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第二天,大春放学有意跟着张倩往回家的方向走。见张倩她们几个女生都各自分了手,才紧走几步,叫住张倩。

  “张倩,我能现在去你家,让我跟爷爷说两句话么?”大春问

  “干嘛?我爷爷都瘫痪了,精神状态并不好。我爸不想让外人打扰了爷爷的生活。”张倩说。

  大春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他从书包里拿出用报纸包着的册子,递给张倩:“麻烦你把这个给爷爷看看,如果可能,请爷爷在画册上给我签个字,顺便请爷爷看看我的临摹画......”

  张倩不知道该不该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勉强接了过去。

  “那就谢谢你了!”大春认真的说

  “哎呦,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办成这件事儿那,先别谢我。”张倩不是客气,她担心爸爸根本不让拿给爷爷看。

  当初,有那么多人来找爷爷,爸爸都给拦了出去,爸妈他们不想让爷爷再受到刺激。

  爷爷的瘫痪没人愿意提起——那个冬天,一群年轻的男孩女孩热血沸腾,冲进院子里,把爷爷的书房翻了个底朝天,一捆一捆的书画被搬走......也就是那个冬天,爷爷在广场上接受了一批接一批的批判之后,回到家就再不能行走了,谁也没有主动问过爷爷遭遇了什么。

  大家都是从爷爷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了解到爷爷内心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人格诋毁。

  家里人始终没有间断劝爷爷去医院接受治疗,但是爷爷绝不离开小院半步,他只相信邻院的老中医——那位爷爷的老朋友,定期过来给爷爷开药调理。

  二

  张倩回到家,爸妈还没有回来。

  她像往常一样,先轻轻的来到爷爷幽暗的书房,打开壁灯。

  “小倩回来了?”爷爷在里间屋大声问。

  “爷爷,我回来了!我还以为您在睡觉那。”张倩大声回道。

  “我醒着那。”爷爷说

  “好,您等一下,我收拾一下就过来。”张倩熟门熟路的从院子里推出一辆轮椅,连抬带拽的搬进屋里,进了爷爷的房间先打开小窗,透透空气,让爷爷适应一下,然后开始帮爷爷穿外套。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张倩连抱带托的把爷爷扶起身移到床边,再从床边把爷爷移到轮椅上......整个流程完成,张倩已经大汗淋漓。

  张倩把爷爷推到大屋门口,用门后面的两块厚木板垫到大屋里外门槛的台阶上,然后借着木板踮起的坡道,把爷爷推到小院里。

  “爷爷,我去接水给您擦把脸。”张倩又回到屋里端出半脸盆水,用毛巾给爷爷擦脸洗手。

  “爷爷,舒服了吧?”张倩试探爷爷今天状态如何

  “嗯,你歇一会儿吧。一会儿你爸他们就回来了,你赶紧做你的作业,我在这里坐着就好。”爷爷说

  张倩坐在院里的大桌子前,打开书包,看到报纸包着的东西,想着大春托付给她的事情,犹豫着用不用先问问爸爸。

  如果问,肯定就复杂了。但是,如果不问,万一爷爷精神不好了,问起缘由自己没办法交代。

  电报大楼的钟声响了,还有一个多小时爸妈他们就该回来了。

  三

  张倩回身看看坐在轮椅上的爷爷,心想爷爷跟自己说话挺平和的,把大春托付的事情说说肯定不会有问题吧。

  “爷爷,您还记得上次进您书房的那个愣小子我同学大春么?”张倩问

  “嗯,我看那孩子好奇心挺重。”爷爷回答

  “是。他就喜欢攒邮票、画画什么的。”张倩说

  “眼下年轻人能踏踏实实研究点儿玩意儿的人不多了。这些年都打打杀杀了,糊里糊涂跟着瞎闹。我就喜欢有好奇心的孩子,有好奇心,他才有钻研的动力。”

  “对了,爷爷,他——他还想请您给他签个字那。”张倩说

  这时爷爷柔和的眼睛忽然瞪大了,爷爷放大声,激动地说:“签什么字?!我不签!我又没有反这反那,别想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泼,我一个字都不签!不签!”

