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衣女鬼

  这座房子非常大,进了铁门就看到一个大院子,有花有草,一座平板的水泥小桥直通里面的大门,小桥下面有一个圆形的小池塘,里面还有几只红色的小金鱼,莲花等等。还有一棵银杏树,看样子有些年头了。银杏树下还布置了石桌石凳,上面摆了茶壶杯子,看来这钟老头是个会享受生活的人啊。

  徐夜刚进来就被这银杏树给吸引了。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棵两三层楼高的银杏树,眼神意味深长,有种熟悉的感觉,却又说不出来。

  “好看吧,这可是千年银杏树。比你祖宗还大!大部分的人都是冲着这棵树来租我家房子的。”周向南打断徐夜的思路,嘚瑟的说道。他抬着下巴,用鼻孔看着徐夜,像是在故意报复刚才徐夜的傲慢。

  徐夜懒得搭理他,她的骄傲让周向南气不打一处来。

  “你!”周向南直跺脚,地上的尘土飞扬,呛的周向南捂着鼻子咳嗽。

  徐夜却早已走过小石桥,她敲了敲门。

  “门没锁,进来吧。”钟老头的声音让人听了一次就深深记住了,准是他。

  看到徐夜的第一眼钟老头就愣了愣,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听了周向南说的那些话不仅不害怕,反而大胆的走进来没有任何的畏缩。

  钟老头缓缓神。

  “我们租的是二楼,来,我领你去看看。”他处着拐杖慢缓缓的走上二楼。

  徐夜紧跟其后,她嘴角微微上扬。

  “这房子设计的很古典嘛。”

  “那是,这房子可是一直保留着民国时期的风格,不然她不喜欢。”

  钟老头说话很缓很慢,他一边爬着楼梯一边吐出这句话。

  “你老伴吗?”

  “嗯。三十年前去世了,哎。”

  “看来你很爱你的妻子。”

  “当然,我们从未分开过。”

  钟老头最后这句话再加上之前周向南说的,一般人难免会将两者联想起来,都会害怕的,就像他妻子的魂魄还在这座房子里游荡着。或许,她正在某处静静的看着刚刚到来的陌生人徐夜。

  徐夜却表现的十分平静,她瞄了一眼角落里的那个女人。又收回了目光,跟着钟老头来到了二楼。

  “来,这里是洗手间...这里是主卧....书房....”钟老头把楼上的房间陈设都介绍完了,“你再看看吧,决定好租了再下来找我。”

  “嗯。”徐夜放下行李箱,确认钟老头走了之后,慢慢走到镜子面前。

  “正午过,阴阳通,现灵!”

  徐夜念了一句口诀,镜子有了变化。

  惊悚的一幕发生了,镜子里居然出现了身穿红色新娘服的女人。她散着乌黑的长发,脸色煞白,嘴唇已经无色,完全看不到平常人的红润。那女人站在徐夜身后,徐夜在镜中凝视着她。

  “怨灵?”徐夜毫不避讳的盯着镜中的女人。

  那女人微微的点了点头,准确说是已死之人,俗称女鬼。

  徐夜正要开口。

  “看好了吗?”一个声音从门外传过来。

  徐夜一惊,那女鬼也识相的消失不见。

  “嗯。”徐夜极力掩饰自己被惊吓到的表情。依旧对周向南非常冷淡,不表现出任何好感,周向南也用标准的徐氏眼神白了徐夜一眼。

  这小子学的也太快了,完全到位啊。

  徐夜和周向南一起下了楼,来到桌边坐了下来。

  “姑娘,你叫什么啊?”钟老头笑咪咪的问着徐夜,旁边还坐着一个陌生男人,长得到挺标致的,是个一见钟情的料。

  “姓徐名夜,夜晚的夜。”

  徐夜简简单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哦,夜晚出生,所以取名夜,简单干净。不错不错!”钟老头分析的头头是道。

  “是午夜。”徐夜喝了口面前的茶淡定的说道,“铁观音。”

  “这个时间段还真有点...”周向南欲言又止。

  其实徐夜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出生的,说是午夜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听起来比夜晚更酷一些。

  钟老头没有再对名字的问题聊下去。

  “现在的小姑娘还有会品茶的,真不错。”钟老头感慨,同时瞪了周向南一眼,示意他该说的不该说的分清楚。别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没个分寸。

  旁边那位陌生男人也开始打起了招呼。

  “你好,我叫赵耀,是一名警察。”

  赵耀也简简单单的介绍完自己,随后给了徐夜一个空姐般标准的微笑。

  “嗯。”徐夜依旧像往常一样对人冷淡,甚至正眼不看对方一眼。她怕别人猜透她的心思,她也没时间没精力去了解这些人。

  赵耀只好用傻笑来掩饰尴尬,心里多少是有点不痛快。

  周向南捂嘴偷偷的笑起来,赵大警官也有被人泼冷水的时候。想到这,周向南晚上就兴奋的睡不着觉。平时被赵耀那股子命令人的语气折腾的够呛,今天倒是出了这口恶气。

  “徐姑娘,这房子看得咋样啊?”

  钟老头子觉着该聊的也聊了,该絮叨的也絮叨了,就开始步入正题。

  “我要了,租。”徐夜依然不与人眼神接触,盯着自己面前的这杯铁观音。

  钟老头一听钱来了开心的不得了。

  “徐姑娘真是爽快的人啊,之前我和我孙子是跟这位赵警官平摊水电费的。现在你来了,水电费我们就这么算,每个人付三分之一。”

  “嗯,还有呢。”

  “租费一个月一千五,你也知道,我这房子离市中心近,交通方便环境又好。住的舒服当然价格高,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如果你和我们一起吃饭的话就得两千了。”

  L酷d匠网B%唯@:一Q*正"I版F,^;其-)他/j都I¤是9盗,C版f

  “2000的吧,合同。”

  周向南此时心中萌生了徐夜的富二代的思想,事实却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钟老头把合同递给了徐夜。

  手续都办齐了,字什么的也签了。

  “好了,该办的都办了,我上去了。”

  “希望你住的舒服满意。”钟老头依旧一副笑眯眯的面孔。

  “向南啊,你来我房间。”

  钟老头语气变得飞快,冷冰冰的叫住想要逃跑的周向南。

  可想而知,周向南在钟老头房间里接受着怎样的思想教育。可怜那周向南的一双耳朵啊。赵耀在旁边幸灾乐祸,真是大快人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