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租了,这个房子不干净!是凶宅!”

  一个中年男人气势汹汹的对钟老头吼道。

  这个男人满脸胡渣,剃着个小平头。让人看着就没有舒服感,甚至第一眼会让人想起杀猪匠。

  “你楼下的租客也没说这是凶宅啊,我看你是精神病早期!趁早去治吧,不租就滚蛋,想租我房子的人多了去了!”

  “嘿,你个死老头子,我还没找你要精神损失费呢,你居然还敢反过来骂我?”

  看看,典型的男版泼妇。这浑身的泼劲赶得上农村的中年妇女了,可想而知这个男人的家庭、父母是个怎样的人。要不就是太宠溺要不就是没教养。

  “向南啊,快打发他们走吧,我想要安静。”

  钟老头扒了口烟对周向南招呼道。

  周向南很听爷爷的话,也只有爷爷能够使唤他。

  “两位可以请回了。”周向南不失礼数也不待见他们。

  “老公啊,我们还是走吧,在这凶宅里待久了晦气。”

  这个少妇还算是有点讲道理,要是和这个男人一个性子,那今天的事就有的闹了。如果夫妻俩一唱一和,钟老头和周向南还真的招架不住。

  “哼,算我倒霉,走走走。”

  瞄了一眼两人拖着行李离去的背影,钟老头深深的叹了口气,猜不出他这是在惋惜走的人还是得到解放。

  “向南啊,你去把招租的广告重新贴上去吧。”

  周向南点点头。“爷爷,这已经是第二个人这么说了,难道楼上真的有什么.....脏东西吗?”

  钟老头扒了口烟,那烟味呛的周向南不得不离钟老头远一点,捂着鼻子硬着头皮又问道。

  “从小您就不让我去楼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周向南欲言又止。

  钟老头每次都这样,只要一问到关于二楼的事情,嘴巴就像被胶带封住了一样,目视前方不搭理周向南。

  周向南十分无奈,却又不敢生气。转身默念,我迟早要查出楼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周向南向赶集网上发布好租房信息后,又拿着十几来张纸跑到外面到处贴。由于怕清洁工骂人,引起事端。周向南就往小巷角落电线杆之类的地方贴,完事就跑。

  “好了,大功告成!”

  周向南拍拍墙上贴好的招租信息,心想着终于能回去休息,顺便偷偷上楼看看。一转身吓了一跳。

  一个拖着行李箱的女孩正猫着腰看自己刚刚贴上去的招租信息。

  “你的房子?”

  “呃..呃..嗯。”

  “带我去看看吧。”

  周向南顿了顿又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是不要带这位姑娘去吧,毕竟人家还是女孩子。要是楼上真有什么脏东西,那她还不得吓死?

  “姑娘,我劝你还是别租了。”

  这个姑娘一听到这句话就有十万个打周向南的理由,劝租客别租?开什么玩笑,哪家想出租房子的人不盼着早点把房子租出去赚钱,他倒好。一想到这,这个姑娘气不打一处来,白了一眼周向南。

  “有病,不让人租你贴什么?”

  周向南两边为难,要是让爷爷知道他劝别人不要租非得打死他不可。但又顾及到她是个女孩,他不可以害了这个姑娘,还是一劝再劝。

  “姑娘,实话跟你说吧,这租的是二楼,今天刚走的一位租客,说这二楼有不干净的东西!”

  周向南小声的在这个姑娘耳边说,眼神坚定,天真的像个孩子。

  她不想听周向南在这啰嗦,直接无视周向南说的那些话。

  “这上面哪个号码不是你的?”

  姑娘指着刚刚贴上去不久的广告。

  “哦,这个。”周向南傻的可怜,居然直接告诉了她。

  这个姑娘叫徐夜,刚来这里不久,是来找亲属的。中分的长直发让她更有了些女王范,神圣而不可侵犯。一米七的个子更是有了女汉子的“体魄”。

  徐夜拨通了那个号码,接电话的正是钟老头。

  “喂,是租房子的吗?”钟老头沙哑而又特殊的声音传进徐夜的耳朵。莫名的刺耳声伴随而来。

  “嗯对,我要租。”

  6酷k;匠~网首.!发

  “干嘛呢!我都说了不干净你还要租,傻瓜!”周向南一个不小心暴露了自己。

  他的声音被钟老头听到了,钟老头故意的咳了咳嗓子,周向南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了傻急忙捂住嘴巴可是已经为时已晚。

  “咳咳,姑娘,要租的话就让你旁边那个小子带你过来看看。就说是我说的!”这下回去周向南可惨了,他已经在脑补自己“受刑”的画面了。

  徐夜挂掉电话,以得意的眼神抬头看着周向南,示意他带路。

  “姑娘你怎么不听劝呢!我说的是真的。”

  “走不走?不走我让你爷爷来。”

  徐夜已经开始使用威胁的手段。

  “得得得,你可别怪我没和你说这事,到时候别哭哭啼啼的吵着不租了。”

  “嗯。”徐夜平静的可怕。

  “你这女生我还第一次见,是不是特喜欢冒险啊........到时候你就后悔去吧!哎,我帮你拿行李箱吧。”

  嚯,想不到徐夜的行李箱这么轻。

  周向南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废话。

  徐夜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天生不爱说话不愿与人交流,现在却有一个话唠在旁边,徐夜恨不得立马飞到目的地去。

  “哎,你倒是回一个答案给我啊。”

  周向南问了很多问题,比如徐夜的爱好啊,口味啊,家人啊,工作啊,学历啊,等等等等。这比嗑瓜子唠家常的村姑都烦。

  “还要多久到?”徐夜无视他之前问的所有问题,不耐烦的问道。

  “到了到了前面就是了。”

  徐夜甩了他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

  “哎,你不等人啊?”周向南不满又无奈的指着前面的徐夜。随后自己慢吞吞的提着行李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