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安妮有男朋友吗?”

  “没有,她几乎没有朋友,只有我这么一个追求者。说白了她就拿我当好朋友男闺蜜吧。”

  满满的心酸藏匿于心。

  “这样啊,那她有没有在外面打工?”

  “这个倒听她提起过,好像是为一家私人诊所配药。”

  “那你知道那个私人诊所在哪吗?”

  赵耀激动的站起来,弯着腰双手拍在桌子上,眼睛放光似得盯着陈小磊。

  “有次为她送饭去过,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路线依稀记得。”

  “那你把地址写下来,顺便写上你的手机号码,快!”

  赵耀打开了自己手机里的记事本,递给陈小磊。

  陈小磊接过手机停顿了一下,还是写下了地址。

  徐夜觉察到陈小磊刚才的停顿,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放心吧,我们是来救她的,请相信我们。”

  陈小磊轻轻的点点头。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

  “你还要上课,就别去了。有事情我们会联系你的。”

  不等陈小磊回答两个人就跑了,他们生怕陈小磊会和金花一样非闹着要来,倘若遇到什么危险就又麻烦了。

  赵耀和徐夜立马就开着车朝着陈小磊给的地址去了。

  “你说这会不会是个假地址?”

  徐夜咬着唇皱眉思索。

  “应该是真的吧,从他的眼神里能看出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安妮。还有他紧张安妮的小模样。”

  “你刚才不是一直盯着我看呢吗?”

  “哟你还知道啊!看见帅哥双眼就离不开那张脸。”

  “说什么呢你,我只是在洞察他的心思!”

  “哟哟哟还会读心术呐!”赵耀又开起玩笑,惹得徐夜一愣一愣的。

  两个人嬉笑打闹时,远远跟着他们的黑衣人拨打了电话。

  “老板,已经被他们发现了,速速撤离。”

  4更新最快上W酷,匠+网。

  那家私人诊所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掉了所有东西,留下了一座满是冤魂的空屋。

  赵耀以熟练的停车技巧将车停在路边。

  “这里怎么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感觉......”徐夜欲言又止。

  “怎么了?”赵耀不理解的问她,因为这里在他看来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

  “呃......像是个死人街,完全没有生气。”

  “别多想了,这里人不多当然没那么热闹。再加上下雨,自然就有种心理作用。”赵耀安慰着徐夜,可是被她这么一说自己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徐夜一向感觉来的准,但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这是件很讨厌的事。

  “先找诊所吧。”赵耀想节约时间,等着回去再催眠薛老鬼,他已经等不及要立马破案了!

  “嗯。走!”

  徐夜拦下一个体型臃肿拿着菜篮子的妇女。因为这街上没几个人,看到一个人不拦住在想什么心思。

  “你好,请问这里有个开私人诊所的吗?”徐夜用着十分客气的语气。

  那中年妇女仔细打量了一下徐夜和旁边的赵耀,摆摆手不耐烦的回答。

  “不知道不知道!我还要回去做饭呢。”

  不知道?不知道她刚才为什么还要打量他们,重点是仔细打量他们。一般人不知道的话通常会直接回答而不会盯着他们看,徐夜觉得不对劲就问问赵耀的意见。

  “真不知道的话会用那种眼神看我们吗?”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在撒谎,走!跟上去。”

  赵耀和徐夜一路跟着这个中年妇女。

  终于到了一个无人的小巷口,那妇女停下脚步转身瞪着他俩。

  “我说你们烦不烦人啊?都说不知道了,你们还跟着我干什么?”

  “我是警察,请你协助我们办案。”

  赵耀只能拿出这个“武器”了,他用着很郑重的语气。

  一听是警察那中年妇女的态度立马就变了,不敢得罪“当官的”,就领着赵耀和徐夜来到了这家诊所。

  “我跟你们说啊,人认人,但鬼不认人。这诊所邪乎的很,听说晚上还有鬼哭声呢!我刚才不告诉你就是因为不想让你们有危险,竟然我的好意你们不领,那我也只能把好人做到这了。”

  “啊,那谢谢你了。”赵耀不知说什么好,就礼貌的道了谢。

  “哎哟我得走了这地方不能久留。”

  说着便拎着菜篮子回了家。确实,唯独在诊所这一片,没有一个人待着。就连摆菜摊的小贩宁愿被城管逮着也不愿意在这片地皮上卖菜。

  难道这个私人诊所是“死人诊所”?

  赵耀想到这里摇摇头让自己清醒,正事还没办完,哪有闲工夫想这些玩意儿。

  “徐夜,你在这片地方能看见鬼吗?”

  “看见了......好多......”赵耀光顾着胡思乱想,完全没留意徐夜的不正常。

  从一到这诊所来,徐夜就一直呆呆的盯着诊所大门。

  赵耀用手在徐夜面前挥了挥。

  徐夜看见赵耀手腕上的降鬼符立马清醒了。

  “怎么了?”徐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你一到这来就变傻了。”

  “不是...我看到好多鬼在诊所门后...”

  赵耀刚想安慰徐夜,徐夜突然抓起他的手臂。她撸起赵耀的手腕,降鬼符!徐夜刚反应过来,眼睛就一阵刺痛。

  “怎么了怎么了!”赵耀忙搂住徐夜。

  “降鬼符......”徐夜嘀咕着。

  “嗯啊,怎么了?”

  “哪来的?我怎么一直不知道?”

  “哦,我忘了和你说了,我以为薛老鬼跟你说过。这个是上次我们在银杏树下面,我在钟老头妻子棺材边找钥匙的时候,她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然后我手腕就多了一个像纹身一样的图案。后来你师父薛老鬼说这是降鬼符...有什么问题吗?”

  “降鬼符降鬼符当然是降鬼用的。你能得到代表你与平常人不一样,或许是阳火极旺,或许是阴火极旺。”

  “说什么呢听不懂,不过你刚才是怎么回事?眼睛痛么?”

  赵耀盯着眼睛一眨一眨的徐夜,又不敢碰她眼睛。

  “是看到降鬼符的作用,你忘了?我不是人也不是鬼。”

  赵耀似懂非懂,但还是没懂。

  “进去吧,你走前面我待后面,这些鬼怨气太重,我怕他们对我不利。你有降鬼符你不同。”

  说着徐夜便心慌的看了看诊所大门后的群鬼。

  “好!我保护你。”

  徐夜听到这句话和赵耀对视了一眼然后默契的会心一笑。

  娇小的徐夜躲在赵耀的身后,抓着赵耀的衣服,低着头不看任何东西。

  “有人吗?”赵耀敲了敲门。

  屋里没有动静,整个镇子也十分的安静,气氛顿时恐怖了下来。

  雨渐渐停了,赵耀回头看着徐夜。

  “没人,不然我们进去看看?”

  “好,不过他们有可能现身。”

  “没事,有我呢!”

  赵耀推了推门,居然没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