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北京五月的天气,除了风沙,已经褪去了寒气。

  这几天,大春家的电视里正在热播美国电视连续剧《大西洋海底来的人》每天节目快开始的时候,大春他爷爷就把大院门插上,抬出一个方桌儿,将九寸黑白小电视从屋里搬到院子里来。小电视屏幕前面还支上一个超厚的放大镜。

  院里的两户人家的六、七个孙辈们搬出自家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看。

  老爷爷老奶奶坐在孩子们帮着搬出来的藤椅上,喝着茶,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着看热闹,他们其实就是在创造一个子孙围在身边的祥和氛围,电视不过就是一个凝聚场。

  有时候,也有的孩子会带上一两个同学进来一起看,黑子就是大春经常带进小院儿的常客。

  事实上,院里的老人并不是特别欢迎有外院的孩子经常来院里。所以,孩子们也非常知趣儿的在院外找同学玩,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招同学来,免得家大人话多唠叨的心烦。

  黑子自从在大春家的电视里看了电视连续剧《大西洋海底来的人》他就喜欢上了主人公麦克•哈克斯的那身儿打扮——大“飞机头”,大墨镜,大喇叭腿裤子……这叫他心里特别痒痒。

  他想把自己也捯饬的像麦克那么酷。

  黑子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愿望,开始到处寻摸喇叭裤。

  这天放学,他无意中看见顺子穿着一条海军蓝裤子,忽然想起来自己也应该有一条。

  他印象里当海军的大哥曾经让战友带回家一条海军蓝的水兵裤给他。当时他感觉太肥一直没穿,现在想想,穿上一定就是麦克那个效果。

  黑子进家就开始翻箱倒柜。

  黑子妈下班回来,看到家里床上、床下,只要是放衣物的木箱子,都被他翻的铺天盖地,就气不打一处来。

  “妈,我哥给我的水兵裤那?”没等老妈张嘴数落他,黑子已经不耐烦的先行发问了。

  “你不是不喜欢么?我答应给你姐夫了。”

  “干嘛给他啊?您可真是啊,儿子不疼,反而疼女婿!”

  “你不穿的给人家又怎么了?现在布票那么紧,给你姐夫,他换给咱们点布票,我还能买布给你做新的。”

  “那您买布料了么?”

  “还没有呢,你姐夫还没拿来那。”

  “那您就别给了。”黑子说。

  “嗨!你这么瘦,又穿不了……你以为人家愿意要啊?”

  “您就别管了,咱不换了!”

  二

  黑子穿上大哥宽大的水兵裤,斜挎着军绿挎包,站在胡同口,他感觉还应该戴一副蛤蟆镜才更像麦克。

  大春的父亲是友谊商店的,干什么的黑子从来没打听过。但是黑子总能在他们家发现新鲜玩意儿。

  去年冬天黑子家大院里的公用水管子冻上了,水池边上、周围地面全被滑唧唧的冰坨堆成了小冰丘,拿盆接水还离着八丈远就迈不过去了,一不小心就滑个嘴啃泥,要么就是老太太钻被窝。

  还是大春拿来的登山运动员用的小镐,又轻有好用。他用这个镐把周围地面刨干净,垫上的炉灰砟子防滑。

  黑子还记得大春家还有一种高压锅,他爷爷把鸡放里面,也不是怎么鼓捣的,锅盖竟然飞上天,里面的鸡肉飞了满世界,到现在他家东屋房顶和白墙上还有斑斑点点的痕迹。

  大春曾跟黑子吹过,说那些东西都是他爸拿回家里试用的。

  他家现在的九寸电视,是这个胡同里最早有的,难不成这个也是试看吧?黑子想着,就已经溜达到大春家门口了。

  三

  大春家院门虚掩着,黑子推开一扇院门,探进头,看到大春正坐在院子里,看他一眼,点头示意他进来,他笑着走到近前。

  黑子站在大春前面放着的一个矮木桌旁,见桌上边放着一个脸盆,里面放了半盆水,水上飘着一个一个白白的小纸片。

  大春在小桌上鼓捣着,一本《红旗》杂志,一本大横线本子,还有一个小夹子……

  黑子心想,这又是些什么漂亮玩意儿啊。

  只见大春用夹子尖轻轻夹住盆里的一个小纸片,在水里轻轻晃动着,一张彩色邮票脱落下来漂在盆里,大春手心朝上,平放在水里,接住邮票,潾掉水,打开横线本,手心朝下,把邮票轻轻放在横线纸上……

  等大春放好了邮票,合上本子,黑子才招呼:“大春,又从哪里整来的邮票?”