  张倩暗暗叫苦,自己一不小心触碰到爷爷敏感的神经了。

  “哎呦,爷爷您小点声儿。没人说您什么啊。”

  “没人说我什么,让我签字?!无中生有啊?!我明白他们的意思,让我签完字,就把所有的坏事儿都推到我身上,他们说我教唆孩子画资产阶级的色情画,让我承认,我坚决不能承认!这是做人的原则,我教的是艺术,那些裸体模特是为艺术献身的,也是劳动人民,我没有逼迫他们......”爷爷滔滔不绝的说起来。

  “说我以艺术名义宣扬资产阶级的低级趣味……让我承认,让我签字?!”

  爷爷的话匣子被张倩不小心打开了,张倩怎么打岔解释都已经晚了。

  直到爸爸妈妈回来,爷爷还在大声的说着那些让人似懂非懂,语无伦次的话。

  爸爸问张倩什么事情会让爷爷这么情绪激动?张倩不敢透露大春,只好一问三不知。

  爸爸见爷爷没有消停下来的意思,跟张倩说:“去,把隔壁赵爷爷请来。”

  隔壁老中医赵爷爷跟着张倩过来看爷爷,三句两句爷爷平静下来。

  两位老爷子闲聊了一会,赵爷爷告辞。临出门的时候,跟张倩爸爸说:“现在正是精神病人情绪变化的高发季节,尽量回避敏感事情。最近老爷子估计睡眠也不好,我给他开几付药喝喝看吧。”

  四

  大春盼了一整天,终于放学了。

  好几次他想过去问张倩,都感觉张倩在有意躲着自己,而且表情冷淡。

  他实在忍不住了,好容易找个没人的机会急切问:“张倩,爷爷怎么说?”

  张倩不敢说她昨天把事情做砸了,搞得全家鸡犬不宁,一夜不得安生。

  “什么怎么说?”张倩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是说我昨天托你的事情。”大春说

  “哦,我还没拿给我爷爷看。你如果着急就先拿回去吧,我爷爷最近身体不好,你的东西放我这里万一弄丢了,我可不好交代。”张倩想推掉大春委托她的事情。

  “别,别呀。先放你那里,等爷爷身体好一些再拿出来不迟。”大春赶紧说,唯恐张倩不管了。

  “嗯,那也行。不过我爷爷瘫痪多年,本来就因为没办法动笔画画了心里着急,你最好别再提签字这件事了,免得我爷爷难过。行么?”张倩说

  大春心里觉着蹊跷,张倩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是,为什么还没办这件事就开始嘱咐自己,估计是自己想多了。

  五

  周三下午,大春有意等到课外学习小组快结束的时候才来。

  Z酷4匠3:网_首发@

  小六咋咋呼呼的说着大春,大春不以为然。等其他小组同学都收拾书包回家,大春还是低头写作业,没有动地界儿的意思。

  大春问张倩:“爷爷该起来了吧?这天气多好啊,不让爷爷到院子里呆一会儿?”

  张倩说:“你不走,我怎么让爷爷出来啊?”

  大春笑着说:“我又不是没见过爷爷,爷爷不是还要送我画么?”

  张倩怕再惹事儿,说:“你抓紧写作业吧,写完赶紧走,别影响我干活。”扭身进了里间屋。

  爷爷听到张倩进来,说:“小倩,你把书房灯打开,让我过去坐坐。”

  “爷爷,再呆一会儿吧,我一个同学还没有写完作业。”张倩小声说

  “是你说的大春么?”爷爷清楚地报出大春名字来。

  “嗯。”张倩心里一紧。

  “我想跟他聊一聊。”爷爷说

  “哎呀,有什么可聊啊?一会儿我爸妈回来我什么都还没做那,又该说我了。”张倩有点着急

  “你叫他进来吧,没事儿。”爷爷说

  爷爷的话大春听得很清楚,他心里一下子兴奋起来,赶紧进了屋,大声说:“爷爷,我是大春,我看您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