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运筹帷幄

  “老爷,消息已经证实。今天上午在永安阁,北少爷确实向那个女人求了婚。”

  林正背对着向他报告的人坐在三十三层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巨大落地窗的另一面是足以俯瞰B国的绝佳风景。

  林正:“那个女人是谁?”

  “初步调查显示,是叶氏集团的高级理事之一。”

  l9看正版`j章节x上酷匠k{网◎√

  林正:“叶氏?”

  “瑾元2015年,世界经济调查组调查结果显示的世界商业实力第三。叶氏财团。”

  林正:“为了一个第三,舍弃掉King?看来北千慕这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A国第一批新闻出来后,北华集团股价上升百分之十,到达A国股市交易停板涨幅。老爷的意思是?”

  林正:“通知A国媒体,林氏有意从北氏,大规模撤资。”

  “爸爸。”林听薇进来。

  林正转过身来,笑着拉过走近的林听薇,“我们家微微来了啊。”

  “是看到新闻了?”林正拍了拍林听薇的手背,“别担心,爸爸不会让这种事成为事实的。”

  林听薇低下头,笑得温婉,“父亲,让我去A国吧。”

  “总待在B国不回去,千慕哥哥自然记不得我了。”

  林正沉吟,“你在B国的课程......”

  林听薇拉着林正的手撒娇,“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能力,你请的那些老师其实教不了我什么。”

  林正一拍林听薇的手背,“你这孩子,老师们能教你的是他们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别人想学都学不到你还嫌弃!”

  林听薇:“爸~让我去A国吧~A国境内,没人能伤的了我的。”

  见林正迟疑,林听薇拉着林正的手不断撒娇,“不是有爸爸在吗,不会有事的。”

  林正只好点了点头,“也好。你今天就去北氏,好好替爸爸权衡下北氏的态度。”又对着站在一旁的人说,“沈亦,你陪小姐去A国,务必保护好小姐。”

  “是。”

  “谢谢爸!”

  A国。

  纡歌在四层的王座上斜倚着小憩,直到忧颜走到旁边在纡歌的耳边说了两个字,“成了。”

  纡歌嘴角一挑。

  击掌两声,“一组二组准备。”

  “开始登录‘倾世’的控股账户,一分钟熟悉操作。”

  “两分钟后,一组向市场开放百分之十股票,二组加价百分之十买进百分之九的股票。”

  纡歌拂手,巨大的屏幕便换成了北华集团和倾世集团的股价走势分析图。

  她知道北氏的股价会先涨后跌,北千慕自然也知道。北氏费尽心思想要收购倾世的股份,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套现机会呢?

  在上午收盘前卖出股份,在下午跌价时再买回去。一来二去,凭空多了炒股人的钱,还能用这钱来收购倾世的股份。何乐而不为?

  纡歌坐在四层的王座上,嘴角含笑地看着倾世的股价逐步上涨。轻轻一挥手,巨大的屏幕上便分出一块来显示着实时网络热点。

  “据知情人士透露,因北氏财团继承人向无名女子求婚,世界第一商业体林氏将有意从北氏大规模撤资。”

  纡歌的嘴角慢慢扬起笃定的笑意。

  闻风而动,说的就是A国的股民啊。

  “一组准备,向市场开放倾世百分之三十股票。”

  “二组准备,以加价百分之五的方式跟下单的人竞价。”

  纡歌盯着北氏股价和倾世股价的走势图,飞速计算着距离A国媒体挖出来她是叶氏高级理事使北氏股价回升和倾世股价上升的时差。

  然后笃定下令,“停止竞价,二组对倾世股票进行签约转移。”

  “一组负责转移电子现金,百分之十加价实时最高股价,全面收购北氏散股。”

  忧颜原本看着倾世股票上涨给北氏收购倾世带来了困难终于放下了对倾世被并购的担心,但看到纡歌毫不犹豫的真的将倾世百分之三十的股票卖给北氏,还是......理解无能。

  巨大屏幕上的实时网络报道又一次占据热点。

  “‘灰姑娘’身世大起底!叶氏高层Or财阀流落女?”

  “北氏未来少夫人竟是第一财阀继承人?”

  这都是什么?!

  纡歌皱眉看着乱七八糟的标题,第一财阀继承人?

  林氏?不对,还有个高門(Godmen)。

  纡歌看向张兰卿,伸手解了他的禁锢,“你是高門的人?”

  张兰卿笑的略为宠溺,“你也是高門的人。”

  “兰殿,北氏的股价已经回升到昨天的均价了,还要继续购入吗?”

  纡歌本想反驳什么,听到一组的汇报后只得现将精力放在了眼前的股市上。

  “买进了多少?”

  “百分之十五。”

  纡歌一抿唇角,“够了。收工吧。”

  纡歌:“一人去财务部领一万,休假一天。”

  一组二组成员收起电脑,整齐划一,“谢兰殿!”

  纡歌摆了摆手,“去吧。”

  “纡歌,”忧颜此刻才寻到机会问问心中的疑惑,“你真的把倾世百分之三十,不对,是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都卖给了北氏啊?”

  纡歌挑眉轻笑,“不是都卖过了吗?”

  忧颜不可置信的问,“可是‘倾世’是‘倾日之兰’用来监控其他势力的动向的公司啊!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卖出去呢?”

  “加上北氏之前拥有的百分之十,他们现在持股百分之五十啊!这可就成了‘倾世’第一大股东了!你就这样把‘倾世’交给了北氏?”

  纡歌好整以暇的看着忧颜,“你什么时候见我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

  忧颜一顿,“可是,这次我是真的一点都不明白。”

  纡歌好心的安慰了下忧颜,“你就放宽心吧。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不是那么好拿着的。”

  “而且,倾世的那帮小崽子们,也得让他们吃吃苦头。省的有了一点成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得到纡歌的回复,忧颜心里有了底,指了指张兰卿,“那他怎么办?”

  纡歌撇过头去看他,想了想走到张兰卿旁边。

  张兰卿浅笑,“兰儿如此看我,我会害羞的。”

  “忧颜,去找冥初,让他把高門近五年资料整理成文稿给我。”纡歌凑近张兰卿,挑眉,“第一,我没有兰儿这个名字,我叫浅纡歌。第二,你既是高門的人又自称哥哥,为什么继承人会是妹妹?第三,两年前倾日之兰被大面积袭击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