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崭新的命运

  黑暗侵袭了她的意识,闭上眼睛,宛若走马灯般的场景竟是她最珍贵的回忆。冰冷不断麻木她的身心,眼泪含于眼角。

  ……终于快要结束了。

  从小接受男性的军式教育的她,想尽自己身为军人的最后职责,疼痛湮灭着她的意志,喉中发出稀微的声音“我怎么听不见攻击的声音。继续攻击,要攻破这座城池。你在干什么……攻击啊……尔兰。攻击。”

  名为尔兰的男子,身着蓝色的军装,含泪喊着:“所有人各就各位!”身后的众士兵立刻转身,遵守命令,只是尔兰未走几步便又回头,向她敬了一个他认为是自己一生中最含敬意最标准的军礼。随即便扭身,将眼泪隐藏。他不曾想过,这个他曾经看不起的自认为是靠贵族关系当上军人的女人,如今在他心中有多么伟大多么重要。她的坚强,她的忍毅,她的美丽,她穿着深蓝色的精致得美轮美奂的军装第一次出现在他视线时带给他的惊艳,一切的一切都记在他的心里。

  以前他总是想:明明同样是法瑞斯帝国卫兵队的军装,相差不大的款式,她穿起来总有一种顾盼生辉、英姿飒爽的感觉,而他们这些普通士兵穿起来却有种方枘圆凿的感觉。

  奥斯兰,如果革命胜利是你所望的话,即使身首异处,我也定会让它成功。这,也是我的信念。

  躺在毛毡上的奥斯兰,那双曾经湛蓝若空的眼眸,如今已经有些空洞,如曜日般的金发如今也沾满了鲜血。她只是尽力的想要睁着双眼,却已仿佛用尽全身气力般疲惫的呼吸着。

  她只想再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再好好看看周围的人。

  忽然,周围吵闹起来,仿佛从远处呼啸而来的海啸。天空中竟有洁白如雪的鸽子飞过,仿佛在提前迎接胜利般飞翔盘桓。

  那是总攻击的声音吗。终于……要成功了吗。

  仿佛紧绷的皮筋达到临界状态般,奥斯卡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双眼。于是,那双迷人的蓝眸,再也不会睁开了。

  眼前全是黑暗。只听得耳边洛莎哭泣抽噎的声音也逐渐消逝在遥远的地方。

  再见了,我所爱的世界。我所爱的人。以及爱着我的人。

  只愿你们,在胜利的未来,能得到幸福。那便是我奥斯兰最大的愿望。

  即使我们身处不同的世界,我依旧能为你们默默祈福。

  永别了……

  ……

  像是漂浮在海洋中一般,奥斯兰只觉得自己的意识飘忽在黑暗中。不停的游荡,游荡,不知多久,眼前突闪出刺眼的光明。她本能这有了眯眼的意识,同时也发现自己确实有了相应的感觉。她本是死了才对怎会有感觉呢。

  眯起眼睛,她渐渐能够看到一些东西。比如说眼前的湖泊,天空中的白云,绿茵茵的草地,以及……那张令她熟悉的面孔。

  “安鲁斯……!”她不由得叫出声,早已顾不得他是已死之人的事实,只是单纯的想把自己内心的不安与悲哀发泄出来。她急促的拥住身边的人,却忽略了一些细节。

  “奥斯兰?怎么了?你坐在树旁睡觉做噩梦了吗?怎么哭了……”安鲁斯疑惑的问着,声音有些不同于自己听习惯的男性低沉声色。这才使得奥斯兰想起,他已死的事实,她抬起头,泪水顺着脸颊滴下,仔细的描摹着眼前人的容貌。棕色的短发,声音有些青涩,仍是少年面容的他,赫然是14岁时的安鲁斯。

  奥斯兰呆住了“我这是在做梦吗……”即使是梦的话,我也愿永眠于此。

  奥斯兰愣愣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寻找能够验证真实的东西。那花草树木,湖泊河流,无一不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自己与安鲁斯从小玩到大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忘。正在自己出神之际,奥斯兰的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她——被安鲁斯打了一拳。

  “喂,奥斯兰,清醒了吗,不会睡觉睡迷糊了吧。”粗鲁直接,果然是14岁时年少轻狂的他。与之后稳重深沉的他有着很大的不同。

  奥斯兰抚摸着脸颊,感受到那疼痛,竟兴奋的笑了,一边笑一边流泪。没想到,她死了竟又重新回到20年前,那个崭新的开始。这次定要……好好守护。她心中的激动,仿佛水中涟漪一样一层层扩散。奥斯兰立刻调整情绪,回给了安鲁斯一拳。

  “安鲁斯,你胆子大了啊。”奥斯兰笑着调侃的同时,毫不留情的以自己34年来积累的各种攻击手段,报复这方才14岁的安鲁斯。二人迅速扭打成一团。

  准确说,是——安鲁斯单方面被殴打……

  安鲁斯连忙道歉:“奥斯兰少爷,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我认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出手又快又狠,让人防不及。莫不是将军又对你特殊训练了?”

