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至高之位

  “纡歌,”叶忧颜推了推还熟睡的女子,“起来了,今天兰兰要开会呢。”

  女子皱了皱眉关,嘤咛一声睁开眼睛,“你,是谁?”

  忧颜无奈的看着一脸茫然的女子,“浅纡歌,你是睡太久睡傻了?”

  眉间轻舒,有些歉然,“做了个奇怪的梦,醒来竟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忧颜撇了撇嘴角,伸手指向自己,问道,“我是谁?”

  女子笑道,“叶忧颜。”

  “那你是谁?”

  “浅纡歌,兰兰的主人。”

  “兰兰是谁?”

  “…兰兰不是人,是倾日之兰,”女子再笑,“好了忧颜,我只是一时没想起,又没傻。”

  忧颜展颜一笑,“知道了,你赶紧起吧。不然你这个兰殿,今天必然要迟到了。”

  “嗯。”女子轻应。

  是了,她是浅纡歌,黑白两道霸主组织倾日之兰的兰殿,亦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上神,而面前的叶忧颜,则是倾日之兰的兰上,叶氏集团的十九岁年轻总裁。

  “以神之名,许你精于算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若你能逆转人性常态,终守初心,便能复活所爱,永世长安。”

  轻笑着摇了摇头,她自己就是神,又何来的以神之名?

  当真是睡得太久,差点因梦魔怔了。

  ..........................

  「永安城」

  “天帝口中的天理,连天帝自己,亦是不能免俗,不是么?”奚慕之看了看已然被子戍复原了的身子,低低开口。

  子戍清笑,“你得了你想要的,应知足了。”

  奚家十世帝王龙势换他如此,他当知足。

  奚慕之从皇座上走下,直视着子戍,“我后悔了。”

  “我想要的是她。”

  子戍勾唇:“你没有后悔的权利。”

  “不,”奚慕之亦是勾唇,“我有。”

  “屠尽永安城,如何?”

  子戍眼角一跳,眸色微凝,面色沉得似要滴出水来。

  奚慕之却恍然不觉,“我屠尽这永安城,便是其罪当诛的昏君。那她所有杀戮,就是断了我屠杀的助力。如此,你便不用逆改天命,许我奚家十世帝势。”

  “而她,亦不用散去一身修为,受轮回之苦。”

  子戍抿紧薄唇,终沉声,“好。”

  那一日,永安无夜,天降红雪。

  酷O/匠网正%(版◎t首发m

  子戍负手在皇宫的观星楼静默地看着永安血流成河,无甚表情,却偏要扯了嘴角,似在微笑。

  也无谓对与不对了。这么多年,他只想能好好守着她,佑她平安喜乐。屠尽永安又如何,覆了天命他也不曾惧过。

  “司命。”子戍直视远方,目光淡淡,似是没有注意到身后人的出现,“你也去吧…”

  “那是个比这里还要复杂的世界,你,替我护好她。”

  司命表情不变,冰冷得如同这永安城此刻毫无生机的模样,淡漠颔首,便消失在了入口。

  永安此刻,红雪将停,灰蒙蒙的天际,似是翻滚出阵阵黑云,天威压城,呼啸而来。

  ............................

  「现代」

  时针重叠在十二的位置。

  永安阁第四层。

  由汉白玉堆砌而成的巨大座椅上,红袍女子斜倚其上。长长的裙摆落过长椅,延至地上。耳上,颈上,以及腰上,修饰着半开的黑色兰花,隐隐黑芒跳动。令人心悸的妖娆妩媚。

  旁边,由纯金打造的座椅上,倚着一个白衣女子,白色的及膝短裙,配着黑色的兰花腰带和盛开的兰花耳钉,黑芒闪烁间,自有一番圣洁高贵。

  倾日之兰七个分部首领聚集在她们面前。单手抚肩,垂首而立,“属下参见兰殿、兰上。”

  女子淡淡拂手,他们会意的站好。依次汇报自己分部的近况。

  “讯部冥初,一切如常,无碍。”

  “影部冥双,一切如常,无碍。”

  “暗部冥季,一切如常,无碍。”

  “学部冥思,一切如常,无碍。”

  “文部冥武,一切如常,无碍。”

  “民部冥顺,一切如常,无碍。”

  “商部冥七,有事汇报。”

  “‘倾世’最近的资金波动有些异常,现金流出现部分冻结。上市股份已有超百分之二十在其他人手中,其中约百分之十的持股者是北千慕,北氏集团继承人。”

  女子容色未见波澜,只是眼睑轻阖,淡淡应道,“嗯。本宫知道了。你们回吧。”

  “是!”无半分异议,众人垂首致敬,离去。

  浅纡歌从汉白玉的座椅上起身,懒懒的伸了下腰,“北—氏—”

  忧颜捂着嘴笑,“看来北氏的公司要起风咯~”

  纡歌侧首,轻笑,“也不是多大风,就陪他们玩玩而已。百分之十的股份,翻不起多大浪。”

  “是了,”忧颜拉过她仍旧保持着伸腰姿势的手,挽住纡歌的手臂笑道,“有什么能逃得过你兰殿的手心呢~”

  拉着她就往外走去,“走吧,去三层坐坐,永安阁最近调了种‘浮生茶’,似乎很是不错。”

  纡歌略显无奈的看着这个闺蜜,摇了摇头也就随了忧颜。

  永安阁的设计分为四层。

  第一层,接待平常的客人,纯粹的休闲娱乐场所。

  第二层,拥有独立的包厢,良好的隔音效果以及专门配备的暂时保安,确保客户的私人空间不被打扰,并且,只接待年消费过千万的VIP客户。

  第三层,受理住宿服务,无论你是谁,只要你付得起每日千万且一年起付的租金,或者拥有一件让永安阁店长都觉特殊的物件,那么,你在“永安阁”住宿的期间内,“永安阁”便可以保证你的所有安全。

  至于第四层...只有永安阁的店长和永安阁真正的主人才知道在哪。能进入到第四层的人,除了被主人邀请,那便只有一个条件——拥有黑曜。因为.....第四层,就在纡歌的结界之中。而能够无视结界的,只有黑曜的拥有者和...她的命中注定。

  永安阁三层。

  住宿接待的地方,除了服务台之外,就是一个自由的开放式咖啡厅,不过每日百万的租金,却是让永安阁的三层几乎杳无人烟。

  忧颜拉了纡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顺手叫了两杯浮生。

  三层只是对永安阁住宿区的一个概称,像她们此刻坐的地方,实际高度约在60层左右,风景甚好。

  “纡歌,你尝尝。”忧颜将一杯泛着热气的茶推到纡歌面前。

  接过,下意识地撑起结界。茶,总该要静品才是。

  低头看去,青花瓷的杯盏里,唯有一片茶,细细微微的沉沉浮浮,带起茶面一圈圈的涟漪水韵,茶气甚清,隐约可闻一点微涩。

  浅尝。淡淡的甜气伴随着独特的苦涩深入舌苔,难得的恬静在心中漫开。

  女子低低喃到,“涩至深处,苦尽甘来,却忘不了那独特的苦。倒真是,一醉浮生。”

  男子微笑着看着安静品茶的倾城女子,微带磁性的笑声淡淡响起,

  “浅小姐真是好雅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