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女孩咄咄逼人,然而注视着她的男人却想起了那年春际她从树上落下看着他发呆的可爱模样。

  有微微酸涩。

  他分明该熟悉眼前的这个女孩,却被女孩一双质问的眼睛看得无端疏离。

  “啪!”纡歌伸手打开他伸近她脸颊的手掌,眼底泛出微微不耐的情绪。

  张兰卿低头轻笑,而后收拾好情绪回答纡歌,“第一,你是浅纡歌,但你在高門的名字叫做张浅兰。第二,高門的掌权人现在是我,你是我妹妹,自然是我的第一继承人。第三,你口中倾日之兰两年前的那次大面积遇袭,与我无关。”

  “第四,黑曜琴佩,是你很早之前送给我的。”张兰卿直视着纡歌,“只是你忘了。”

  纡歌全程盯着张兰卿,单从面部表情而言,纡歌看不出一点破绽。就像,张兰卿说的都是真的一样。

  遂皱眉,掌心凝起微微蓝光,“你如何确定,我就是你妹妹?”

  张兰卿摊开手掌,轻轻一握,相同的蓝光便在掌心泛起。

  纡歌睁大了眼睛,伸手就将手中的蓝光化作匹练向张兰卿攻击而去。

  张兰卿只不过抬手,轻而易举地抓住了纡歌的匹练。握紧,消散。

  “高門嫡系,都有这样凝气为力的能力。”张兰卿如是说道。

  纡歌退后一步。她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上神吗?怎么会这样?

  微微晕眩。

  张兰卿站在原地,嘴弯溢起微微的弧度,“兰儿,你从小最喜欢兰花,却不喜欢长在山谷的幽兰。你说她们那么美,就应该开在天地间的大好风光里。”

  “兰卿!”女孩捧着新种下的兰花满脸期待地跑到男子面前,“好看吗?”

  男子宠溺地点了点女孩的鼻子,“人家好好的长在山谷里,你偏要把人家种在家里。”

  “谁规定兰花就一定得长在山谷里了?”女孩一脸娇蛮,“兰花那么美,就应该开在大好河山的每个地方!凭什么天道只让兰花开在山谷里?那是幽禁!幽禁!”

  男子弹了下女孩的额头,“连天道的坏话你都说!”

  女孩一嘟粉唇,不高兴了,“本来就是嘛,我说的可是实话!”

  “好好好!”男子将女孩拉过来圈在怀里,“是实话,是幽禁。我们家兰儿说的对,”

  “兰花啊,就应该开在天地间的大好风光里。”

  那是她?

  纡歌从眩晕中醒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张兰卿。刚才一闪而过的碎片里,那两个模糊的影子,是张兰卿和她?

  张兰卿上前扶住纡歌,“兰儿是,想起来了吗?”

  纡歌反手握住张兰卿,下一秒就将整个人投在了张兰卿的怀里。

  如一颗石子投入湖里,泛起层层涟漪。

  张兰卿愣在原地。

  待他反应过来之时,纡歌已然离开了他的怀抱,坐回了四层的王座上。

  记忆可以骗人,但身体的感觉不会。

  纡歌坐在王座上,“我为什么会失忆?”言下之意,她已经承认了张兰卿口中的身份。

  张兰卿沉默,“兰儿,那都过去了。只要你记起了哥哥,其他的,都忘了吧。”

  纡歌盯着张兰卿,眼底酝酿着某些情绪。

  忧颜此刻拿了一叠文件夹过来,“讯部整理的信息都在这里了。”

  纡歌伸手接过,而后,掌心燃起蓝色的火焰。

  “忧颜,我们走。”

  纡歌从王座起身,毫不犹豫地从张兰卿身边走过。

  “既然说是哥哥,那么你,记得来主持我的订婚宴。”

  忧颜被纡歌一路拉着上了电梯。凑近纡歌小心翼翼地问,“我们家兰殿这是,生气了?”

  “没有。”纡歌一口否决。

  忧颜瞅着纡歌明显冷峻化的气场,砸吧砸吧嘴说道,“分明就有。”

  纡歌看向忧颜,“我根本找不到生气的理由。”

  偏过头看向电梯外,“只是,莫名其妙的不爽。”

  忧颜看着周遭空气突然就变得软弱了的纡歌,轻声问道,“因为楼上那个?”

  “叮——”三楼服务层到了。

  酷0&匠网‘永k;久8免/费km看小x说4

  有倾日之兰的人在这部专属电梯外等着,“属下见过兰殿,兰上。”

  纡歌自然地切换了气场出了电梯门,“讯部的人?”

  “属下讯部十七。新任死亡骑士首领。”十七低头答道。

  “嗯。”纡歌伸手就要摘下十七左耳上的黑曜耳钉。

  十七略显惊恐地退后一步,迅速抬起头瞥了眼纡歌,而后愣住。

  “啧啧,”忧颜似是惋惜地叹道,“又一个被我们兰殿这张脸迷惑的帅小伙。”

  纡歌看着此刻显得有些局促的十七忍不住笑道,“讯部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害羞的孩子?而且还坐到了骑士团首领的位子?”

  十七满脸通红,“属......属下知错。”

  纡歌倒是好了心情,“冥初是不是跟你说,你的主要任务其实是被我调戏?”

  十七支支吾吾地不敢回答。

  “我们兰殿对帅小伙很温柔的~”忧颜在旁边笑得快成内伤。

  十七的头更低了。

  “站那里别动。”纡歌靠近十七,伸手拿下十七左耳上的黑曜。一收一放之间,黑曜已然变成了兰花花苞的模样。

  “自己戴上。”纡歌将手中的黑曜递给十七,“这是可以直接进入四层的通行证。”

  却见十七伸出手硬是不愿意接。

  忍不住对着十七的脑袋就是一个栗子,“花苞是因为男生带着朵盛开的兰花显得太妖娆。别听冥初那家伙乱说。”

  被纡歌一语道出了心思,十七耳朵通红。

  “十七这么可爱,要不你就收了他吧?”忧颜蹭蹭纡歌,笑的一脸奸诈。

  纡歌白了忧颜一眼,“十七,回头记得跟冥初说,兰上最近缺男人了。”

  “喂!”忧颜大叫不公平,“我这是为你谋福利呢!你不感恩就算了,还这样坑我!”

  “我感恩啊,”纡歌走在前面,“所以才让冥初给你找男人,我知道你眼馋讯部的小伙子们很久了。”

  “以我们兰上的美貌财富和地位,多得是帅小伙愿意用一切办法讨我们兰上开心。”

  十七默默跟在后面,羞愧地耳朵更红了。

  嘀-嘀-

  十七的手机响了起来。十七拿出手机一看,讯部消息。

  十七快速追上纡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