  奥斯兰半真半假的笑道:“怎么?你想让我父亲给你特殊训练吗?下次我给父亲说一声,定让你来个脱胎换骨。”

  “别、别!我错了奥斯兰,原谅我。”开玩笑,平时看到杰尔将军总是对奥斯兰各种严格的训练,使得奥斯兰总是伤痕累累,他可受不了那样残酷的训练,“奥斯兰少爷,请您绝对不要和杰尔将军说这件事。”

  “哈哈哈,不必那样紧张安鲁斯,我只是说笑而已。干嘛那样认真呢。”欺负完安鲁斯的奥斯兰心情大好的笑着。

  “奥斯兰,下次不要再开这种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安鲁斯松了一口气,说着“对了,杰尔将军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如何?”

  “父亲大人?”重生后的奥斯兰愣住了,她根本不知道啊,现在的自己方才14岁,有什么事呢。突然,她了悟了,脸色有些僵硬,“恩……你不用担心。我自有想法。”14岁,不正是自己当上禁卫队队长,去负责保护贞德公主的年龄吗?

  “奥斯兰……”安鲁斯从小便和奥斯兰一起长大,他当然知道奥斯兰的自尊心有多强,定是不乐意给一个女人当护卫。再者,今天的奥斯兰好像有些奇怪。刚刚他突然拥抱住自己时,那眼中的哀伤是他不曾见过的,以及仿佛是见到永远不能再见的人时的欣喜和马上要离开时的绝望。他安鲁斯,生平第一次,看不懂奥斯兰的心。他将右手放在心口处,感觉着它跳的厉害,奥斯兰抱住他时的悸动,仍残留着。懵懵懂懂的他,不知道这意味这什么,他只懂,自己永远站在奥斯兰的身边。所以他会违背杰尔将军的命令,不去劝说奥斯卡,而是尊重她的选择,“不要多想了,你只要做你想做的就行了。”

  “安鲁斯……”奥斯兰失神的看着安鲁斯,虽然这次他没有说他被父亲命令来劝她,但重生的她却是早已知晓了,前世她便在父亲秘密传见安鲁斯的时候,偷偷爬窗偷听到他们的对话了。安鲁斯,你的衷,我会珍惜的,只是有些事,我们需要面对,而不是逃避,“我有决定了。”

  奥斯兰起身,解下拴在树上的马绳,纵身跃上马背,潇洒地骑着白色骏马,奔驰着。随后,安德烈也紧跟而去。

  到了家宅,奥斯兰径直走向父亲的房间,敲了三下门,道:“父亲大人,我是奥斯兰,有事和您谈。”

  “奥斯兰,我的儿子,进来吧。”门内传来杰尔将军的声音,像是在等奥斯兰一样。

  奥斯兰推开门,便见父亲坐在书桌旁,走到他面前,道“父亲大人,护送贞德公主的事以及担任禁卫队队长,我思考好了。我会接受。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愿意保护一个女人,我只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我法兰索迪尔家族的继承人定能胜任。”说着这话的她,散发出灼人的光彩,自信油然而生。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接受。从你打败裘迪后,我就知道,你定会接受的。”杰尔将军听到奥斯兰的决定,心情十分舒畅,“不愧是我的儿子,好好干,将来你可是要继承我这个将军一位的人。”

  “是。我奥斯兰定不会让父亲大人失望。”奥斯兰立正敬礼,一副严肃的样子,回应父亲,“如果父亲大人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回房间了。”

  “哦,对了,奥斯兰,从明天起,记得穿禁卫队队长的军装。一定很适合你。一会儿我叫奶妈送到你房间去。”

  “是,父亲大人。”奥斯兰扭身,离开房间。

  ……

  回到自己房间的奥斯卡,深思着:贞德公主……自从自己去了卫兵队便很少见她了。多少年了,革命成功后的她怕是免不了要被迫害吧。贞德公主明明是那样一个善良纯真,不知掩饰,又似一个天生的皇后一样高傲的人,只是人民不懂,而贞德公主又容易受周围佞人的花言巧语的欺骗。这次我定会好好保护您的,贞德公主。只是你也需要学会自强自保。

  不久,奶妈便送来的军服,从小看着奥斯兰小姐长大却不能穿洋服学舞蹈,奶妈一向心疼,奶妈是杰尔将军的姨妈,她生气起来连将军都要让三分。奶妈忍不住抱怨道:“奥斯兰小姐明明长得这么漂亮,应该在家里穿着洋服,参加舞会沙龙,现在,就因为你母亲生了六个女儿,你是第七个,没有儿子继承家业,就要你女扮男装上战场!将军实在太过分了!万一在战场上受了伤,在奥斯兰小姐美丽的身体上留下了伤疤,那就太可惜了!”

  ^1看X正T`版章9节1上N'酷匠N网F

  奥斯兰知道奶妈的担心,宽慰她道:“奶妈,放心。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会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且,我挺喜欢男子的身份的。”

  奶妈见奥斯兰如此态度,也不好劝说她改变注意,便在她两侧脸颊上各留下一个吻,低声说:“一定要安全回来。”说完,便走了。

  抚摸着白色圣洁的禁卫队队长军服,奥斯兰进入了重生后的第一个梦乡。一切都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朔墨 说:

听说月更要15万字啊……每天要更新2000字。我也需要拼啊_(:3J∠)_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