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女鬼,现在赵耀对徐夜的好奇心反而更大。

徐夜回到家,安静的坐在银杏树下品着茶等着钟老头回来。

钟老头这个大闲人不知忙什么去了,现在终于现身了。“徐姑娘,你不上班吗?怎么又在那里坐着啊。”钟老头还是那样老好人的脸,处着拐杖慢慢走过来。此时他那笑容反而开始让人厌恶。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傻傻的盯着银杏树的徐夜回过神来。

“钟爷,过来坐。”徐夜向钟老头招了招手。

钟老头很诧异,面对徐夜突如其来的态度,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呀,这可是第一次喊我呢。”

钟老头收起刚才的心里故作欣慰。

“呵呵,我想问你一件事。”

果然是和钟老头心想的一样,徐夜有求于他便开始得意。

“就知道有事,否则不会这么主动。”

“你也知道我不太会与人沟通,说话直,所以我也不拐弯抹角了。”

钟老头知道她确实是这样,如果她说错什么话钟老头也许会格外开恩。看到这里,也许你会想钟老头是个宽容大度的人。

“说吧,我知道的就告诉你。”他自己倒了一杯茶,细细品味。

“这房子里有鬼吗?”徐夜说的很直接,并没有想把话说的委婉一点。听到这句话钟老头顿了顿,大脑飞速旋转该怎么给徐夜一个答复。

“你觉得有就有,你觉得没有就没有。”钟老头的回答和没回答一样。

“那我想问问,三十年前你的妻子是怎么死的?”徐夜傻得不能再傻了,竟然钟老头是重点怀疑对象,那自己说话还这么直接,生怕钟老头不知道徐夜在怀疑他似得。徐夜这句话暴露了她找钟老头的目的,狡猾的钟老头还是个老戏骨。他表现的很悲伤。

“跳河自尽,尸体都找不到,哎!”

“为什么?她过得不好吗...”

徐夜一直以为红衣女鬼是被某某谋杀的,否则也不会跟她说报仇。

“她不愿意嫁给我,既然我得不到的,他也别想得到!”钟老头终究难过美人关,他开始露出破绽激愤的大喊。

徐夜愣住了,钟老头的话真是驴头不对马嘴。她更加怀疑钟老头了,自己内心的感觉告诉她绝对不是跳河这么简单,钟老头在撒谎。

“那...”徐夜还没说完就被钟老头给打断了。

“不要再问了!我先进去了。”钟老头的情绪已经失控了,难道他有精神分裂症?这变化也太大了。

徐夜望着钟老头离去的背影,一直到他摔门而入才拨通了赵耀的电话。

“喂?”赵耀忙的不可开交,打他电话的人如果是为了私事,不管是谁他都想大骂一顿。

“是我,晚上来我房间里,我跟你说个事。”

“晚...晚上?”赵耀听见徐夜这么说开始脸红尴尬。

还没等赵耀说完,徐夜就挂了电话。

这一反转让赵耀刚才那些脸红啊尴尬啊全都烟消云散。

夜晚来临的很快,赵耀忙完手头的工作抽空回趟家里。他上二楼敲了敲徐夜的房门。

门缓缓打开了,而开门的这个人却不是徐夜。是那个红衣女鬼!赵耀被吓得不轻,腿已经开始发软。想到自己是个大男人又是个警察,关键时刻不能怂!这红衣女鬼以前还在赵耀面前晃过那么几次,赵耀原以为是幻觉心理作用之类的,今天却见到了本尊。

“徐夜!”赵耀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冲着房间里喊了一声,他在担心徐夜的安危。

“进来啊你。”

  更,新}最g|快上J酷//匠、网。

赵耀欣慰徐夜没事,女鬼也自觉的让开了门。但他还是有所顾虑,愣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走进房间里。

“这...怎么回事?”赵耀很不解为什么女鬼在这个地方,而且徐夜却毫无害怕的感觉,难道徐夜中了女鬼的邪?

“鬼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想看就能看到,对于你们这种人,就是,鬼想让你看见,你就必须得看见。”

“你有阴阳眼?”赵耀惊呼。

“嗯。收鬼是我的工作,不过前提是我必须帮某些怨灵完成未了的心愿。”

“你一个姑娘家为什么做这种邪乎的工作,难道不害怕吗?”

“除了这个没得选择,以前认识我的朋友知道我有阴阳眼都对我避而不见!这也是个重金工作,我从小是孤儿,养母为了我没有许人家。现在她病了,我只能选这种工作,而且,我也没念过什么书。我已经习惯和这些鬼魂打交道了。其实,他们并没有我们想得那么可怕。”

那一刻,赵耀终于知道为什么徐夜的性情这么孤僻,不近人情,突然有一种保护欲涌上心头。犯贱...

赵耀沉默不语,徐夜又开口。

“你未完成的心愿是什么?”

她这是故意做给赵耀看,想让赵耀也知道女鬼的意思。

徐夜对女鬼说完,女鬼便指了指银杏树,又指了指钟老头的房间。

赵耀惊呆了,“什...什么意思?”

“她应该是钟老头三十年前去世的妻子,而且是新婚当天死的。我今天问了钟老头,他说自己妻子是跳河死的,随后又说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你听听录音,我也解释不清楚。”

徐夜播放了在和钟老头谈话前事先准备好的录音。

赵耀瞪大双眼,这时候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警察。

“我搬来的第一天,钟老头对我说,他很爱他的妻子,这个房子的风格也一直是按照他妻子喜欢的风格保留的。”

赵耀难以启齿的说了句,“难道是钟老头....杀了自己的妻子?”

“他妻子让我为她报仇,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钟老头。”徐夜没有直接说明钟老头是凶手。

“我们再找找证据吧,不能妄下定论。”警察毕竟是警察,凡事要讲证据。

而他们不知道,此刻钟老头已经在门口听到了全部的谈话。

钟老头开始盘算着该怎么解决这两个麻烦的家伙,三十年的秘密,眼看就要被解开,一定要阻止,一定要阻止!在他眼里,徐夜就是万恶的唤鬼师,他和这类人有着深仇大恨。杀心已起,如果赵耀不掺和这件事,说不定钟老头还会放他一马,可是,好奇心害死猫,现在已经为时已晚。两个初出牛犊,怎能与这狡猾的老狐狸相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