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城。」

  子戍的玄色衣袍染尽了魔族的鲜血,可依旧抵不过源源不断赶来的魔族。

  不是不想召唤神界众人前来帮战,而是不能。

  他已经违反天道将浅兰、司命和奚慕之都送去了另一个世界,又让水兰卿借力去了那里,如果再引起神魔大战,他这个天帝必将被天道毁灭。到时候违反天道的浅兰......也会灰飞烟灭。

  他不能让她这样!

  玄色的衣袍无风自动,在魔族大殿里发出猎猎声响。子戍环视着四周虎视眈眈的魔族,手掌虚握,召唤出他象征天帝的权杖。

  四周的魔族一拥而上。

  权杖指地,划出圆润的弧度。拿起,落下。

  以权杖为中心,有泛着白色光华的气浪从中心源源不断地向着魔族奔腾而去。

  所过之处,魔族定型。

  子戍拿着权杖向魔族深处走去。

  水兰卿是浅兰的劫。

  水兰卿跟着浅兰去了那个地方一定还是为了取浅兰灵魄以祭兰陵之魂。

  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浅兰被水兰卿害死!

  不断有魔族涌来。不断有魔族被定型。

  子戍就那样拿着权杖一路走进。他第一次这么厌恶自己天帝的身份。因为是天帝,所以他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支撑,所以他只能在这个世界。所以,他甚至都没有办法到浅兰身边去保护她!

  但。他不能就这样看着水兰卿取了浅兰的灵魄!

  他要阻止水兰卿!

  他要找到

  ......兰陵!

  .........................

  「现代」

  “兰殿!”十七叫住纡歌。

  纡歌看向十七,“出了那个房门,我就是叶氏的理事,你只能叫我理事或者小姐。”

  十七低头,“是。小姐。”

  纡歌:“怎么了?”

  十七低头道,“老大说林氏的千金林听薇要回国了,今天下午四点半的航班到达。”

  “林听薇。”纡歌重复,径直走到三层大厅的书架上拿了一本杂志,回头对着三层的服务生点了两杯浮生。

  uX更新最y快上kB酷f匠1,网

  “刚放出消息说要从北氏大规模撤资,这就让自己的女儿来了A国。”纡歌和忧颜找了一处位子坐下,“林正这个老狐狸。真是下得一手好棋。”

  放风说要撤资,实则是让林家小姐来证实北氏的态度。若北氏因此“悔婚”,林氏的在商界的地位就会更加地举足轻重。

  若北氏坚持,林氏大可以借由林听薇回国来撇清“谣言”。反正林氏对北氏的股价也已经产生了影响,其重要合作伙伴的地位也已经确立。再加上这时候让林听薇独自回国,怎么看都像是北氏先负了林氏。鉴于处于“受害方”,林氏自然能在合作中获得更大的利益。

  忧颜甚是同意地点点头,顺手翻开纡歌方才拿的杂志,摊开到内封首页,“林家的这位大小姐,下的棋也不差哟。”

  纡歌目光看过去,首页上赫然是大写加粗的新闻标题。

  “林氏与北氏首度合作,金童玉女CP感爆表”

  副标题:“女方大方回应,不无联姻可能”

  纡歌挑眉,伸手翻到封面页,2013年的杂志。啧啧,原来这两位是旧识。翻回到首页看着巨大合照上女人的幸福小表情,微勾了嘴角。嗯,说不定还有旧缘。

  “那只是正常的商业合作。”北千慕接过服务生的托盘,将纡歌的浮生放到纡歌面前,“当时的北氏还在发展阶段,需要林氏的大力帮助。”

  忧颜倒是自觉地拿了北千慕拿来的另一杯浮生,呼了呼热气,“北少爷的意思是说现在林氏对北氏也没那么重要了?那,北少爷就不需要看林氏脸色啦!”

  纡歌抬眼看了一眼忧颜,低头忍着笑。虽说叶氏和北氏也是老牌对手,但这个脸打得,还真是明目张胆。

  遂放下手中的浮生,看向自觉地坐到了她旁边的男人。

  “林小姐今天回国,四点半的航班到达。”

  北千慕盯着表情如常的纡歌,两眼亮晶晶地问道,“我们纡歌,莫不是吃醋了吧?”

  纡歌眉尖一挑。下一秒就看向北千慕响起来的手机。

  来电显示:林听薇。

  纡歌笑着看他。

  北千慕:“......”

  “千慕哥哥,我四点半到Q城远东机场,记得来接我哦~”

  “千慕哥哥要是不来,我就在机场一直等一直等哦~”

  北千慕:“......”

  纡歌没管他,端起那杯浮生茶,轻轻地抿了一口。

  北千慕看着纡歌面无表情的样子,突然就凑近在纡歌脸颊上亲了一下,“女人,我欢喜你为我吃醋的模样。”

  忧颜差点给一口浮生呛到,“你这是当众虐狗啊喂!”刚才被打脸不爽借机秀恩爱报复是吧?

  北千慕起身,纡歌抬头看他,一脸不耐,眼神冰冷。

  北千慕恍若未觉,笑着道,“我去解决下这麻烦。”而后弯下腰,正对着纡歌看着他的眼睛,声音一如初见的富有磁性,“我的女人,只会有你一个。”

  纡歌微笑。其实就只是扯了嘴角。

  “乖。等我。”

  潇洒离去。

  如果是其他女人,指不定就给北千慕这样收服了。只是可惜了。纡歌抽过一旁的纸巾,淡定地擦拭脸颊,而后将纸巾团起放在掌心。一把火,直接给烧了个干净。

  可惜了她是浅纡歌。

  “刚刚北千慕的反应,以一个正常女人的眼光来看,还是很帅的。”忧颜笑嘻嘻地看着纡歌掌心熄灭的火,“可我们家高冷的兰殿竟然不为所动呢。”

  “十七。”纡歌唤道。“赶紧让冥初给兰上找几个男人,这见着什么人都说帅的毛病,得治。”

  忧颜咧着嘴笑,“好歹人家也是你上了头条的未婚夫,你就不觉得人家刚才帅气吗?”

  纡歌:“我觉得他刚才恶心。”一本正经的模样。

  忧颜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啧啧,丢下未婚妻去找前任,这是挺恶心的。不过,我们家纡歌,真的不是有点吃醋吗?”

  接受到纡歌“你想找虐可以直说”的眼神,忧颜摇晃着脑袋十分跳跃地补了一句,“前任这样看,地位略上天啊。”

  纡歌轻轻一笑,眼底却意外的是满意的光。

  忧颜看着纡歌一脸“奸诈”的样子,“你又想到什么了?”

  纡歌挑眉,甚是无所谓地端起那杯浮生,“地位再上天,又怎么能比得过我们家兰兰呢?”

  叶忧颜:“你想干嘛?”

  纡歌微笑,“舆论造势。”

  “十七,”纡歌叫过那只正在给冥初打电话的人,“直接通知冥初,半小时后,七部会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