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机场。

  一大波黑衣人来袭。

  远东机场的旅客们全都茫然却自然地给从接机口出来的一大波黑衣人让了路。

  只见这些黑衣人分成两路,直接以人肉墙的方式隔出了一条容一人通过的安全通道。

  然后就是十分老套的财阀女出门必备。

  高端女帽,限量墨镜,定制大衣,顶级手工皮包,以及。一只高冷的跟在身后的忠犬,啊呸,贴身保镖。

  找个好位置,站定,四处看了一圈。成功引来众人围观。

  “那是谁啊?看起来好厉害!”

  “不知道,估计是哪个富家女,瞧瞧这排场,啧啧......”

  “又是一个炫富的,说不定人家有个好干爹呢......”

  财阀女同学听到了这句话显然不太高兴,伸手将墨镜摘下递给身后的保镖同学。

  别着嘴角等接她的人来。

  “好漂亮啊......”人群再次围观。

  “是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人......”

  “我觉得还是北氏的未婚妻好看......”

  “你去C国一趟,没准比她们还好看。”

  财阀女同学翻了个白眼。

  人群又是一阵围观。

  “这些人又是谁啊?”

  接机口的大门又一波黑衣人来袭。同样用人墙的方式隔了一条通道出来。

  “那.....那不是今早报道的北氏少爷吗?”

  “他来这里,不会......为了接她吧?”

  北千慕在站定。离财阀女大概十步的距离。

  财阀女笑得娇羞,小跑着就要投入北千慕怀抱。

  却被北千慕这一方的黑衣人拦下。

  “林小姐,少爷已是有家室的人了,请小姐自重。”

  林听薇恼了,“沈亦!”

  咔擦。沈亦折断了这黑衣人的手。

  北千慕脸色不变,“玩够了?那走吧,酒店已经给你订好了。”

  “千慕哥哥!”林听薇不答应了,“我要住你家!”

  北千慕冷声,“你若不是来参加订婚宴的,我可以让人直接送你回去。”

  林听薇显然没想到北千慕会在众人围观下这么对她,顿时一张小脸梨花带雨,“千慕哥哥真的一点情面都不留给我吗?”

  北千慕没管林听薇,转身就走。

  林听薇只好咬了咬牙跟上。

  留下现场围观群众:“林小姐?......那女人,莫不是林氏的公主啊,北家的少爷就......这么对人家?”

  “好歹也算前任啊......”

  人群一阵唏嘘。

  ——————

  「现代。永安阁。」

  汉白玉的座椅上,一身红装的人斜斜倚着,耳上,颈上,腰上配饰着的黑曜闪着隐隐约约的暗芒。

  唯有手上,不再是黑曜,取而代之的是,求婚戒指。

  倾日之兰的七部首领安静地立在场下,等候女子的指示。

  “我,会嫁给北千慕。”

  没有一丝声音。

  很好。倾日之兰的首领就应该这样。分得清告知和询问。

  浅纡歌淡眼睁开看着场下站立的人。微微一笑。

  倾日之兰一共分为七个分部外加专门配给浅纡歌的死亡骑士,各分部专司其职又能相互帮衬。

  N/最,新P章|节w!上酷匠JT网9H

  讯部,负责整理各种消息,拥有控制新闻界的能力。

  影部,负责渗入各个组织,提供各种消息,拥有控制社会走向的能力

  暗部,负责暗杀和阴谋,却常年混迹警界,拥有控制警界的能力。

  学部,负责教育,为各个部门提供各种人才,是整个倾日之兰根基所在。

  文部,负责收集整理、改编各种文化,为讯部提供最能顺应时代的尖端文化应用,拥有控制文化发展的能力。

  民部,负责隐入社会低层,集中低层人民的力量,拥有控制人民意向的能力。

  商部,负责倾日之兰的日常收入与用度,拥有控制经济走势的能力。

  .........铺天盖地的新闻消息如海潮一般汹涌传来,各大媒体,网络,小道消息,头版头条都是一样的标题:北氏集团千少爷向绝代佳人求婚,花费亿万只求搏红颜一笑!世界百强企业近四十位单身高富帅纷纷表示,奈何未曾与佳人遇见,自愿为佳人提供千万嫁妆!叶氏集团十九岁年轻总裁向媒体宣布,将为最好的朋友准备一份价值一个亿的嫁妆!

  ....................而那日,浅纡歌不过淡眼睁开,懒懒地如此吩咐,

  “冥初。”

  “属下在!”

  “你带着讯部的人散布北家少爷向叶氏高层求婚的消息,本宫要看到这消息,人尽皆知。”

  “是!”

  “冥七。”

  “属下在!”

  “你带着商部的人给讯部造势,本宫要看到,舆论滔天。”

  “是!”

  “冥双。”

  “属下在!”

  “你带着影部的人向各大社会场所提供一切有关消息,务必将社会舆论矛头,指向这件事。”

  “是!”

  “冥顺。”

  “属下在!”

  “你带着民部的人在任意地方、任意地点谈论这件事情,最好街头巷尾,人人皆谈。”

  “是!”

  “冥武。”

  “属下在!”

  “你带着文部的人将这件事形成一种文化矛盾,奢侈与朴素的对决。”

  “是!”

  “十七。”

  “属下在!”

  “带着死亡骑士全体,散到A国各地,带着当地的人,就这件事情...弄点暴动出来。”

  “是!”

  “冥季。”

  “属下在!”

  “带着警界的人,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属下明白!”

  “忧颜。”浅纡歌最后看向叶忧颜,难得的眯了眼睛,除了叶忧颜外,倾日之兰的人都低下了头,兰殿的魅力......他们有些吃不消,“你记得给我准备一个亿的嫁妆哦~”

  “吖!”叶忧颜煞有其事的惊讶了一声,“好啦好啦,兰殿的吩咐我一定照办的!”

  .....................各大集团,各个组织,各个领域,甚至说各个人民,都知道了北千慕向叶氏高层浅纡歌求婚的事情,每个人都了解,浅纡歌的嫁妆,初步估计,已经过了五个亿。然而...身为倾日之兰的兰殿,浅纡歌精心策划的这一场好戏,收场,却不需要交给她。

  “北氏集团,世界排名第五。钱,他有;权,因为有钱,他也有了;势,因为有钱,他更有。那么,他最在乎的,便只有一个名。”

  “让世界的矛头指向他们,刚好,可以消耗掉他们巨额的资金。嫁妆超过求婚所用的一个亿,刚好,又在他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世界皆知,他们就没有退婚的可能。那么,为了解决这些矛头,亦或是,为了挣回面子,北氏集团就必须、出资平息。”

  “而这所有,都是兰殿策划,他所花费的,定然,也是归倾日之兰所有。”

  “并且,即使他挣回了面子,对名,也有一定的影响。”

  “为了不输阵势,北氏必须花费超过五个亿来筹备婚礼。”

  “这样,兰殿既有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豪华婚礼,北氏集团也损失了大量资金,还有,一步步积累起来的名。”

  “毕竟,过分奢侈,尤其是引得民众不满的奢侈,对于商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