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倩仅仅嗯了一声,将陈夕护在后面,身边的冰环一圈圈连在一起组成一块不规则的冰块。

  “冰破飞刃,开路!”冰倩低喝一声,面前的冰球爆裂开来如同一片片锋利的刀片呈锥形向前方射去。

  “砰砰砰”

  刀片不仅锋利还带有强大的震力,如同汹涌的海浪将其中的灵种掀飞。

  十几只灵种虽然没收到什么严重伤害,却也倒下可一大片。

  “离开这里,快!”冰倩几乎是对陈夕吼出来的。

  陈夕看着冰倩气喘嘘嘘,脸色发白的样子。

  关键时刻怎么可以离开这里,怎么可以让倩一个人面对这些,即使是帮不上忙也不能独自离开。

  陈夕:“虽然帮不上忙,但是我是不会让你孤单一个人的!”

  “你是傻子么!你在这就是累赘,我们都会死!”冰倩眼里含着泪珠,有不舍也有气愤,却也强忍住泪水:“小晨还在等你,你死了她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命不仅仅是你自己的,你个自私的家伙你要是死了,我们怎么办!”

  陈夕沉默了,一言不发地紧紧地握住拳头,好无力的感觉,这就是弱者的悲哀么!

  冰倩趁着陈夕发呆,顺手抓着陈夕把他扔出了礼堂,并把最后一块冰块压在了门口。

  陈夕只能感觉一阵的天旋地转,当与冰冷的地面接触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摔出礼堂,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站起来就要冲进去,却只能看到一块巨大的冰块挡住了他的去路。

  十年的默契,让陈夕非常了解固执的冰倩,也让陈夕对冰倩有着绝对的信任,她做出的决定,从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陈夕放弃了想要进礼堂的想法,转身就跑,估计现在联邦警局已经派人来了,不过记着冰倩的话,他决定还是先回家好,陈夕清楚的记得,家门口,有几个神秘的人或许可以寻求支援。

  “吼!”

  礼堂内又重新传来了愤怒疯狂的吼叫声,陈夕担心之余却也感到深深的无力,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人,而不是用被人保护。

  十指的指甲嵌入血肉中,陈夕重重呼出心中的浊气,最后望了一眼身后的礼堂,撒开腿狂奔起来。

  礼堂内,冰倩的肩膀上多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随着她的行动,正有血液在不断向外喷涌。

  原本那几只灵种已经被消灭大半,它们头上各自插着把锋利的冰箭,灵种已死,冰箭神奇般的迅速消散,仿佛这魔幻电影一样的东西从来没有出现过。不过显然冰倩刚刚的消耗也很大,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

  “啪,啪,啪,”

  黑暗中传来不紧不慢的掌声,冰倩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因为那人离她的距离已经算得上是危险了,如果刚刚偷袭她的话,她很有可能来不及反应。

  “这么久总算把你引出来了,不过我还是挺惊讶的,没想到隐藏这么久的人,居然是你啊,亲爱的会长。”黑暗的男子终于露出了半张精致的脸蛋,在跳跃着的火光中异常的妖异。

  “哦,那你准备好死了么?”冰倩冷冷地回答。

  白琪方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呵呵,我美丽的会长,您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说实话,还是挺违和的。”

  白琪方的身后聚集了更多的灵种,比刚才的更强,更多。

  有内鬼。

  冰倩第一想法是联邦内部,而且是联邦内部高层,出了内鬼。不然这么多灵种怎么可能在GC眼皮底下进入市中心。

  而且,还是趁着自己没有武装的情况下。

  冰倩摩挲了下双手十根葱指。

  没有武装的话,想要干掉这么多灵种,恐怕要释放另一半的力量了。冰倩缓缓地抬起来那张精致绝世的脸蛋,一只眼睛,是醉人的水蓝色,另一只,是妖娆火红色。

  已经临近午夜,北海市的大街小巷都响起了宵禁的广播,禁止任何非整顿人员私自在外面逗留。

  陈夕独自一人在宽敞明亮的街道上喘着粗气狂奔着,不是他不想休息,而是直觉告诉他不能停,身后有些某种东西在跟着他,一旦停下,头就会异常的痛,这是预感太过强烈而出现的症状。

  “快了,快了。”不断给自己打气,陈夕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手机早就在混乱中丢了。陈夕只感觉自己已经跑了半个世纪,沉重的喘息声充斥在耳旁,肺部火辣辣痛!

  终于。在不知道多久之后,陈夕看到了自己那充满了无数美好回忆的小窝,在陈夕看来,那就是天堂,脑子也不怎么疼了,反而变得温暖起来。

  “啪!”

  随着一声重重的甩门声,陈夕扶着腿大口大口的喘气,终于到家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算感觉安全了,紧张的神经慢慢恢复正常。

  卫生间里,陈夕冲洗着疲惫的身体。抹了下雾气朦胧的镜子,望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脸,陈夕有些不甘。

  尤其是今天冰倩的表现,似乎这个世界他只接触到冰山一角,真正强者的世界,好想去见见!如果自己也能像冰倩那么强甚至比她还强,那么自己的人生,或许就不会这么黑暗了。

  威尔斯曾经对陈夕说总有一天他会加入他们,现在他已经有些要等不及了,今天是自己和冰倩,下次说不定是陈晨,陈夕无法想象如果小陈晨遇到了什么意外的话,自己该如何面对。

  果然,一旦卷进某些事情里,一切,就都无法回到原来了。

  精神放松后,被压制的困意排山倒海地袭来,一天消耗的精力太多,陈夕在家门口呼喊了几声,依旧没见那几个神秘人的回答,实在撑不住了,几乎是爬到床上,倒头就睡。

  于此同时,“王队,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目标会这么匆忙的回来?还好像在呼叫我们”

  小五小声地询问王队。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身份。”队长皱着眉头,摆弄了几下右手碗上的战斗仪,试图和总部联系,居然毫无反应。

  “小五,你告诉兄弟们多注意一下,我这边再试着联系一下总部。”

  小五不可置信的望着王队,“难道,我们和本部失联了?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KH酷匠$网p永*a久~Q免X$费看小{◇说

  “不一定,也可能是宵禁的原因,这个地区出现了比较大程度的干扰,记住,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保持镇定!”

  “好,,好,”小五第一次接任务,非常紧张,一手心都是汗,在队伍频道里发了几个信号后便继续警戒。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心慌,但是有半个导师般的队长在,他也没有太过害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