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小心翼翼的牵着背后的徐夜走进来。

  果然,这些鬼通通现了身,让看不见鬼的赵耀也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

  “降鬼符在此!谁敢放肆!”赵耀撸起袖口高举手臂。

  徐夜被赵耀这一句来的吓了一跳,没憋住笑,噗哧一声就笑出来了。

  谁知道,这句话居然起作用了。本来向他们围拢过来的鬼居然后退了,随后慢慢消失了。

  “哎?你不是能收鬼吗?你怕他们干嘛?”

  “傻啊,收鬼我用手收啊,收鬼壶没带让我怎么收啊。”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说。你们收鬼的还有这么多学问?”

  “多着呢,以后慢慢跟你说,先办正事。”

  两个人刚进来的那屋里空无一人,随后他们又轻轻的走向里屋,还是空无一人。可是,如果是一直没有人的话,那屋里怎么会这么干净,连灰尘都没有?更何况,诊所诊所,连个医用工具都没有更别说药了。很明显,这里面的人刚刚匆忙的走了!

  两个人看着眼前空空的房屋,脑子已经混乱,来不及理清就又多出个事来。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人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你看。”

  徐夜朝着赵耀伸手指的方向看去。

  地上有几滴鲜红的血迹,还是新鲜的都没来得及凝固,放眼看去还有几滴早已干在地板上暗红色血迹。

  徐夜很佩服赵耀那么点小细节都能发现。

  酷(N匠&网‘-永久:"免1费/看b_小说m{

  徐夜跟着赵耀后面走到血迹旁。

  他伸手抹了一点血放在鼻子前闻闻。

  徐夜不忍直视用一种嫌弃的眼光看着他。

  “这是刚留下不久的,趁还没干快点收集起来。”

  “收集这个干嘛?还有,这怎么收集?”

  赵耀没有理徐夜,他从口袋掏出一包餐巾纸,擦了擦地上的血迹。

  “这...这就算收集了?”

  “你以为呢?弄个小瓶子装进去啊?”

  徐夜白了他一眼,“既然没人我们就先回去吧。”

  “等等...”赵耀把手上带有血的纸塞到徐夜手里,然后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只见他捡起地上细长的头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夜。

  徐夜傻眼了,这眼神怎么那么好,更何况这地板颜色还很偏暗。

  当警察的男人就是细心,徐夜不禁在内心夸赞赵耀。

  “走!我们快回去!”

  说着便拉着徐夜上了车。

  一路上,徐夜的手紧紧攥着发丝和餐巾纸,生怕一阵风给吹跑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Boom!前方突然一阵巨响,吓得赵耀赶紧踩了刹车。

  “怎么了?”徐夜目视前方问赵耀,因为自己的眼神不太好。

  “好像出车祸了,我下去看看。你留在车里。”赵耀招呼着徐夜,还不等徐夜说话就已经跑下去了。

  徐夜只好乖乖待在车里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

  此时,突然有一人用手帕捂住了徐夜的口鼻,那人力道极大定是个男人。徐夜挣脱不了,手帕上一股不知名药物的味道使徐夜晕厥过去。

  “奇怪,这车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自动驾驶?那为什么又要互撞?撞邪了?”赵耀脑子里蹦出了一个个问题。

  他打了个电话通知小张,随后便奔向“自己”的路虎。

  看见车里空无一人并且餐巾纸也不见了,赵耀眼睛瞪得极大。

  他对着半空大喊,“徐夜!”

  连喊几声,半晌也没人回应,拨打了徐夜电话也没人接。

  “糟了!”赵耀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就火急火燎的开着车冲向医院。

  还好那根发丝还在,还有希望!

  他将发丝给了之前警察局的法医朋友,然后自己去找薛老鬼。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薛老鬼的车也已经快没油了。

  他只好先加油再去找薛老鬼,一件件事情都在拖赵耀的后腿,让他非常急躁。

  油加好后立马奔向医院。

  跌跌撞撞的跑到薛老鬼病房,还没等赵耀开口,薛老鬼倒先对赵耀吼起来。

  “你是不是把我的手机卡换了!”

  “你先别激动!我有重要的事要说!”

  薛老鬼哪听赵耀的话,眼神十分怨恨,他一点不听解释。

  “徐夜失踪了!”

  听到这句话薛老鬼突然安静下来,随后情绪又上来了。

  “你怎么照顾我徒儿的!她怎么就失踪了呢!”

  “对不起。”赵耀很是愧疚,就诚心的道了歉。

  “对不起?”薛老鬼正准备一拳挥下去。

  “慢着!我们现在不应该争吵,而是想办法找到徐夜啊!她不会又被那千年老鬼害了吧?这样,我再去一次阴曹地府,行不行?”

  “她不是被鬼害了!她是被...”

  薛老鬼突然停住,好像在懊恼刚才一时冲动说错了话。

  “你知道?是因为什么?是不是和黑衣人有关系?”

  “你怎么知道?”

  薛老鬼已经快崩溃了,自己又被赵耀这小子套了话。

  心想,这瞒也是瞒不住了。还是摊牌吧,或许徐夜还能有个救。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想必你已经知道黑衣人的事了。”

  赵耀并没有打断他的话而是继续听他往下说。

  “之前,我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他让我给一根能够假死的草药,也就是你上次吃的那个。我没有答应他,因为我跟前只有两根。倘若下次徐夜再给那千年老鬼害了,那就真玩完了。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用徐夜来威胁我,说我如果不给他,他就杀了徐夜。我一听,这人怎么会知道我们这么多事,一定不正常。”

  “那个黑衣人我和徐夜之前打过交道,但就是查不明身份。”

  “嗯...再后来他就用各种语言刺激我,我肺气肿就犯了。本想醒来后就把草药给他们,我自己过段时间再去找朋友要点,可没想到你俩来横插一杠,现在好了,徐夜被他们绑架了!”

  薛老鬼满满的责备让赵耀觉得愧疚,自己非要充当什么大神探,结果什么也没查到还惹了这么多事。

  赵耀沉默不语。

  “我之前那个卡呢?”

  “哦,一直在我手机里。”

  “今晚他必定打电话给我索取草药,手机一定要二十四小时开机,我收拾收拾出院了。”

  “不行,你现在还没修养好,怎么能随便出院。”

  “修养?出了这么多事哪还有心思安心养病!快点陪我办手续。”

  赵耀只好答应,凭他一个人真的是什么也做不成。

  他们办好手续就走了,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赵耀焦急的等待来电,薛老鬼则在家中找草药。

  而此时,徐夜被那个黑衣人带到即将要拆迁的楼房天台。

  与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她并没有被五花大绑,嘴巴也没贴什么胶布。

  这个黑衣人已经不是那个北京口音的了,他如薛老鬼想的一样拨打了他的号码。

  刚打过去赵耀那边立马就接了,看来是等待了很久。

  “带上草药来赎徐夜吧。”

  一句话说完就挂掉了,还没有留下地址。赵耀一头雾水,黑衣人不仅声音变了而且不留地址。

  这声音...好像是那日的黑衣人头头!

  很快,那个号码便发了一段信息给赵耀。

  没错,发来的正是那地址。后面还加了句话,“如果不想徐夜死,就放下草药带着徐夜走人,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并且不能报警。我们已经在天台四处安置了微型炸弹,和狙击手。不要妄想耍花招,你别忘了,我们随时随地能够解决掉你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