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听说学校安排一个年轻女老师古悦当高二(7)班的班主任,黑子打听了,这个古悦是前年毕业留校进修一年又回到本校的学姐。所以黑子就琢磨着给古悦来个下马威。

  上课铃响起,年级组长带着新来的老师进了教室。

  没想到古悦进班的第一面就让黑子眼前一亮——想到过古悦年轻,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年轻啊!高挑苗条,一身藏蓝涤卡套装,从外套里面翻出来一个白底素花衬衣领;高鼻梁,凹陷的大眼睛,双眼皮,长睫毛,嘴角儿两边微微上翘,温婉大方……这反而让他有点不忍心折腾古悦了。

  没等年级组长介绍,班里就有人开始起哄、敲桌子,跺脚,鼓掌。黑子旁边的老七大声起着哄。

  古悦面带微笑,大声说:“是不欢迎我么?”黑子用脚踢了老七一下,不耐烦的说:“你丫瞎折腾什么?!”

  跟老七一起闹腾的学生见黑子没有玩闹的意思,也就不再跟着起哄了。

  七班破天荒给新上任的年轻女班主任留了面子。大家都明白了,黑子对古悦有点儿“感冒”。

  二

  不知为什么黑子只要看到古悦就心里感觉不自在。

  古悦真是太年轻了,比他二姐还显小。其实前几天黑子他们去上课间操,还在楼梯口遇见过她,当时黑子和老七还议论过这丫头条儿顺、长的标志,还琢磨是哪个班新转来的女生,就没往老师这一层想。

  第三节课是古悦的物理课,黑子不敢正眼看讲台上的古悦。他用一只胳膊垫着下巴,斜趴在课桌上,垫着下巴的胳膊直直的伸向前排女生金凤的座椅靠背上。手正好碰到金凤的长发,这让他忍不住去抻金凤的头发玩儿。

  古悦讲课的声音让黑子心跳,她在讲台上说出的每一个中文字都听的懂,就是合成出的内容,让黑子不知道所云——势能?恒量?还有古悦写在黑板上的那些公式……都让他感觉云山雾罩的,他感觉百无聊赖。

  可能是黑子用手玩着金凤头发揪疼了金凤,金凤忽然扭脸瞪了黑子一眼,把大辫子顺手放到颈前,嘴里小声嗔斥道:“你讨厌不讨厌啊?!”

  8看d正E%版章|}节l上3|酷):匠网4

  这让正想心事儿的黑子怔在那里,他抬起已经发酸的脖子,慌忙抽回手,整个身子一下子歪到左边,小课桌禁不住黑子这个一米八高的大个子的倾压,随之应声倒地,黑子没有了桌子的支撑,连人带椅子也翻倒在地上。

  这动静让压抑了很久的淘气班终于有了可以释放活跃的借口了——顿时,同学们爆笑、哄闹、前排没看到的站起来,殷勤的小哥们儿甚至绕过去给黑子搭把手,还有的过去扶桌子、挪椅子。

  古悦看看手腕上小巧的精工表,还有五分钟下课,五分钟之内班里恢复平静那是没戏了,古悦换算讲解的一大黑板内容,就差最后关键性的定义总结了,也就此被黑子搅合了。

  古悦她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黑子被人扶着慢慢坐起来。她拿起书本直接离开了教室。

  班里被古悦的离开举动一下子惊到了,随着古悦拉开教室大门走出去,门又瞬间被关上,教室里只静了片刻,就又爆发起更加肆无忌惮的欢闹声。

  三

  上课铃声再次响起,黑子没有回到教室,而是假装在楼道尽头的卫生间洗手。当第二遍铃声再次响起,任课老师们各自走进教室,关上教室门的时候,楼道彻底安静下来之后,他悄悄来到物理教研室门前敲了两下。

