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夕刚一进礼堂大厅,全身的汗毛就竖了起来,周围只有噼里啪啦的烧火声,以及墙壁上火焰跳动的影子,但就是不见一个人身影。

  有股心慌的感觉在逐渐蔓延,陈夕总觉得周围有人隐匿在黑暗中监视他,不禁更加警觉。陈夕越想越感觉这地方古怪,透着一股子的压抑的味道,得赶紧找到冰倩。

  四下一片漆黑,陈夕不敢贸然说话,只得贴着墙壁一步步向原来的贵宾厅移去。

  对露娜的贵宾厅就在他们的隔壁,露娜身边那几个黑西装一看就不简单。会不会顺便也把冰倩给带走了?

  不知道那个小丫头怎么样了,不过应该没事的吧,毕竟她身边有好几位气度不凡的保镖。

  想到这,陈夕到时舒了口气。

  “救……救命,救命。”

  猛的一阵女性的呼救声从一旁的墙角传来,声音嘶哑无力,显然不是冰倩特有的空灵的嗓音。不过却还是引起了陈夕的注意,至少,可以问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好,我是这学院的学生,请问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有没有看到冰倩同学?”陈夕一边快速地朝墙角走去,一边压低了声音询问。

  “快,快跑啊,有,,有,怪物啊。”谁知那女性居然歇斯底里的苦喊了起来,嘶哑的声音在黑暗封闭的礼堂里,如同女巫恐怖的嘶吼。

  “唰”

  似乎是诚心配合女人的话,在陈夕做出反应之前,一道鬼魅一样的巨大身影从房梁上扑了下来,一把逮住了那女性的身躯。在陈夕惊恐的眼神中,轻而易举地拧下了头颅,仰天长啸。

  怎么没想到是这群家伙!!

  陈夕心道糟了,在灵种转向他吼叫的一瞬间转身狂奔。

  连续地遭遇灵种,实在超出陈夕的意料,难道北海已经被攻陷了?不然灵种怎么可能公然袭击市中心?!

  个体的力量太过微弱,现在,只有逃出生天向GC求救,才有可能挽救这座学院里的人。不然,当联邦警局的人到时,圣哲学院里的学生,随时会处于危险之中。

  原本数十米的距离在此时被无限拉长,灵种的弹跳力太过强大,一个腾跃就挡在了礼堂门口,眼睛里充斥着不屑的神色。

  陈夕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这只灵种比上次遇到的,但是变身后明显神志清晰,该怎么办。”陈夕想到了那名叫做威尔斯的男人,但是眼下却真的可以说是插翅难逃了。

  “哈哈哈,真不知道威尔斯那个傻帽知道我这么明目张胆的攻击后,会是什么表情,。居然只派人守护在他家里,我想干什么。就没人能阻止。”白琪方胜利者般望着水晶球里的少年,享受着把人玩弄于鼓掌中的兴奋。

  “陈夕,你来干什么?!”焦急万分的陈夕突然听到了冰倩的声音在礼堂内盘旋。而灵种也是发出阵阵低吼,不安地四肢着地摆出战斗姿态。

  “喂,冰倩,是不是你。”陈夕听到冰倩的声音精神一震,脑海中的直觉告诉他冰倩不仅很安全,甚至还给他一种安全的预感。

  只是预料中的回答并没有出现,只见一个看似瘦小的人影如同一辆虎式坦克,带着一阵音爆声,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撞上了原地防御的灵种。

  掀起猛烈的灰尘让人睁不开眼,紧接着灰尘中的灵种惨叫还未结束,冰倩又一只手拎小鸡一般拎着他的后腿将他甩飞。“不要问那么多,现在你赶紧逃,我托不住多长时间的!”

  “啊……哦……啊?。”陈夕被冰倩的战斗力着实震撼到了。这战斗力简直是人形巨兽,陈夕不禁想到了平时和冰倩打闹时的场景,还好自己没做过分的事,不然这后果……

  陈夕瞥了眼被一根冰棱钉在墙上呻吟的灵种,不仅浑身是血,而且身躯上正快速的结冰,动作越来越缓慢,眼看就要被冻成冰雕。

  陈夕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瞪的老大!

  这?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冰?陈夕这才注意到,冰倩的身上居然围绕着一圈的冰环,正散发着刺骨的寒意配合上后者冰冷的气质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冰倩怎么会不明白陈夕眼中的疑惑。

  “现在暂时没有时间和你说清楚,他们的目标就是我,看来已经藏不下去了。等下你先跑出去,我会尽力突围。”

  陈夕闻言,也只能茫然地点头:“这究竟是?!”

  “嗯,你等下出去以后直接回家,不能待在学校里!”冰倩双手一招,身后的冰环漂浮在身前,这种情况下,谁先处于火光下,谁就得防备暗处的敌人。

  “右上方墙角!”

  突然一道声音莫名从脑海深处响起,神经紧绷的陈夕情急下下意识报了出来。一旁的冰倩心思敏锐,一块冰环化作一道长枪刺入左上的黑暗中。

  一声惨叫,一只体型修长的灵种掉下来,那根长枪,恰好刺穿了它的胸膛!

  “yes!”陈夕震惊了,冰倩居然有这么强大的能力!

  但是这仿佛是拉开了一场表演的序幕,隐藏的灵种再也忍不住了,十几只外形荒诞的灵种先后从黑暗中争先恐后地跃出。小打小闹结束,真正的战斗开始了,两人的心一沉。

  ~酷#匠v网AE正版首a发Q

  来不及多说,冰倩引爆了自己所有的冰环,朦胧的水汽扩散,能见度迅速降低。

  十几只灵种疯狂地冲进冰倩所造出的浓雾中,疯狂地舞动利爪攻击。

  “这里交给我,你先走!”冰倩趁灵种现在冲进雾气中,重新凝聚出来一大圈的冰环,带着陈夕快速后退,几乎每每在两人后退的下一秒,就有灵种的利爪挥过前一秒的地方。

  好几只灵种封住了大门,两人不得不向礼堂到底内部倒退,逐渐退到了墙角。

  “倩,注意上面!”陈夕充分发挥他的感知,哪个方向传来的冷意最浓,哪里就最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