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他也半人半鬼?”

  说后半句的时候赵耀特意压低了声音,生怕给别人听到引起恐慌,或者...被别人说是神经病。

  “不知道。”说着徐夜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

  赵耀不敢再问下去,她这样说一句喝一杯,醉了就麻烦了。

  “吃吧,这个好吃。”

  赵耀拿起一串烤鱿鱼递给徐夜。

  徐夜接过来想都没想就咬了一口。

  “咦...好腥。”

  “哈哈哈!”

  单纯的徐夜就这么被赵耀耍了。

  “白痴。”

  两个人边吃边闹,新闻联播都播结束了。

  他们慢悠悠的走回家,而此时徐夜已经醉了。

  一喝醉话就多,这里说到那里。

  “好了好了,回家了。”

  赵耀抬着徐夜进了电梯。

  “这电梯好灵异啊!哈哈!”

  “别胡说了,快到家了。”

  赵耀只想快快的把她抱回家,让她舒舒服服的睡一觉,真是的!下次再也不带她喝酒了!遭罪的是自己。

  '更p新wD最E&快上{酷匠v网e

  到了楼层,两个人走出电梯。徐夜疯疯癫癫的傻笑,赵耀已经快崩溃。

  走到阿姨家门口,徐夜突然大喊。

  “孩子们你们好啊!”

  孩子们?哪来的孩子们?赵耀觉得徐夜已经神志不清了,得赶紧让她休息。

  “看错了看错了,哪有什么孩子,走走快上床休息。”

  “有!双胞胎!一模一样,真可爱,今天吃烧烤还碰见了。穿着白色衣服,长头发的那个啊!”

  “别胡说了,快,盖被子。”

  “哦不对不对,是三胞胎。”

  徐夜还用手指123的数着,那姿势就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

  现在体现在徐夜身上,可爱又好笑。

  “哦不对!是四胞胎!”

  “哦好好好,四胞胎四胞胎。”

  赵耀以为她是酒后胡言乱语,可刚才徐夜是确确实实看见了四个一模一样的白衣小女孩鬼魂。

  终于安顿好了徐夜,赵耀也可以放心的休息了。他从柜子里拿了一床被子铺在地下,就这么凑合着睡了。

  第二天赵耀一早就醒来了,他一晚上没睡好,头还疼的要命,遭罪啊!

  徐夜却在床上睡得死沉,还说梦话...

  这一喝酒那形象全毁了,还记得她是这么说的。

  “哈哈哈!他叫我小夜夜,哈哈哈小夜夜小夜夜,四胞胎四胞胎...”

  看来赵耀哄她的时候说的那句小夜夜,让徐夜高兴了很长时间。

  表面却不表现出来,要是让徐夜知道赵耀看过她酒后失态的样子,那醒来还不疯了。

  想着想着徐夜就醒来了。

  “啊,头疼死了。”

  “醒了啊小夜夜,我去做早饭。”

  “我昨天真的看见四胞胎了!”

  “你还惦记着那事呢?”

  “对啊,我没有胡说。”

  赵耀听她这么一说,就知道她真的没有胡说。

  “四胞胎鬼魂?”赵耀开始对这件事情感兴趣。

  徐夜拼命点头,“对对!”

  “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男人他怨气极重。”

  “怨气?这不是形容鬼魂的吗?”

  “对啊,怪就怪在这里,我居然能看见一个人的怨气!”

  “不懂。”赵耀茫然的摇摇头。

  “那个人他养鬼!”

  “什么?鬼还能养的?”

  “嗯嗯,我觉得昨晚我看见的四胞胎鬼魂应该就是他养的小鬼。”

  “他养鬼干嘛?”

  徐夜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个人是为了什么而养鬼。

  养鬼,这个词听起来就炫,赵耀不禁对这件事有了浓厚的兴趣。

  吃完早饭,赵耀刷碗徐夜去倒垃圾。

  她拎着黑色塑料袋走进电梯。

  沈嘉良也跟着进来,这是巧合还是沈嘉良故意所为?他怎么那么缠人。

  “徐夜?”

  “干什么?”徐夜没有与他对视只是扫了他一眼,但沈嘉良却一直盯着她,好像只要徐夜一转头,就会被吸进沈嘉良的眼睛里。

  “哦应该叫怪物小姐。”

  “有病!”

  如果他只是故意来调侃徐夜找乐,那徐夜根本没必要搭理他。

  转眼电梯楼层就到了二楼,徐夜想尽快摆脱这个疯子。

  “想必你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

  徐夜没有回答他,电梯已经到了一楼,她等待着电梯开门。

  可是,电梯居然没有停下,继续往下落。

  徐夜不理解的拍拍电梯门,是不是出故障了?

  “白费功夫。”沈嘉良满嘴的嘲讽,让人忍不住想揍他。

  到了地下室停车场,徐夜按了好几下一楼的楼层键,毫无反应。

  电梯门打开了,沈嘉良一把将徐夜推了出去,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

  “干什么!”

  “回答我刚才那个问题。”

  徐夜很无语,这个变态到底要干嘛,是不是闲着没事找事。

  “养鬼?”

  “嗯,还算聪明。那你知道我养鬼是为了什么吗?”

  “我管你是为了什么,神经病!”

  徐夜刚想从停车场入口出去,就被沈嘉良拦住了。

  他掐住徐夜脖子。“回答!”

  “不知道!”徐夜毫无反抗之力,他的力气极大。

  “那我告诉你,是为了...想知道吗?”

  “不想!”

  “说想!”他的力度加大了。

  “咳...想...”

  “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徐夜已经忍无可忍,她被迫使用了现灵术,金黄色的眼睛和沈嘉良对视的那一刻,沈嘉良眼睛剧痛,松开了掐着徐夜的手。

  徐夜觉得不解气就将手里的垃圾袋狠狠砸到他的脸上。

  黑色塑料袋被打破,里面的垃圾散落一地。

  徐夜撒腿就跑,再不离开这疯子他非得杀了自己不可。

  “原来你是这样一个怪物,最起码...比我好...”

  临走的时候听到沈嘉良说的这句话,徐夜停下了脚步,又匆匆的跑走了。

  不知怎么,他最后那句话听起来很是悲伤,谁让他那么变态的对徐夜,否则也不会被徐夜打。

  自找的痛就别喊疼。

  徐夜不敢再做电梯回家,生怕再遇到那个疯子,现灵眼可使不出了。

  她一步一步踩着楼梯往上爬,真累。

  谁料走楼梯更危险,七八个白衣小女孩鬼魂就守在楼梯。

  一定是沈嘉良这个死变态干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