  见没人应,黑子自己轻轻推开办公室的门:“得嘞,您没不高兴吧?”正像黑子想的那样,办公室里只有古悦在。

  古悦看了黑子一眼,没给他好脸,继续埋头写着什么,黑子赶紧回身关上办公室门。

  “都上课了,你到这里来干嘛?”古悦没抬头,就像不曾发生过刚才那档子事情,平静的问黑子。

  “我不是就为了等您办公室没人了,给您过来赔个不是的么?”黑子强赔着笑脸。

  “……”古悦依然在写着东西,还是没有抬头看一眼黑子。

  “向毛主席保证我今儿不是故意给您添堵……”黑子说。

  没等黑子往下继续说,古悦打断他:“赶紧上课去!进教室轻点儿,给我盯着点儿班里纪律,别让我总在年级组里没面子。谁要是不爱听就忍着点儿,要么趴在那儿别出声,要么就交张病假条儿就干脆别来了,回家歪着去,别搞的大家都不痛快。”

  “行,行!我听您的,有事儿您只管吩咐。”黑子还真没有跟谁这样点头哈腰过,这回气儿顺了?黑子自己都解释不清楚,反正古悦说什么他都听着顺耳。

  他没想到古悦没有像那些老师那样,劈头盖脸、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数落自己,也没有唠叨埋怨或者损他,这让黑子始料不及。还别说,这个古悦不矫情,给他留面儿,还挺看重他,让他感觉古悦跟他够义气。

  黑子回到班里,教室里依然是一片混沌。

  黑子忽然对边上的老七说:“差不多就得嘞,能不能消停点儿?挺老大一老爷们了,不想听就甭来了,在这里嘚嘚没完,有意思么?”。

  老七赶紧住了嘴,班里也渐渐安静下来。

  四每周三下午全体老师政治学习,上午半天课。学校要求各班级以组为单元,兼顾住家远近,自愿原则,开展业余学习小组活动,写作业是小组活动主要内容。

  张倩和晓芳都住在北新平,她们俩个住在前、后院。张倩家在后院。两人是同一年级不同班。张倩是在高二(3)班,晓芳是在高二(7)班。

  黑子跟晓芳他们一组,经常来前院围在晓芳家一个大圆桌写作业、侃大山。

  张倩她们的学习小组在后院,有顺子、鸣声、大春他们。

  晓芳喜欢找张倩凑热闹,顺便抄抄作业,跟顺子,鸣声,大春逗逗贫嘴。

  张倩主动要求在自己家,大家也乐意到她家院子来,主要是因为后院只有张倩一家住,一方面是小院清净,由于与前院隔着一个狭长的过道,相对比较封闭,空间也大。对于张倩而言更主要是她家有一位瘫痪在床的爷爷需要她照顾。

  天气好的时候,大方桌往院子里一放,大家边写作业边玩儿,没有大人管着,也乐在其中。

  这天,大家正大声议论着什么,忽然张倩又跑进屋去了。

  大春感觉并没有听到里屋有什么声音啊,怎么张倩就会紧紧张张匆忙的跑过去?

  他尾随着跟了进去,发现里屋黢黑的让他的眼睛有点不适应,同时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从里屋进入,他发现竟然还套着一个房间,张倩回过头暗示大春不要再跟着了。

  大春觉着张倩家的这套房子有点儿神秘兮兮的,不觉着心里有点小紧张。他赶紧回身来到了院子里,深深吸了一大口带着茉莉花香的空气。

  小组活动之后,大春收拾好书包,最后一个离开。他想等大家都走了之后,问问张倩。没想到张倩并没有心思跟他多聊,就忙乎着收拾。

  大春只好离开。他走到通向前院的过道,由于各家各户都在过道边上堆放着蜂窝煤、没用的破烂,把本来阴暗狭窄的过道,弄得更加窄了,加上阴暗,这让大春又想起张倩家神秘的里间屋里的情景。

  阴暗的过道那边,一个人影忽然挡住了出口:“大春!”

  “啊!”大春没有防备,自己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这时大春发现黑子站在那里叫他。

  刚刚黑子看后院出来几个同学,没见到大春,所以过来找大春。

  黑子想起大春家的九寸黑白电视,琢磨着学习小组散了之后,跟大春约一下,晚上去他家看电视。

  就问:“大春,天暖和了,你爷爷该把电视又搬院里了吧?今天你们看电视剧还是别的?”

  “我妹爱看《大西洋底来的人》我其实想看电影《桥》不知道她今天招不招那帮丫头过来了。”大春说。

  “那我一会找你去,没事儿瞎看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