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夜来到自己房间,收拾好带来的东西,倒床就睡着了。

“徐姑娘,该下来吃饭了。”

钟老头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徐夜,她睁开眼睛,吓了一跳。

“啊。”人的本能反应就是看到可怕的东西会叫出来。

那个可怕的东西正是红衣新娘服女鬼。

即使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但是徐夜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一觉醒来就看到鬼。

“你怎么出来了?”

红衣女鬼没有回答,慢慢消失了。徐夜摸不着头脑,穿好衣服起身要下楼。

“徐姑娘。”钟老头敲敲门,“你在睡觉吗?”

“来了。”徐夜把自己凌乱的头发扎好,开了房门。

“我刚才好像听见你在房间里和人说话。”钟老头试探性的问道。

徐夜想了想就胡编乱造一个理由。

“可能是年纪大了幻听吧。”

“哦,这样啊。如果里面真藏了个人..”钟老头诡异的坏笑起来。

徐夜极力掩饰自己的心虚,表面不动声色非常的冷静,其实心里很害怕钟老头捅破这层窗户纸。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钟老头,示意他往下说。

“是要加租费的!哈哈。”

“真会开玩笑。”徐夜无语,但她知道钟老头是在试探她。徐夜还是不改平常冷淡的表情,让人有点捉摸不透。

“走走,吃饭去,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我跟你说啊,年轻的时候我的梦想可是当一名厨师!”钟老头开始絮叨往事,说他以前多么多么会烧菜之类的。可徐夜并没兴趣听,由于是长辈只能违心的应付着。

坐到饭桌上,钟老头热情的招待着,并把一大盘红烧肉端到徐夜面前。

“别客气,多吃点!就当是自己家一样。”

周向南鼓起嘴很不满,“爷爷你好偏心啊!”

赵耀不禁笑了起来,便开口说“现在这房子里搬来了一位漂亮的女租客,顿时感觉人气旺了呢!”

钟老头边盛饭边笑道“是啊!大家要和睦相处啊,尤其是你,听见没?”钟老头看着周向南命令道。

周向南一肚子委屈,明明是徐夜不待见他。这句话应该对徐夜说才是。

“徐姑娘,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赵耀开始闲谈了起来。

“你想不到也做不了的工作。”

这个是赵耀万万没想到的回答,让赵耀不知道下一句该怎么接。

“呃...只要不犯法就好,呵呵。”

赵耀再也不想和她说话了,完全是给自己找麻烦,让自己下不了台。徐夜真的不通人情,没有人情味。难免不讨人喜欢。

“这女娃有个性,我喜欢。”钟老头还是那样笑眯眯的说着,这是钟氏标准笑容吗?他丝毫没有责怪徐夜不懂礼貌,反而说喜欢她。

“切!”周向南不屑的看了一眼徐夜,眼神已经无法掩饰他的嫉妒了。

各个吃饱后,周向南突然开口“徐夜,来洗碗吧。”摆明了周向南要开始和徐夜对着干了。

“合同上并没有这条规定。”徐夜环保着手臂,根本不看周向南,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外面的银杏树。

“现在规定了!你你你...今天就你洗!”周向南气到结巴,这倒是让徐夜有点喜欢。在她眼里气到结巴完全是小孩子的作风。

“好了好了,让我这个老头子洗吧。”

“我来吧,您去休息。”赵耀伸手拿过钟老头手上的碗。

“你就宠着她吧!哼。”周向南气鼓鼓的跑回自己房间,都不和钟老头一起看新闻联播了。钟老头只好自己坐在沙发上关心着“国家大事”。

徐夜慢悠悠的走到银杏树下,一种说不出而又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她坐在石凳上毫无目的的盯着这棵树。

“徐姑娘,这银杏树好看不。”钟老头抽着老早以前的那种旱烟,处着拐杖缓缓的走过来。奇怪,钟老头今天居然放下了新闻联播舍得跟徐夜闲谈。

“嗯,好看。”

“这千年之树啊,有灵性,对她许愿可以成真!”

“那是骗三岁小孩的,我要让我妈妈的病好起来可以吗?”徐夜转过头盯着钟老头,她在端详他。

深深的皱纹刻满他的脸,脸色暗黄,几根细小的白发藏匿与黑发之间,眼睛凹陷,牙齿发黑发黄,应该是长期抽烟导致的。

“哎,传说嘛,不要当真。”

“您老六十多岁了吧。”

“嗯,对,你怎么知道的。”钟老头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有这等眼力。

“看出来的啊。”

“一般人见了我都以为我五十多岁呢!哈哈。”

钟老头自豪的笑起来,谁不希望自己看上去年轻。

徐夜一向不爱笑,场面顿时陷入了尴尬。

“徐姑娘,你不觉得我的烟呛鼻吗?我看你从一开始对我的烟味就没什么反应。一般人都会离我远远的,而你完全不嫌弃我。”

  I~酷v匠j)网●☆唯=一%正1i版‘!,x其》他az都;是:盗mZ版e

“当然呛鼻,但我喜欢闻。”

徐夜的回答让钟老头吃惊,他终于明白赵耀的感受了。

“回屋吧,天晚了,可能会有邪灵之物出没。”钟老头警戒徐夜,这是话里有话啊。

两人回到屋里。徐夜上了楼打开房门,一惊。

那红衣女鬼轻轻抚摸着徐夜床上的枕头,就像在抚摸婴儿一样。情景让人看了顿时浑身起鸡皮疙瘩,晚上都不敢枕着睡觉了。但一切在徐夜眼里看来,是再不过平常的事情了。

“未了的心愿是什么?”徐夜开口。

那女鬼指向外面的银杏树,然后又指向了楼下,徐夜打开房门看着女鬼指向的位置,钟老头的房间!那这女鬼无非就是三十年前钟老头去世的妻子了,看她的装束应该是新婚当天就死了。

“你想见他?”

女鬼摇摇头,起身突然站在了徐夜后面,她一回头差点和女鬼亲上,这回吓得不轻。

女鬼开口却没有声音,“报仇......”

看她的嘴型可以判断出她说的就是这两个字。

“谁?”徐夜疑惑。

钟全...鬼是发不出声音的,徐夜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皱了一下眉,也没说话,随后女鬼就消失了。

“银杏树...钟老头...报仇...”徐夜自己嘀咕着,那这必定和钟老头有关了,明天有机会问问钟老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