  “嘿嘿,换的。”

  “换的?”

  “嗯,老七他爸不是勘探队的么?我跟他换的。他爸月月给他写信回来,旧信封上的邮票撕下来归我,我帮他弄个登山队员用的小镐,他要给他爸留着。”

  黑子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脱口说:“我哥那儿有好看的邮票,你能帮我弄个麦克戴的那种大墨镜么?”

  大春立刻来了兴致:“你是说蛤蟆镜吧?”

  “对。”黑子说“那要用外国邮票换……”大春心里没谱,有意增加难度。

  “外国邮票?你丫那不是让我通敌么?”黑子心里更是没有点没底。

  “不是,不是。比如,苏联的,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朝鲜,越南……”大春想着看过的外国电影,给黑子报出国名。

  “好吧,好吧,我想办法帮你寻么,那你先帮我找找大、大,内什么,蛤蟆镜!”黑子想抓紧把事情确定下来“那就这么说定了!”大春估计黑子根本找不到外国邮票。

  四

  从大春家出来,黑子哪儿都没去,直接奔家。

  黑子进家门儿,赶紧脱下那条水兵裤子,叠好。

  只穿着一个齐头平脚裤,把上衣也脱了,光着脊梁来到西屋。

  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大木箱,箱子外面有一个大铜锁,这个难不住他,因为他出于好奇,已经用老妈的黑卡子捅开过无数次了,知道怎么能捅开……

  他打开箱子盖,里面都是大哥寄回家的信,妈是按照大哥的嘱咐,看完信,原封不动的把信封,信瓤一起放到这个箱子里的。

  黑子伸手拿出一封信,仔细看看信封上的邮票——中国的,再翻,再看……没有外国的邮票。

  翻到最底下,有一个铁盒放在一个不起眼儿的角落,铁盒是扁的正方形,外面的图案并不鲜艳,但是黑子从来没有见过。上面印有字符,没有中文,不知道是外文还是拼音,很旧了,但是挺招人喜欢的。

  他打开铁盒,里面还是信,信封周边是红绿白三色条纹,上面都是外国字,里面像是放着东西,信封上贴着的邮票非常好看,而且,上面用黑色条形纹压过,他从信口袋里掏出来信纸,竟然随着信纸掉出许多大大小小贴着外国邮票的旧纸片。

  “猫拉屎——盖了!!”黑子眼里放着光,转念又暗暗叫苦,这是大哥的,万一大哥回来发现没有了,怎么办?他希望大哥把这盒子忘了最好,但是怎么可能呢,大哥那么精心的把这些邮票放铁盒子里,一定非常重视。

  他又仔细看看下面,有两张正方形,特别小,而且一模一样的外国邮票,仔细端详——白底儿,上面用金黄色寥寥几笔勾勒出的是一位高鼻梁的外国女人侧面头像,黑子不由得感叹:漂亮!

  黑子比较了一下,把一张角儿有点儿破的挑出,背面还沾着信封纸,用一个作文本夹上,放到书包里。

  五

  黑子把大春叫到北楼后面,拿出作文本,翻开,表现出很随意的问:“是这个么?”

  大春凑近,轻轻拿起来看了一眼,急切的说:“哥!盖了冒儿了!哪里弄来的?”

  “放下,放下,别瞎摸!”黑子板着脸说。

  :G看&正x版章√节上…1酷%匠_网

  “我知道,我知道……”大春赶紧把东西小心放回到本里。

  “这是哪个国家的?”黑子问“好像是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大春挠挠头,“我感觉女的是女王,我听说过,但是没见过。”黑子认真听着大春的描述,心里掂量着。

  “我刚才看图上有王冠。对,我就肯定是真的,你看这里还有销票戳印那。”大春让黑子打开本,指给黑子看。

  “黑子,你还有么?多给我找几张吧。”

  “我的大墨镜那?”

  “大墨镜?”大春意识到黑子是认真的。

  他没想到黑子能找到外国邮票。

  “我得问问我爸,黑子你别着急,容我想想办法。”大春认真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