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混乱

  郊区,陈夕家。

  宵禁的广播还在一遍又一遍的播报,陈夕家所在的!距离市中心很远,偏僻而又安静也是犯罪事件最易发生的地区,街两旁分部着稀疏的民居。无论休息还是没有休息的统一关上了灯。

  两排大功率的路灯显得尤为夺目,偶尔有一两只野猫土狗快速地穿过街道,窜进绿化带里。

  唯一与往日不同的是,在陈夕家附近,多了几个隐蔽的很好的人。一个穿着银灰色紧身衣的男人悄无声息地跃出陈夕家的窗户,一刻没有停留,快速地奔出院子,两步窜上了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树上。

  树上居然还有一个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原本隐匿在树上的男人,在树上藏匿了那么长时间,仿佛已经与环境融为了一体!

  “王叔,检查过了,目标家里没有异常,差不多了吧。”仔细辨认,后来的是个脸上略带稚气的大男孩儿。显然是刚刚加入这支特殊的小队不久,脸上还带着初次执行任务的兴奋与紧张。

  而原本树上的男人,则是一个普普通通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看上去就像个普通家庭的大叔,但是那紧身衣下鼓胀的肌肉,已经充分证明了他

  的不简单。

  “小五,说了,出任务的时候,就叫我王队吧。”王队看着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男孩儿,“辛苦了,可以准备收工了!”

  小五稚嫩的脸上写满了紧张,听到了这句话后终于松了口气。按了几个右手腕上的按钮,短暂的沉默后不同几声的“clear”从两人的耳麦传出来。

  “第一次出任务,不会太艰难的,小五,你不用这么紧张。”

  王叔知道小五性格谨慎,是个好苗子。就是胆量不够,还需要一点锻炼。他拍拍小五的肩膀鼓励他:“这样保护性质的任务

  ,基本没有意外,所以,尽量放轻松保存体力。”

  小五憨厚地点头,尽量平复自己紧张的心情。

  “王队!有情况!目标出现了!”

  就在两人都准备撤离时,突兀的声音突然从耳麦里爆发。两人同时绷紧了神经,紧接着就看到一个踉跄的身影,在宵禁的广播下,死命的朝这里狂奔。

  …………

  一小时前,圣哲学院,礼堂门口。

  陈夕是不是拍拍脑袋,可是头脑里的杂声越来越频繁,吵的他再也不能呆在礼堂里面,急着出去透透气。

  “接待生什么时候换了?”陈夕迎面就看到门口的接待生,不过这一小段时间。怎么就换了?原本两个还很拘谨的男生呢?

  不过现在烦人的头痛影响了陈夕的判断力,让他无暇分析这样不去在意那么多了。陈夕现在脑子就跟快要爆炸了一样,数不清的东西好像要往脑子里钻。

  陈夕对着的着夜空数星星,转移注意力。外面是安静的夜晚,而里面,则是奢靡的夜生活,

  一墙之隔,千差万别不知道是该讽刺,还是该无奈。

  打开手机,锁屏就是瓷娃娃般的陈晨抱着自己搞怪的样子,陈夕不禁宠溺地抚摸着照片上的妹妹的脸,

  这个小淘气,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长大啊!

  “叮咚!”

  一条语音信息

  突然弹了出来,昵称是个陌生的英文单词,陈夕已经好久没有用过企鹅通讯了啊

  。从初中开通起来,自己就前两年玩的多一些,这两年早就不和网友聊天了,怎

  么还有人找自己。

  信手点了,很快加载完毕。

  “Gameisbegining.ENJOYIT!”

  一个沙哑的声音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段话,陈夕被搞得一头雾水,仔细分析这段话,完全不知所云,但是又不像是恶作剧。

  “啪!”正在陈夕不解的时候,整个礼堂的灯光全部熄灭,一时间陷入了黑暗中。

  短暂的死寂后,阵阵喧闹声由内而外扩散开来。不过与原先的激情比起来,这时候则是明显的混乱不堪,有惊恐的尖叫,还有各种愤懑的叫骂声。

  陈夕刚想要过去问问接待生发生了什么,却发现这时候门口两个接待生早已消失不见。

  “奇怪,”陈夕拿起电话刚想打电话给冰倩,余光一下瞥到了旁边的绿化带里,目光一滞。

  居然是一双脚!陈夕不敢相信,三步并做两步跑上前去,扒开草丛。

  “****,出事了!”

