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酷匠网首"发

  大春翻开黑子本子里夹的换来的宝贝一看,心里咯噔一下:“黑子,你这是在哪儿弄的?我觉着咱大哥不会有这玩意儿吧?”

  “你什么意思?”黑子不高兴起来。

  “我是说,这不是邮票。”大春直截了当的说.

  “这不是有齿么?”黑子有点儿毛了。

  “哎呀,黑子你不懂,这是从什么画片上剪下来,然后用针戳出来的齿孔,再剪成半圆齿,冒充邮票的洋画儿!”大春说“那这个明信片怎么样?”黑子不甘心。

  “这个也就是一个塑料板画片,反正跟邮票和明信片不沾一点儿边儿。”

  “我找丫去!”黑子急了“我陪你去!”大春自信的说

  倒邮票的那人见黑子和大春晃着肩膀过来就知道不是善茬子了,赶紧收摊儿。

  黑子一把抓住那倒票人的胳膊,往后就撅,倒邮票的人疼的直咧着嘴,小声求饶::“同学,有事儿好说,干嘛动手啊?!”

  “这是邮票么?”黑子有了大春这位行家做阵,底气十足的问。

  倒票的那人赶紧狡辩说:“我也没说这就是真邮票啊,你觉着不合适,咱就不换了,我退你票!”

  大春一看退给黑子的是《亚非拉人民大团结》脱口说:“嗨呦,不错啊!”

  “真的?!”黑子回道两人从大六部口往回走,大春存不住气了,说:“黑子,你都不用给我换外国票,把这张给我,我就特知足了。”

  “行么?咱中国的?”黑子感觉大春在给自己台阶下。

  “这张能给我么?”大春问,没有解释。

  “还用问么?你既然这么说,就直接给你了,还劳烦倒腾干嘛。”黑子赶紧说。

  二

  黑子妈见黑子穿着肥大的水兵裤从外面溜达回来,斜楞了他一眼:“谁成天像你穿个这么肥的裤子满世界丢人现眼啊,一点儿不知寒碜俩字怎么写!”黑子心想,我这位老妈啊,真是不知道什么叫时髦。

  吃了晚饭,黑子又穿着肥大的水兵裤来到大春家。九寸电视已经放在小院东屋门前方桌上了。

  大春奶奶做在竹靠背椅子上,手里拿着大芭蕉扇,见黑子进来,招呼着:“黑子来了啊?大春自己在屋里闷着那。”

  黑子赶紧回话:“奶奶,您吃啦?”奶奶看黑子往屋里去找大春,在黑子身后说:“你的裤子应该改一改,太肥了。”

  黑子回身笑着说:“您看电视里的麦克,不就是这样的肥裤子么?”

  “黑子,麦克穿的是肥腿儿裤子,可不是肥裤子!”

  黑子没心跟奶奶抬杠,奶奶偏就较上真儿了:“黑子,你看看——”奶奶指着电视里的麦克:“人家立裆是正合适的,下面从膝盖以下才开始肥起来的,这样才利落。你瞅你,穿的多邋遢啊!”

  黑子心里有点儿挂不住了,他没言语,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大春里间屋走。

  大春家屋是里外套间,紧靠里外屋之间的隔断墙是一个大衣柜,用工业券才能买到,衣柜一扇门上装着一面大镜子。

  被奶奶这么一说,黑子心里有点儿没底,他放慢脚步,从大衣柜前面走过去,有意往镜子这边侧侧,照一照自己全身的行头如何。

  黑子不好意思直接站到大镜子前对着自己照,只是有意放慢脚步,慢慢地在镜子前走过,正像奶奶所说,镜子里看到的自己就像穿了件裙子一样,上身很瘦,腰很细,腰以下超级肥,确实几乎看不到裤裆了。

  他咬住下唇,感觉有点儿难堪。这时大春从里屋出来,看了一眼黑子说:“黑子,我奶奶说的话有点儿道理,你不如就坡儿让我奶奶帮你改一下再穿。”

  黑子知道大春奶奶手巧,他主要是张不开口了,刚才错过了机会,返回来再说有点儿说不出口。正好大春说到这儿了,他干脆就坡下驴,说:“那敢情好了!你去帮着说说?”

  三

  早上七点电报大楼的钟声想起的时候,黑子准时用一张报纸,包着海军裤子来到大春家院门口,大春走了出来,准备就跟黑子一道出门上学。

  黑子问:“大春,奶奶在么?我把这个裤子给奶奶,麻烦她老人家帮忙改一改。”

  大春说:“出去遛弯还没回来,我放她床上,上次不是都给你把尺寸量好了吗。”

  “就这样放床上不说一声,合适么?”黑子说“怎么不合适啊,我奶奶一看就明白了。走吧,我奶奶正经是造寸退休的裁缝,她老人家的手艺没人能比,你就放心吧。”大春开始吹起来。

  “我不是不放心,我主要是觉着麻烦奶奶她老人家了,赶明儿改好了我当面谢谢奶奶。”

  “哎呦,别虚头八脑的了,赶紧走吧,迟到了。”大春把裤子放回屋里,就跟黑子一起奔学校去了。

  四

  晚上放学回来,路过大春家门口,奶奶正在院外面张望,看到黑子,就喊:“黑子!过来一趟。”

  黑子跟着奶奶进了屋,奶奶拿出裤子,小有成就感地说:“试一试,看看怎么样!”

