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徐夜伸了个懒腰缓缓的下了楼表面风平浪静,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其实内心则“波涛汹涌”。

  0N酷匠网T首D发#、

“徐姑娘快来吃早饭啊。”

钟老头盯着徐夜笑嘻嘻的说,这笑容现在应该是徐夜最厌恶反感的了吧。

“好。”徐夜应了一声,各自坐在饭桌上开吃美味又丰富的早餐的。饭桌上气氛怪怪的,大家都揣着心事不自然的吃着。今天唯一怪处就是钟老头不爱唠叨了。

“咦,向南呢?”赵耀边剥鸡蛋边问。

“那小子和朋友去南京玩了,得好几天才能回来呢!年轻人啊,就要闯闯,不要被不该了解的新奇事物所吸引而放下脚步!多去外面看看好!”

钟老头这是话里有话啊,说白了就是让赵耀不要管女鬼的事情,否则,会倒霉!赵耀和徐夜却并没领悟其中的意思。

“快吃吧。”徐夜打断钟老头的话,不想再听他说任何一句话,开始对这个人极其反感。你想想,一个可以连自己妻子都杀害的人要怎么喜欢他?

大家吃饱喝足后,徐夜擦擦嘴就跑上楼了。

赵耀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满意的照了照镜子。“太帅了!”

自恋的赵耀舍不得离开镜子里的自己。

突然一晃神。“迟了迟了!”

慌慌张张来到警察局的赵耀吩咐着小张。

“小张,你帮我查下一个人资料。”

“哦好。”赵耀把徐夜的名字和照片以及号码递给了小张。

“咦,这不是上次找你的美女嘛。你俩不是在处对象啊?”

“废话!处对象我让你查她?”

等着小张去办正事,赵耀揉揉自己的脑袋。又一头栽进繁忙的工作。

毕竟徐夜说的那么不切实际,这么邪乎的事,不能随随便便的就相信。不要忘了,自己是一名警察。

徐夜在家里则不出门不与钟老头说话,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拉下窗帘,在窗边静静的盯着银杏树下的钟老头。钟老头那架势分明是在等着徐夜下去和他谈心。

他一个人饮着茶,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与其说思索,不如直接说,他是在计划着怎么杀掉赵耀和徐夜!想着想着自己喝茶水呛着了,徐夜本想下去看看,又停住了脚步。此时在她看来钟老头是在故意引诱她下去。

而毫不知情钟老头计划着谋杀的赵耀和徐夜,一个在确认身份,一个却在寻找所谓的证据。

钟老头还真有耐心,就这么一直坐到吃午饭的时候。徐夜也叮了他一上午,终于坚持不住打起了瞌睡。

让一向能看透人心思的徐夜,也捉摸不透。此时她脑袋沉重睡了下去。

迷迷糊糊的徐夜听到手机铃声,就接了起来,是赵耀打过来的。

“钟老头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坐在银杏树下半天了。”

说完就挂掉了电话,准备再睡一会。可一想到还有事情没办又硬着头皮撑起来。

“钟爷,我出去一下。”徐夜跑到厨房里和钟老头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的走了。其实徐夜本不想理他,想了很多遍才打招呼的。

“不吃饭了啊!”钟老头话还没说完。

徐夜早已跑了出去。

“呵,让你给跑了。”钟老头显露出诡异的笑容,自己和自己说着话。

而此时门边的红衣女鬼正用着悲怨愤恨的眼神瞪着钟老头。

徐夜打了个车,来到了一个破烂不堪的小房子里。

“咚咚...”徐夜敲敲门力气极大,“进来。”里面一位和钟老头差不多年纪的男人对门外的徐夜说。

“你再敲我的门就坏咯。”

徐夜并没有心思和他开玩笑。

“三十年女鬼。”

“三十年?什么时候送来。”

这个男人是徐夜的师父,薛老鬼。

薛老鬼边擦杯子边问着徐夜。

“过几天吧,还没收呢。”

“是不是遇到棘手的事情了?”

薛老鬼坐在椅子上背对着徐夜,通常情况下徐夜是不会来麻烦他的。所以薛老鬼一猜即中。

“呃...嗯。我想打听一个人。”

“说吧。”薛老鬼夹了只烟。

“钟全是谁?”

男人突然停下了一切动作,仿佛时间被静止了一样。

徐夜感觉到异样,不自觉的尴尬起来,虽然她知道在这个时候犯尴尬症是件傻事,她摇摇头清醒清醒脑袋忙问。

“你知道吧?”

“嗯。几十年了,算得上老...”

那男人没有再说下去。

“我要收的是钟全三十年前亡故的妻子,她妻子让我为她报仇。好像是...好像是钟全...”徐夜也不敢往下说,毕竟自己没有十足的证据。

“什么?”薛老鬼拍桌而起。

“我的妍妍...我的妍妍...”他语气哽咽,情绪失控。

他这表情可是难得一见啊,要是可以徐夜都有想录下来的冲动。

但徐夜又慌了,没想到这件事和他师父有关系。

“师父...”

“妍妍,我一定为你报仇!”薛老鬼这一句吓得徐夜闭上了嘴。

薛老鬼把事情全都告诉了徐夜。

原来,薛老鬼和妍妍本来是很要好的一对,后来妍妍上山采药遇险,钟老头救了她,便对她产生了爱意。逼她嫁给自己,当时妍妍已经怀有薛老鬼的孩子,新婚当天,妍妍就失踪不见了。薛老鬼一直以为她躲到了外地,原来是被钟老头杀了。

了解过情况的徐夜变得更加郁闷了,为什么所有坏事都和自己并且和自己的亲人朋友联系在一起。

“这是你让我查的资料。”小张把资料递给了赵耀。

赵耀打开核实了一下,看来徐夜没有骗他。她确实是被收养的,但还需要考察。

“你是唤鬼师!是灾星!你有阴阳眼!我要杀了你!”

“啊!”徐夜瞪大双眼,梦,是梦。此时赵耀正坐在她床边,徐夜都忘了自己什么时候回到家里的。

“怎么了?”

“没什么,你怎么在我房间?”

“我敲了好多次门,都没人应,就进来了,看你在睡觉被子没盖好。刚准备帮你,你就叫了一声,吓死我了。”

徐夜不语,把今天薛老鬼对她说的统统告诉了赵耀。徐夜那么信任赵耀,而赵耀还在查徐夜的身份。这难免会有点不公平。

“哦,原来是这样,那凶手就是钟老头没错了!”

“你今晚别下去了,我怕他对我俩不利。”徐夜提出建议。

“啊...孤男寡女的...”赵耀脸红了。

徐夜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说什么呢!”

赵耀被拍懵了,“你力气真大。”

被打过的赵耀不敢再说一句话就这么和徐夜在窗边观察着。

徐夜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坐在窗边,赵耀则手托着下巴趴在桌子上,睡意慢慢袭来,手没撑住,差点磕着头,随后又摇摇脑袋让自己清醒。生怕再挨徐夜一巴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