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永安暮雪

  也并非多大雪,只是不急不缓地一直落着,染白了永安城的街道。

  这一日,上元佳节,永安却一片死寂。

  家家户户门户紧闭,偶尔走街串巷的一阵寒风夹带着永安家家不安的氛围,丝丝呜咽。

  张秀才被人害死了!

  张秀才家的小娘子疯了!

  张秀才家的小娘子入了妖魔道了!

  人心惶惶,恐恐而不可终日。

  毫无生机的街道尽头,一身浅兰衣裙的女子缓步逼近。

  永安暮色,飞舞的雪花在她身边纷纷避开。那女子容色绝丽,杀伐浓重。右手的大刀泛着丝丝白气,许是饮了太多的鲜血,那血色顺着刀锋流下,在白茫茫的街道上染出一道红,未见凝结。

  一路到了永安皇宫。宫门紧闭,无半分佳节气息。

  女子的指节,泛出森森死白,握紧手中的刀。

  这永安的权贵,都该死!

  大刀一挥,皇宫钢铁铸成的大门寸寸碎裂。

  一路杀伐,万千御林亦不过是送上门来的尸体,身后走过的地方,宫墙,殿宇,轰然倾塌。处处废墟。

  永安的权贵该死,这些权贵的爪牙也该死!

  一路收割,她已记不清用手中的刀收取了多少性命。

  杀伐过重,千年修行毁于一旦,她无惧。

  弑杀帝王,毁了奚家帝王龙势必遭天谴灰飞烟灭,她无畏。

  她只想让这群位高权重草菅人命的上位者付出代价!

  阴谋算计生杀予夺她不懂,但杀她所爱,就算屠尽天下她也必要他们百倍偿之!

  举起手中的大刀对准坐在帝位上的那个人,奚慕之,你该死!

  皇座上的少年帝王,看着举刀的女子,竟是微微一笑。“兰儿。”

  y酷‘匠!,网唯一u正"#版,x其m他都D是盗、版@

  女子眼眸一瞬锋利,刹那之间就将手中的大刀刺入他心里。

  “浅兰你敢!”有怒吼声响在皇宫大殿,女子无惧。

  一道法力直直打向她,命中心口,她亦不退半分,举着刀就要往他心口再进一分。

  她要他死!要他为她的夫君陪葬!

  “浅兰你给朕住手!”同是穿着帝袍的男子亦是仙法大开,切切拦住了一心夺命的女子。“你若连他都杀了,朕就真的只能让你灰飞烟灭了!”

  “你让开!”女子在男子怀中挣扎,丝毫不惧灰飞烟灭的结局。

  男子垂眸,“若你今日定要杀他,那张秀才,亦会魂飞魄散。”

  “你!”女子瞪住男子,一瞬燃烧自己的灵力从他怀里挣了出来。满目愤恨,“难道堂堂天帝眼中亦只认得这些岁岁祭天的皇室权贵么?他们以权谋私草菅人命你不管,我不过拿起屠刀杀该杀之人,你却要让我之所爱魂飞魄散!”

  “如此神界,如此世间,天!理!何!在!”

  女子声声泣血,掷地有声,似乎连同殿外的雪都有些共鸣,下的愈发急促。

  天帝无奈,“浅兰,你口口声声问天理何在,殊不知这便是天理。”

  女子讥笑,“天帝的意思是,位高权重,以权谋私,视百姓如蝼蚁,视人命如草芥,这便是天理所在?!”

  “天理,本就为人性而存在。善好恶坏,亦是人性偏颇所决定。位高权重,只手遮天,亦是人性所向往,所表现,是以,亦是天理。”天帝看着眼前的女子,静默。

  “哼!”女子冷哼一声,“若是如此,这样的世间不如让我一把刀,屠他个干干净净!”

  天帝叹息,“浅兰,你现在的做法,不亦是如此么?你已将成仙身,一身仙法亦是娴熟强劲,你如今,不也是借着凌驾于凡人之上的地位,视人命如草芥么?”

  女子一怔,有些惶惶,“分明是他先伤我所爱!我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是么?”天帝轻声问道,“他伤你所爱一人,你还他一刀已足矣。那,那些被你屠杀官员算什么?那些被你一刀夺去性命的宫门守卫又算作什么?他们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连蝼蚁、亦不如。”

  女子退后几步,伸手指着皇座之上已然命垂一线的帝王,“就是因为他!就是因为他,那些官员才会一心谄媚讨好,联合起来谋害我夫君!就是因为他,我夫君才会被流放,被害死在途中!那些官员就是他的爪牙!亦是伤我夫君之人!那些为他守城守宫的人亦会成为他的爪牙,去伤害更多民众百姓!他们,都该死!”

  “兰兰。”天帝轻轻唤她的名字,“你初塑仙身的时候我便告诉过你,日后你成为了神,便有了对凡人审判的权力。因为到那时,你高于凡人。”

  “没有谁生来就该死,是你用你的权力与地位审判了他们。”

  “他们本不该死。是你用你高于他们的权力与地位,剥夺了他们生存的权力。”

  “所以这整件事情,并没有谁是谁非。”

  女子踉跄,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下来,“那我夫君就那么死了?!我本无魂,进不了冥界,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堕入轮回,然后永生永世活不过二十五岁?!”

  他们杀她夫君之时,以巫术祭之,那样狠毒的法子,就是要毁了他生生世世的安平!

  女子突然拉住天帝的衣袖,“子戍,求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

  永安风起,阵阵呜咽,殿外的白雪不知何时,已积了几寸之厚。

  女子倾城的容色梨花带雨,此刻显得十分悲戚。

  天帝将她扶起,似是不忍,只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子戍!”她一把抓住男子的衣襟,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你是天帝,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此刻,女子的眼里只有他一人,眼底的悲伤和隐约可见的期望终是让天帝不忍。缓了语气。

  “兰兰。”他直视着女子,“我…只能让你…与命运赌一次。”

  神有神力,却逆不过天命。

  他虽为天帝,唯一能做的,也只是给她一次,与命运赌博的机会。

  女子茫然。

  “封锁记忆,异世重来。”子戍叙述。“这一次,我给你完全上位者的位置。以神之名,许你精于算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若你能逆转人性常态,终守初心,便能复活所爱,永世长安。”

  女子一双眼睛终是焕发出光彩,重重点头,“好!”

  子戍抬手,圈出一个入口,“那,你去吧。”

  女子毅然走入。

  身后,永安入夜。

  雪色缭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