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兰卿,好久,不见。”

  魔族集聚,拦在子戍身前。毫不掩饰的凛冽杀意。

  子戍也不惧,只站在那里,平视这王座上的人。

  那白衣男子静默地看着一身玄色的子戍,良久,终是开口,“我只是想和她在一起,你又何必如此阻拦?”

  子戍笑,却未见笑意,“你到底是想和她在一起,还是想取她灵魄,祭兰陵之魂?”

  水兰卿不语,不知是无声默认还是不知道答案。

  子戍冷笑:“你封印修为,以落魄秀才之身入世,难道不是为了博她同情?你敛尽杀戮,白衣抚琴,难道不是知她喜欢素衣淡然?你娶她为妻,却多次推开她的靠近,难道不是为了等待今日月食,好让她修为尽失意乱情迷之时甘愿给你她的灵魄?”

  水兰卿垂眸,沉默。

  而后睁开眼睛,却是不答子戍的问句,“终是,免不了一战。”

  水兰卿身上忽而爆出黑色的灵力,呼啸着袭向子戍,今日月食,正是魔族力量最为巅峰的时候,那灵力,凌冽地竟将空间割出丝丝裂缝。

  子戍亦爆出纯白的灵力,狠狠地迎上水兰卿的灵力。旗鼓相当的灵力纠缠不下,灵力交汇处,竟开始形成一个真空的圆洞!

  子戍目光一凛,意识到了水兰卿的真正目的,挥手就要收回磅礴的灵力。

  水兰卿一声令下,伺机而动的魔族一拥而上,逼得子戍无暇顾及那个圆洞。

  微微一笑,水兰卿看着子戍,从容踏入。

  “她,一定会是我的。”

  .................「现代。永安阁。第三层。」

  纡歌的电话突然响起,微微挑眉,陌生号码?

  摇了下手机,号码的显示便换为了北千慕。

  是他?

  “北千慕?”

  “千慕,叫我千慕。”北千慕认真的重复,然后笑道,“纡歌,快下来。”

  撇了撇嘴,“好。”

  忧颜端着早餐从隔间进来,打趣道,“北家的少爷也是清闲,大清早的就来这‘永安阁’找我们家纡歌。”

  纡歌接过早餐,笑道,“所以,我们可要给北氏找点事情做。”

  咬了片燕麦吐司,纡歌看向忧颜,“走吧,一起。”

  穿过房门的隐形结界,两人身上的真丝睡衣变换成了清新的夏装。

  如果不是倾日之兰的例会,纡歌不会穿大红色,因为她并不喜欢那种浓烈的颜色,可她也解释不清楚,为什么对出席倾日之兰的衣服有着一种执念,就算不喜也要穿着它,仿佛,在提醒着什么。

  可她最喜欢的,还是身上的颜色。浅蓝。

  “浅蓝,浅兰。”纡歌默默念着,似乎要从这个颜色念出什么故事。忧颜自然地跟在纡歌身后。

  不知不觉到了楼下。

  看)^正mI版章#节m上8酷3'匠网V

  抬眼,顿住。

  北千慕的人抱着浅蓝色的兰花一字排开,从永安阁的一层一直排到了门外。

  浅蓝色的、兰花。

  纡歌的眼里有着某种东西逐渐凝聚,似有什么在脑海里成形。仿佛是一个女人,在浅蓝的兰花花海里翩翩起舞,那个女人,是谁?

  “纡歌?”北千慕看着一路怔忪走到自己面前的浅纡歌,凑近在她耳边大叫了一声。纡歌一惊,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北千慕。

  一厘之距。

  纡歌下意识地退后一步,眼底浮过一丝厌恶。

  厌恶?纡歌皱了皱眉头,她刚认识北千慕,怎么会有厌恶的情绪?

  “纡歌,”北千慕收起眼底的受伤,将手中的花递到纡歌眼前,“喜欢吗?”

  纡歌回神,看向北千慕手中的花,“喜欢。”

  接过那花,纡歌就像是看到了家人一样的温暖,那是真正属于兰花的颜色,平白让她心中一暖。

  纡歌微微笑,娇艳如花,清雅似兰。

  “咔擦!”北千慕看着手中的照片,小心翼翼地将它收进怀里。

  “纡歌,嫁给我吧!”北千慕打开精致的红木浮雕盒子,半跪在纡歌面前。

  众媒体这才反应过来。好美的女孩子!来不及惊叹,就见北氏的少爷单膝跪在了这个女孩面前,这个被媒体一直盯着花边的高富帅是要站在媒体面前向这个女孩求婚了吗?

  “北少爷!”“北少爷!”

  “北少爷这是要向这位小姐求婚么?”

  “北少爷可以说说和这位小姐相识的经过么?”

  “北少爷……”

  各家媒体的记者蜂拥而至,却被北千慕的人一直拦住,只能在外围不断地按着快门,抛着问题。

  浅纡歌弯着一抹浅淡的玩味笑容,伸手拿起了浮雕盒里的戒指。

  微微蓝色光华轻泛,清澈动人。兰花半开,几小朵簇在一起,以晶莹的钻石雕刻而成,细腻的雕工清晰的勾勒出娇小的花蕊,配合着被完美切的克什米尔蓝宝石,点点蓝色流转。套指的指环,打破了圆形铂金的禁锢,蔓延成青藤的形态,乳白色的和田玉被雕刻成线条流畅的微小叶片,完美的契合在青藤之上。

  这样的戒指,不仅价值连城而且、独一无二。

  “纡歌,嫁给我,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浅纡歌,这一世,我必定倾尽所有宠你爱你。若不能,天打雷劈”。

  轻笑着把玩手中的戒指,伸手就要带上,却突然停止。

  “北千慕,你真的想好了?娶我的代价,也许……会是整个北氏帝国。”

  耀眼的闪光灯下,北千慕执起浅纡歌的手掌,笑的当世无双,

  “为了你,放弃天下,我也未曾犹豫过。”

  微微一怔。

  团起的手指渐渐松开,本来也就是为了去北氏找些东西,没必要犹豫什么。就算不愿,也只是一时,又不是准备嫁他一辈子。

  在心底嗤笑一声,算是甩掉心底的不愿。

  将手中的戒指递到北千慕眼前,浅浅一笑。

  北千慕站起来,拉着纡歌的手笑得像个孩子。

  纡歌忍不住笑出声来,“傻子。”

  北千慕拉着纡歌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真的觉得和做梦一样,纡歌,这一天,我真的,等了太久了。”

  纡歌眨了眨眼睛,朝着记者的方向努了努嘴,“我可不喜欢这闪光灯一直照着,再不给我戴上,我可就反悔了啊。”

  北千慕脸色一僵,将浅纡歌的手抓得一痛。

  纡歌无奈地撇了撇嘴角,“北千慕,你求个婚到底要拖多久?”

  北千慕笑,“现在就戴,我的小未婚妻。”

  纡歌:“……”

  憋着嘴角看着北千慕给自己戴上戒指,戒指碰到无名指的一刹那,铂金的凉意一下子侵进心里,说不清到底是接受还是抗拒。

  “兰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