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卿,这个给你。”女孩举着手上的琴佩,一双眼睛扑棱扑棱的看着男子。

  “这是?”男子微笑着接过。

  女孩有些羞赧,“嗯......是腰佩,是黑曜的。兰卿要把它一直带在身上,是可以趋吉避凶的。”

  男子点了点头,嘴角噙了丝笑意,“哦,是琴佩啊。”伸手将女孩口中的腰佩固定在了琴上。

  “是腰佩!”女孩嘟嘴,不依。

  “嗯。”男子拖长尾音应了一声,起身抱起了那把琴。

  “是腰佩!腰佩!”女孩跟在男子身后,企图纠正男子。

  男子就在前面不急不慢的走着,嘴弯浅笑的应着女孩,“嗯——。是琴佩。”

  纡歌顿住。微微皱眉看着走到她面前的男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这个。”张兰卿浅笑着扬了扬手中的琴佩。

  纡歌一下子站起,夺了张兰卿手中的琴佩,伸手就捏住张兰卿的脖颈,“黑曜琴佩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张兰卿愣住,仿佛被人在心上划了一刀。然后满布出细细密密的裂痕。

  “这是你送我的定......腰佩。”

  纡歌的手一下子捏的更紧,“两年前倾日之兰的大面积袭击是不是你做的!你知不知道那一次袭击死了我多少兄弟!你知不知道因为少了这黑曜琴佩我眼睁睁的看着多少弟兄死亡而无能为力!”

  张兰卿静静的看着此刻杀意凛冽的浅纡歌,“这是你送给我的,固定在-兰琴上的-腰佩。”

  张兰卿的声音越来越小,脸色也是紫得越发的厉害。

  拿了她的黑曜琴佩,让她十几万弟兄无法起死回生,就该死在她手上!

  “咳咳!”张兰卿忍不住咳嗽几声来缓解脖颈的不适,清笑如兰,“兰儿。”

  北千慕见纡歌还是松开,此刻掏出手枪对着张兰卿,“纡歌你下不了手我替你杀了他!”

  “用不着你插手!”浅纡歌控制住北千慕打出枪膛的子弹,伸手让子弹沿原轨迹返回。

  北千慕险险避开,看着此刻一脸怒气的女子,“纡歌?”

  浅纡歌深吸一口气,转过身看着北千慕。拂手夺了北千慕的记忆。

  然后站在北千慕面前,“你宣布求婚的消息一出,北氏的股价必然经历一次洗礼。北氏最大合作方林氏有可能会减少甚至撤销与北氏的合作,此举定会让北氏股价下跌。而媒体必然会通过各种渠道最终找出我叶氏高层的身份。借由叶氏的声名,北氏的股价又会迅速攀高。这种时候,你当留在北氏以防有人趁着北氏股价快速浮动的时候捣鬼才对。”

  北千慕看着眼前句句为他分析的纡歌,执了她的手掌在手背印下一吻。勾唇一笑。

  “辛苦了,我的小未婚妻。”

  纡歌忍着没动,“快回去吧。”

  北千慕满足的离开。

  纡歌这才移了身子让出张兰卿。转身看着......此刻竟然在三楼沙发上坐着睡着了,还不停的点头似是在“小鸡啄米”的人。

  纡歌一脸不耐烦的上前,“喂!”

  不理她。

  踢了踢张兰卿的脚,“喂!”

  还是不理她。

  纡歌干脆站到张兰卿旁边,提了一口气弯腰就准备从张兰卿耳边叫醒他。

  张兰卿一个不稳,直接向纡歌倒来。

  纡歌下意识的转了身子顺势坐到沙发上,甚是气愤却又是无奈的看着此刻等同于枕着她腿睡觉的男人。

  “张-兰-卿-”纡歌咬牙切齿。

  而闭着眼睛的人无动于衷。

  纡歌将张兰卿嫌弃的扔在三层的沙发上。

  “好好看着他!醒了就带到四层!”

  “是!”三层的服务生恭敬应道。

  纡歌直接去了四层,没看到那个睡着了的人此刻正是忍不住浅笑。

  永安阁四层。

  纡歌进到第四层的时候已然换上了一身正红色的长裙,走到汉白玉的长椅上坐下,“操盘手准备好了么?”

  忧颜上前,击掌三下。

  空着的地面上忽然出现四排桌子,有两队操盘手从两边的门进来,端着各自的电脑在四排桌子前面对面坐下。

  从二楼的墙壁上缓缓垂下一块巨大的超清投影屏,上面分块播放着在A国最有影响力的六个电视台的内容。

  在两排桌子中间悬浮着一个巨大的数字时钟。

  “一组二组,两分钟熟悉操作。一分钟调整到准备界面。三分钟后,操盘开始。”

  “是!”整齐划一的应答声。

  悬浮的数字时钟化成数字不断减少着。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百年财阀北氏独子于今天上午在永安阁向一绝美女子求婚......”

  “百年财阀独子十八年等一刻!一掷千万高调求婚!......”

  “身价百亿财阀继承人永安阁浪漫求婚,公主竟是灰姑娘?......”

  十一点整点。六大电视媒体同步播出北千慕永安阁求婚的消息。

  整个大屏幕的中央再分出三块,分别呈现着北华集团、倾世集团、以及叶氏集团的股价实时走势图。

  T更'新*K最{1快6a上&z酷h匠¤:网J

  纡歌看着新闻播出后一分钟,北氏的股价有开始走高的趋势,沉声下令,“一组买进,每分钟一千两百股,每股持平实时最高买价。”

  “二组卖出,每分钟一千股,每股多于最高买价百分之十。”

  随着六大电视媒体现场视频的曝光,北千慕和浅纡歌甚是精致的容颜一下子轰炸了娱乐新闻界。“金童玉女”的形象一下子为北氏加分不少,各大商店北氏的实时销售额暴增。

  再加上纡歌在四层利用自己的能力给两组操盘手的带宽直接拓展到一千兆,整个北氏集团的股价在纡歌的刻意操纵下节节攀高。

  “我的兰儿长大了,都会独当一面了。”张兰卿进到四层,站在纡歌身旁看向那块巨大的走势图。

  纡歌瞥了张兰卿一眼,伸手将他禁在原地。

  9.6723%。纡歌盯着一旁精准计算的北氏股价涨幅,大脑在飞速运转着。A国股市交易停板幅度为10%......

  9.7982%。“一组二组,清仓!”

  一分钟。一组二组操盘手全部清仓完毕。

  9.9986%。下一秒,涨幅10%。北华集团成功以每股660元的价格涨停。

  “一百个操盘手,每人每分钟经手约1100股份,整个北华的股价从上涨到涨停了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你这一出手,直接净收入快六千万啊。”忧颜啧啧看着从汉白玉长椅上站起来的女子。

  纡歌微微一笑。“这六千万总得要出在北氏头上,本宫才能开心。”

  纡歌走下来,对着下面的操盘手小组一挥手,“走,去三层好好吃一顿。”

  “下午,才是真正的战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