孩子,大春还没有弄清楚。

  晚上大春听奶奶说,隔壁老奶奶的长孙刚出生时他爸从朝鲜战场上平安回国,起名叫援朝,就落户在北京奶奶这里了。援朝的父亲复员后没有分回北京,服从分配落户在西安,他母亲也随着去了西安。一岁的援朝没有跟着走,一直是老奶奶带着,高中毕业后去延庆插队。

  另外一个跟老奶奶在一起的大孙女是国家还跟苏联友好的时候出生的,起名叫丽莎。六十年代丽莎的母亲先去了云南干校。丽莎的父亲随后又响应:“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号召,不听任何人劝把丽莎放在老奶奶这里,就一猛子钻进了陕西的秦岭山;丽莎也和援朝一样,一直跟着老奶奶。高中毕业去了顺义插队。

  刚刚从外地回到老奶奶家的这个孙女小名儿叫妞儿,是丽莎的妹妹。

  当初,隔壁老奶奶就不乐意代管这两个孙女,可是丽莎爸爸说在陕西备战的大山里太艰苦还没有学校,最后老奶奶只好勉强答应留下了正在上三年级的大孙女丽莎。让把正在上幼儿园的小孙女妞儿一起带进了大山。

  一晃这小孙女也到了上高一的年龄了,为了妞儿未来,丽莎爸爸没有顾上老奶奶是否乐意,就把丽莎的妹妹——妞儿强送回了北京。

  大春一个月前就听说老奶奶去学校给这个小孙女联系学校的事情,为这事儿老奶奶没少跟大春奶奶发牢骚:“好容易我跟前的孙子孙女上山下乡插队去了,我这刚要放松一下,嘚,又被拴上套儿了!”

  大春奶奶常安慰说:“这孩子们都不容易,您就多担待吧,都是自己亲孙子孙女,手心手背都是肉,您不心痛谁心痛他们啊?谁都不愿意把家拆的四分五裂,想想孩子们也可怜呢。”

  每当这时,老奶奶就不再说话了,扭头出院溜达去。

  五

  转眼,老奶奶的小孙女妞儿,已经在大春的三班学习有三个星期了。因为妞的个子矮小,老师安排她在第一排。

  妞总是一个人悄悄走进教室,放学之后再悄无声的回到家,然后就再也不出房门了。

  大春总是听到隔壁老奶奶大声说妞儿:“别总一个人闷在屋里,出去找同学跑跑去!”

  “整天抱着个书啃,早晚眼睛瞎了!”不论老奶奶怎么轰,这个小孙女就是轴在家里不迈出家门一步。

  只有当在农村插队的哥哥姐姐回来那几天,才能听到妞儿跟哥哥姐姐的欢笑声。

  在三班,大春感觉仿佛妞儿都不曾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