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贤孝礼胡同口有一棵大槐树,槐树罩着一个非常清静的四合院,和大春同班的顺子就在这个院子里住。

  黑子和大春上学路上经过贤孝礼时,一般顺子也正好从院子里出来,一起去学校。

  今天周三,上午第一节课是古悦老师给大春、顺子他们三班上物理课。顺子课上低头看小说,被古悦抓个正着。古悦特别不高兴,毕竟三班是准备参加高考应试的班,不能跟七班那样瞎混。

  “张开顺,你是不是对牛顿三定律了解的很清楚了?上课看起小说来了?!”顺子站了起来,看着古悦,一本正经的说:“老师,我还想将来推翻牛顿三定律那!”

  “好啊,有本事!我期待你成功。但是在你还没有推倒之前,还得先给我踏实弄明白,你要推翻的三定律是什么!”

  顺子脸红了,低下头坐下。

  大春趁顺子起身跟老师对话时,悄悄瞄了一眼他看的书名《李自成》。

  中午放学回家,大春问顺子,为什么不听听物理课的复习。顺子说自己准备学文科,所以听物理浪费时间。

  “一个李自成有什么好看的?”大春问顺子

  “这你都弄不明白啊?高考肯定会有关于农民起义,和李自成为什么革命不成功的内容,边看小说边了解呗。”

  大春心想,顺子真是个鸡贼的人,太能算计了,想想也是,还有大半年就要参加考试了,自己还一点儿方向还没有呢。

  二

  下午大春找黑子一起去晓芳、张倩院里上学习小组。黑子说,他们今天下午还要到校挖防空洞,不再上课了,再不会有学习小组那景儿了。

  大春只好独自来到后院张倩家小院,三班其他几个同学都已经到齐了正在写作业。

  大春打开书包,刚拿出作业本,就见张倩又像上次那样,站起身匆匆往屋里跑。这次大春四下看看,仔细听听,确实没有特别的异常动静。

  小六抬头说:“大春你可又迟到了!”

  “胡说!我吃完饭就过来了。”大春心想这小六就是个假积极,一个学习小组早点儿晚点儿还管。

  “你听,电报大楼两点的钟声都响过了!”

  “谁说的,刚刚响……响……”大春最上跟小六抬着杠,心里却忽然明白了,张倩匆忙跑进屋是怎么回事儿了。一定是以电报大楼的钟做为定时!

  他暗暗得意起来:我大春就是福尔摩斯在世啊!

  大春赶紧埋头写起作业,他想抓紧写完作业了,再深入去搞他的侦查。

  下午三、四点多,大家陆陆续续写完作业,收拾书包走了,最后就剩下小六和大春了。

  小六红着脸问:“大春,走不走啊?再不走人家张倩她爸妈就下班回来了。”

  “回来又怎么了?我在这里上学习小组。我还没写完那,你走你的吧。”大春觉着奇怪,小六干嘛盯着自己。

  “德行!好心好意等你,爱走不走。”小六收拾完书包,向张倩道别。

  “嗨!你什么意思啊,敢情你陪我那?得嘞,谢您啦,您慢走!”大春逗贫。

  小六瞪了大春一眼,走了。

  张倩见大春还埋头写作业,不好意思轰他走,就说:“大春你先在这里写,我作业本放在桌上,不明白就翻翻。”说完就进屋忙活去了。

  大春见同学们全都离开了,他慢慢收拾好自己的书包,然后轻轻走进张倩家大屋,四下瞅瞅并没有看张倩在屋里。

  他想:一定是去了里屋。他脑子里一遍又一遍闪过手抄本描写特务的《一双绣花鞋》;还有在书店看过的《一支驳壳枪》《壁垒森严》……里面的特务间谍桥段,既让他兴奋,又感觉紧张。

  那个里屋还套着的更深的里间,会是什么样?

  大春悄悄的继续往里屋走,感觉一下子视线变暗了,有点不适应了。

  他记得上次就是到这里之后,张倩不再让他往里走的。

  g酷…匠F网正。v版l}首发g

  “小伙子来啦。”幽暗中,大春听到一位老者的弱弱的声音,不觉一惊。

  这时张倩也听到了,匆忙从更深处的里间套着的小屋走出来。

  “大春,你怎么进来了?这是爷爷的房间,他不高兴别人进来。”黑暗中,大春感觉的到张倩是在爷爷身后对他说话。

  “我是想跟你招呼一声再走。没想到你没在大屋厅里,所以就……”大春赶紧解释。

  “小倩,把壁灯打开,让小伙子进来吧。”爷爷发话了。

  灯泡罩着一张泛旧的报纸亮起了黄光,昏暗的灯光下,大春看到爷爷坐在一个旧藤椅里,一头白发垂肩和那胸前的络腮白胡子浑然一体,瘦骨嶙峋,或许是很少出门的缘故,脸色煞白,看不到一丝血色。

  小屋像是一个多年无人问经、无人整理的书画库,四壁凌乱地堆放、悬挂着大大小小泛黄了的画作,书架上的书同样堆放的太多,最让大春着迷的是刺激冲击到他的视觉里的猫!

  各种各样的猫,活灵活现的布满了整个儿小屋的各个角落。

  那些猫的眼神儿,仿佛都在盯着大春看……

  “爷爷好——”大春半天才回过神儿来。

  “小伙子,你好。”

  “爷爷,这些画都是您画的么?”大春轻声问。

  爷爷眯着眼睛,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喜欢么?”

  “喜欢,太喜欢了!”大春赶紧说

  “那就挑一张拿走吧。”爷爷说

  “那哪儿行啊,您老人家辛辛苦苦创作的。爷爷,您能教我画么?”大春迫切的请求,他担心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没等爷爷回答,张倩就说:“大春,你赶紧回家吧,一会儿我妈爸就下班回来了,我还没帮爷爷收拾完被褥,饭也没做,爷爷该吃东西了,一会儿还得吃药。”

  大春赶紧退出去,一边还没忘跟爷爷说:“爷爷,打扰您了,改天我再来看您啊!”

  张倩把大春送到通向前院的过道,悄悄说:“大春,别跟同学们说看到了什么!”

  “为什么?”大春脱口问

  “不为什么,你嘴不至于那么把不住门儿吧?”张倩有点儿着急

  “哎呦,我向毛主席保证,我大春还没有碎嘴到缺心眼儿的地步。”大春这话倒让张倩心里踏实一些,她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回到家,大春赶紧到书柜里翻出那本自己在西单南大街、又一顺边上那个“中国书店”(旧书门市部)淘来的那本以猫为专题的大画册。

  嗯,没错了,就是这本!张倩的爷爷肯定是这本画册的画家,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大春兴奋至极。

  大春赶紧翻出自己过去的一本素描册,里面全是自己临摹画册里的猫。他小心的用报纸将这两本册子包好,放进书包,准备有机会让自己崇拜的画家爷爷看一看,评判他够不够格做他老人家的学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