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卷 第六章 捅娄子了

  一

  语文王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老七还在班后面跟一群男生们神侃昨天晚上的经历。

  王老师几次制止无效,干脆让老七站起来。

  几个男生一起起哄:“顶砖!顶砖!”

  王老师不知所以然,只见老七反而人来疯起来,拿起课本往自己头上放,出着怪相,逗得班里同学哄堂大笑。

  课是讲不下去了,王老师请老七出去到门外站着去。老七哪肯服气,反而坐回到座位上了。

  王老师觉着老七挺大一人,说太重伤他自尊,不说课就没办法讲下去,气的自己回到办公室不讲了,后半堂课成了自习课。

  古悦真为班里这些学生着急,她找到黑子,黑子不知道古悦找他什么事,见古悦表情严肃,不敢调侃,默默的跟古悦来到操场。

  古悦说:“黑子,没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你们一点儿都没有意识到离开学校之后,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再坐回到教室学习了吧?就想着马上要毕业了,可以不再受学校的约束了,是吧?你们即便不参加高考,也该珍惜在学校最后的时光啊。”

  黑子一下子明白了古悦的意思:“得嘞,您就别说了,从今天起您就擎好吧,不会再有语文课的情况发生了。”

  古悦心里特别感激黑子,不管怎样如果没有黑子的维护,班里就这群嘎小子她真按不住。

  事情明摆着,学校把工作重心都放在准备参加高考的理科一班,文科二和综合三班了,这个七班就是给古悦这个新来的年轻老师当练手的实习班了。古悦常常跟自己说,知足吧,能有学校留用自己这个出身大资本家的后代,就已经很让古悦庆幸了。

  更8d新最快w上酷匠网*

  眼下是一九七九年,恢复高考已经是第三年了,老师们都争先恐后带个高考班,特别是那些临近退休的年龄大的老师,更想用自己最后的一两年内的余热,点燃学生们智慧之火,从自己的学生中出一个“科学家”“文学家”……这家、那家。

  古悦清楚自己在教师队伍中还是小字辈,能带三班物理,学校就已经看得起自己了。

  谁也不想接这个费力不讨好的七班,这个烂摊子古悦推不掉,谁叫她是新来的呢。

  古悦就喜欢黑子有灵性,一点就明白,至少不混。方才黑子的一番保证,更让古悦感觉自己没有看错人。

  二

  下午古悦安排由物理课代表金凤带着七班同学,在实验室做简单的静电场实验演示。为的是给她留出时间,为准备参加高考的三班多补一节物理。说好,语文王老师先占用三班几分钟,这边古悦嘱咐一下七班同学。

  这时,语文王老师探进头,示意古悦可以去三班那边了。

  古悦把物理课代表金凤叫上讲台,小声嘱咐了两句。

  然后招呼黑子:“黑子,这个实验让金凤详细给大家演示,你帮着协助管理一下,注意安全。最后把实验室门窗锁好再走。”

  然后对全班同学说:“大家一会儿结合实验,在课堂上把这一节后面的作业完成,做完的同学把作业本交给金凤,离开实验室回班自习,或者到操场活动,不要影响其他班上课。”

  古悦刚离开实验室,老七就站起身,黑子说:“老七,你丫先坐那儿呆会儿!”

  讲台上,金凤按照古悦的嘱咐,开始一边叙述实验的过程,步骤,注意事项,应该得出的结论……一边把昨天放学后,古悦单独、反复教她演示的实验认真给大家做起来。

  这时,老七再次站起来,手里露出一只香烟,笑着对黑子说:“黑子,瞅,大前门的,尝尝去?”

  “哪儿来的?咱们楼后面转转?”黑子笑了,他开始忍不住老七的诱惑了,又怕影响课堂纪律,刚跟古悦保证过不能转脸食言,所以他想把老七带外面折腾去。

  “没火儿怎办?”老七想让黑子想个办法。

  这时,台上的金凤正将两个金属球用两根木头支架撑起来保持一定距离,再分别连接上感应圈的两个电极,将感应圈接上电源,两个金属球之间这时开始“啪,啪,啪啪”出现点点微弱的电火花闪烁起来。

  这时,黑子和老七两个人相视一笑,黑子站起来,假装特别感兴趣地说:“点张纸试试,能着么?”

  金凤赶紧把电源闸打开,说:“这是实验,古老师说注意安全,虽然电火花比较弱,但也足以点燃纸片儿,不能瞎闹着玩!”

  老七这时赶紧撕下两页作业纸送上讲台,黑子笑着对金凤说:“放心,既然是实验,就再试一下,毛主席不是教导我们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么,对不对?”

  金凤有点儿拿不定主意,趁金凤犹豫的时候,黑子合下了电源闸,老七赶紧把纸放进两个金属球之间,“噗”的一声,纸从中间烧起了一个大窟窿,一束电火花溅在老七的手上,老七措不及防“哎呦”一声,扬手把还带着火的作业纸甩了出去,正好甩在金凤的头发上。

  金凤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带着火的两页纸被甩到自己头上,她慌乱的想用手挡一下,却不想直接掉到脖子上,黑子一把拉过金凤,用袖子快速将带余火的纸从金凤脖子上抖落出去,金凤定眼一看,自己有惊无险,黑子白衬衫上却黑了一大块。

  不知是谁,忽然挑头起哄:“黑子好样儿的!英雄救美噢!”

  “噢,给他一大哄噢——!”

  见班里坏小子们起哄,金凤感觉特别难堪。她狠狠瞪了黑子一眼,黑子反而笑了:“革命就不怕有牺牲,这点事儿算什么啊?不用谢了!”

  金凤一听黑子这话,觉着自己不该那么娇气,好歹黑子当时果断帮了自己一把。她详装生气的说:“德行!要不是你出幺蛾子,也不会这样!”

  “起什么哄啊?谁挑头的?实验失误有什么好起哄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啊,是不是?!”黑子冲着班里的同学喊,为了赶紧平息混乱,帮金凤维持秩序。

  三

  陈副校长是当初工宣队进驻学校之后留校就职的。

  昨天找到古悦谈话,说有人反映实验课上,七班差点儿闹出火灾来。

  大概的意思是:现在学校地下防空洞二期又要开工了,七班男生多,家里困难的情况也多,参加挖防空洞的劳动可以减免下学期5元学费和一定的书本费,每天中午还有两样面的馒头加咸菜吃。

  毕竟七班没有学生打算参加高考,上课又捣乱,既然不想学习,又不能提前“放羊”,就不妨为学校挖防空出些力,也是给他们机会锻炼。

  古悦心里不是滋味,本来七班就很难管理,自己同时还兼着三班物理课。自己是班主任又不能不跟班参加劳动,累点儿不怕,关键是没有时间备课。

  三班是综合班,都是有志向准备参加高考的学生,眼下到处喊“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号,她这个刚从学生变身成物理教师的新手备起课来并不轻松。

  七班学生听说学校的安排,已经欢呼雀跃起来了。他们巴不得离开这间让他们感觉窒息的教室。不知天高地厚,真是不知愁滋味啊!古悦为他们的未来担心、着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