  黑子一看,嗨哟!这么快就完活了啊,赶紧到大春屋里换上。等他出来,奶奶直接把他拉到大穿衣镜前,让黑子自己评价。

  镜子里的黑子,穿着海军蓝的大喇叭腿裤子,特显腿长,太酷了!

  大春在旁边赞道:“猫拉屎——盖了!”

  奶奶笑着问:“满意么?”

  “太满意了,奶奶,我谢谢您了!”黑子赶紧说,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

  大春看了也眼馋起来,说:“奶,您也给我做一条喇叭腿儿裤子吧?”

  “你没有黑子的个儿,腿又不长,你如果穿这么一条裤子,更会显得你短腿了。”奶奶安慰大春说:“等有好料子,我给你做一条好看的裤子。”

  五

  黑子穿上大春奶奶改好的喇叭裤,戴上蛤蟆镜,走在路上感觉心里特别有底气。

  周六放学后,他回家扒拉几口饭,穿上他得意的这一身行头,走出家门。

  院里王大爷叫住黑子:“黑子,你等一会儿,我回屋给你拿点儿票。”

  黑子知道王大爷是工厂里的工会干事,他周末为厂里职工在首都电影院订电影票。老爷子心眼儿好,就是太正统了,又抠门儿,专门找便宜的票订,像《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桥》多好的电影啊,他都不订,专门订没人看的《春苗》,所以,没几个人去看,票也就发布出去了。

  这些发不出去电影票全都握在他手里了,见黑子出来,就想着别糟蹋了电影票,赶紧递给黑子,让黑子和同学们去看看。

  黑子知道,一到周末准有成双结对的年轻人想去电影院,电影好看不好看另单说,关键是为了有个温馨的地界儿谈恋爱。所以黑子爽快的接下票,道了谢就赶紧出门了。

  从大六部口溜达过来,黑子把手里拿着的《大众电影》卷成筒状,一只手插裤兜里。

  首都电影院门前东西两侧是巨大的《春苗》电影广告招牌。

  他在首都电影院门前晃荡,手里来回来去的摩擦着卷成筒的《大众电影》,看到一对对年轻男女轧马路走过来的,他就走上前悄声问一句,“看电影么?”或者“有票么?”

  晓芳和金凤有说有笑地从贤孝礼那边走出来。晓芳一眼就看到黑子在那里耍酷,她轻轻用胳膊碰了一下金凤,悄声笑着说:“咱俩给他捣乱去。”

  金凤说:“得啦,咱还是假装没看见,绕开他吧。让谁家的家大人看到,说出去都影响不好。”

  晓芳:“哈哈,你可真够逗的,有什么不好的呀,又没有干坏事儿。”

  “你瞅瞅黑子那一身打扮,大奔头,蛤蟆镜,喇叭腿,奇装异服,哪里像学生啊!整个儿一混混摸样!咱可别招惹他。”金凤担心被家长看到她跟黑子这种人在一起。

  晓芳:“哎呦哎,黑子不就是学电视里麦克的那一身打扮么?再说,没几个月咱们毕业了也就是社会青年了啊。”

  两人说着,已经到了黑子近前了。

  “呦嗬,二位!这是哪儿溜达去啊?”黑子主动跟晓芳和金凤打招呼。

  晓芳:“哈哈......哈哈......黑子,我还没有问你在这儿干嘛那?不请我们看场电影?”

  黑子本来想掩饰一下自己先发制人,没想到晓芳早就知道他在这里干什么了,就赶紧给自己打圆场,道:“行啊,怎么样?还有五分钟就开演了,你们先进去,我手里还有两张,如果《新闻简报》都放完了,还没人要,我就进去找你们去。”

  “好啊,我正没事儿那!”晓芳高兴的说。

  金凤有点儿犹豫,她抻了一下晓芳,悄声说:“你去吧,我还要赶紧回家,太晚了我妈回来又该找我了。”

  晓芳有点儿不乐意,笑着说:“你要非回家,我可不陪着你走啊。好容易有人请看场电影,干嘛不看呢!”

  黑子看着这姐儿俩在那里嘀嘀咕咕,眼睛却没放过从他身边经过的任何一对。这时,过来一对儿小两口领着一个小孩子熟门熟路问黑子:“已经开演了,便宜点儿吧?”

  黑子赶紧回身问:“你们姐儿俩看不看?不看我可就全给出去了!”

  晓芳赶紧说:“我看,我看!”

  黑子又看一眼金凤,金凤说:“你给卖出去吧,我不看!”

  “得嘞!”黑子把三张电影票给了小两口,看着一家三口带着孩子进了电影院,黑子暗自窃喜,跟晓芳说:“就剩下这两张票了,咱们俩也进去吧,再不进去真看不到开头了。”

  金凤白了黑子一眼,对晓芳没好气的说:“我回家了!”转身就走了。

  黑子在后面调皮的高声说:“慢走,您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