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叫她。

  叫她?

  纡歌回过头,各路媒体纷纷顺着纡歌的目光让出一条路来。

  是一个男人。

  ....................

  「那年永安」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女孩坐在树上,停了闲不住晃动的小腿。就那样被树下正在抚琴的白衣男子吸引。

  再也没有能比那句诗更适合用来形容树下的那个男人了。

  皑如白雪,皎若明月。清胜微风,气胜幽兰。

  不知道他会长什么模样?

  女孩倾了身子想要看看,却一不小心就从树上掉了下去。

  正掉在男子的琴上。砸坏了男子的琴。

  p#酷x匠N9网XV正版}首发2

  女孩愣愣的看着男子的脸,笑的傻呵呵的。

  “好看......”

  男子微微笑,甚是温润,“先起来。”

  “噢,”女孩一下子坐起来,还是舍不得让视线离开男子一星半点。

  女孩笑的甜美,似有些羞赧,“你...你叫什么?”

  ..........................

  「现代」

  纡歌方才有些愣怔,此刻却是回了神。

  “你叫什么?”

  这男人的容色的确让她惊了艳,可让她愣神的却是因为那莫名的熟悉感。仿佛有那么一瞬,这张俊美绝伦的脸曾在她脑海里闪现。似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他。

  ..........................

  「永安城外」

  男子有些无奈的从支离破碎的琴上拉起女孩,弯了唇角。

  那一刻,女孩只以为树上开满了花,正有花瓣飘落。

  “在下,姓张,名如英。字,兰卿。”

  ...........................

  “兰卿。张兰卿。”男人站到离她五步之遥的地方,弯了嘴角。

  .....................

  “兰-卿-”女孩重复,直接就叫起了男子的字,“张-兰-卿-”。

  ..............

  “张兰卿?”纡歌轻声重复。她并不记得记忆里有这个名字。

  倒是兰卿这两个字。

  读起来很好听。

  北千慕上前,拉过纡歌的手,将那枚因为纡歌突然握起手掌而仅圈在了指骨前方的戒指套到了指根。戒指正对着张兰卿,闪闪的,发着冷冷的光。

  纡歌下意识的就要把手收回来,北千慕却是强硬的拉着不放开,低头就吻了上去。

  抬头,“女人,你是我的。”

  而后一下子拉过纡歌的腰肢,轻笑着看着张兰卿,“张公子。幸会。”

  纡歌眉尖一蹙,强行压下想要推开北千慕的冲动,跟随着北千慕的笑容看向张兰卿。

  张兰卿微笑着。却是对着纡歌。

  “兰儿是......记不得哥哥了吗?”

  “哥哥?”

  “哥哥?!”

  纡歌盯着张兰卿,她是这世上唯一的上神,哪里会有什么哥哥?

  北千慕也盯着张兰卿,北千慕很是确定,在永安,他的确让人杀了张兰卿,而且用了巫术祭祀,诅咒张兰卿生生世世活不过二十五岁。所以他从未想过这个张兰卿会是永安那里的张兰卿,只是看见一模一样的脸就忍不住痛恨。

  而他在这里竟然是兰儿的哥哥!

  张兰卿上前一步,站在纡歌旁边,微笑着看着北千慕,“我与兰儿,还是有些像的,不是么?”

  北千慕脸色一青,微微眯着眼看着张兰卿,“是。”

  就是因为张兰卿和兰儿根本就是夫妻相,他当年才会如此厌恶张兰卿。

  继而恢复了正常,揽着纡歌的腰,戏笑,“姐-夫?”

  张兰卿不答,拉过纡歌的手,甚是温润,“兰儿,我们回家。”

  北千慕扣着纡歌的手一紧,与其说北千慕对张兰卿满是戒备,不如说北千慕在担心纡歌和当年一模一样的回答。

  “兰儿,我们回家。”

  “好。”

  纡歌轻笑,一下子将手从张兰卿手里抽出来,甚是平静的看着张兰卿,“我没有哥哥。”

  同时转了个身从北千慕的怀里出来,挽着北千慕的手,“我们走。”

  北千慕猛地反应过来,转身看了张兰卿一眼,脸上的笑意忍不住的灿烂,“好。”

  “我们走。”

  “好。”

  张兰卿在原地,低下头,微微弯了嘴角。

  为了让兰儿对我死心,你还真是费尽心思啊,天子戍。

  阳光微暖,张兰卿美到极致的侧颜此刻正是半带自嘲的淡淡伤感。

  “我唯一的妹妹,不愿意认我了。”

  张兰卿抬头,对着场外的媒体微微一笑。

  “给各位媒体朋友添麻烦了。若是各位愿意赏脸,在这永安阁小憩一会,如何?”

  如果纡歌的美是在第一眼让媒体惊艳,那么张兰卿此刻的美,就像是清晨的光,温暖细腻而让人无可躲藏。

  永安阁第二层。张兰卿让永安阁服务质量无可挑剔的服务生带着众人去到各自的包厢,吩咐他们给媒体最好的服务。

  而张兰卿自己,则看了看三层的入口。

  “客人?打扰一下。”二层的服务生礼貌地看向张兰卿,“进入三层的话,需要这边验证下您的身份哦。”

  “您可以出示一件稀世之珍或者承担每日千万且一年起付的租金。”

  张兰卿看向三层,轻声问了句。

  “黑曜可以吗?”

  服务生一怔。随即凛了神,“公子这边请。”

  拥有黑曜的人是不需要进行身份验证的,因为他们可以直接从二层的另一个入口进入三层。

  服务生带着张兰卿走到二层极为隐蔽的房间,在门口对着张兰卿鞠躬以示敬意,随后迅速离开。

  服务生不用担心张兰卿说的是假话。因为若是没有黑曜却进入了这个房间妄图通过这个入口到达第三层,那么他也只能进去却不会再出来了。

  张兰卿打开房门,一进去门就自动关了起来。

  “请出示通行证。”机械的男声。

  “通行证?”张兰卿重复一句,“黑曜么?”

  三秒。有枪支突然出现抵在张兰卿的后脑,冷声,“通行证或者死。”

  张兰卿自是不惧,一伸手,黑曜石静静的躺在掌心。“你指的通行证,是这个么?”

  枪支迅速被收回,原先拿着枪抵在张兰卿的那人对着张兰卿的背影恭敬跪下,“属下无意冒犯,这就为公子开启直达通道。”

  此人对张兰卿甚是恭敬,几乎都到了要匍匐于张兰卿脚下的地步。张兰卿叫住他,“抬起头。”

  张兰卿盯住他的眼睛,扫描记忆。

  而后让那人回到他该去的地方。自己在那人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弯了嘴角。

  原来是这样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