  即使陈夕不敢相信,但是草丛里的两具接待生的僵硬的尸体已经说明了一切。

  “嘟”

  冰倩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玩笑或者事故了,很可能是一次精心谋划的恐怖袭击。恐怖袭击无非绑架,杀人放火。而冰倩今天,是代表她的叔叔来参加晚会的。所以如果有绑架之类的计划,那么她,就是最好的选择!顾不了那么多,陈夕两步冲上了礼堂大门的台阶。他绝

  不能让冰倩身处危险之中!大门,近在咫尺!

  “您好,现在你不能进去,里面正在进行疏散。请不要干扰我们的工作。”两位安保人士的男人把陈夕挡在了大门外,任由陈夕怎么解释都不放他过去。

  陈夕着急不已,假装沮丧地慢慢腾腾准备往回走,趁着两位大门前安保人员注意力被其他的人员吸引时。猛的向前冲去,在两人反应过来时,陈夕已经到了大门口。

  蓦然,一股冲天的冲击波直接迎上了飞奔的陈夕,在陈夕的瞳孔中,一股几乎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带着火焰向他扑过来!后者如同大海里的小舟,被轻易地轰飞出去几十米。被轰飞在半空

  中,陈夕才看到,整个礼堂上空,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浓浓的黑烟正随风不断弥漫。

  而礼堂里,在没有什么喧闹声了,爆炸声已经掩盖了一切。已经被破坏的大门里,人流涌动,所有人都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形象,连滚带爬地从里面跑出来,安保人员瞬间就被淹没在了人群中。一瞬间,空旷的广场上,就热闹了起来。

  “呜呜呜”耳朵里是怎么甩都甩不开的耳鸣。陈夕整个人被摔懵了,睁开眼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即使瞪大眼睛,陈夕也仅仅能隐约看见前方的火光,在跳动。以及广场上奔跑的人群。

  不断有人在跌倒,不断有人在原地哭喊着请求帮助。但是,自身难保的人们只顾着跑路,哪有精力去关注他人。

  冰倩呢?!

  陈夕突然想到了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心脏好像被狠狠一揪,混乱的脑袋被一阵凉意充斥,意识迅速恢复。

  ,#更|新Z最aD快上酷匠网g

  “啊啊啊!”疯狂地吼叫几下,陈夕像个醉汉扶着地摇摇晃晃地起身,期间还被好几个人撞到过。

  广场上混乱一片,陈夕一边四处乱转,一边歇斯底里地喊:“冰倩,你出来了没?!”,然而这时候的人都像无头苍蝇,根本没有人回答他。

  陈夕一边迎着人潮向礼堂大门口挤过去,一边不断抓住人问人。拥挤的人流中,相互推搡,密密麻麻的人脸晃的他眼花,陈夕不断叫喊着冰倩的名字。

  一把逮住一个眼熟的男生,是主持人步纯真。

  “现在在里面还有多少人,你有没有看到过冰倩?!”

  谁知一向稳重的步纯真看也不看陈夕,死命地要扳开他的手指,嘴里念叨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脸色铁青,精神状态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股刺痛在脑中一闪而过,陈夕得到了一丝危险的信号,那信号的源头,就是燃烧中的礼堂。好似一头择人而噬的凶猛怪兽

  ,正张开血盆大口,等待着陈夕自投罗网。

  我,我该怎么办?!陈夕望着礼堂那被炸的粉碎大门,完全看不出大门的样子,只是一个碎石块堆在一起的口子的,陈夕双拳紧握,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礼堂的火光冲天惊醒了圣哲学院周边的万物,但是,在一间房间里,却丝毫没有被影响到。

  幽暗的房间里,充斥着股糜烂的怪味,凌乱不堪,散落着一地男人女人的衣物。在床头粉红色的优雅

  台灯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的暧昧。

  “那那那!真是迷人啊。”十根修长如玉

  的手指抚摸着透露出迷人光晕的水晶球。男人邪魅的丹凤眼里满是痴迷,连带着

  ****的胸膛也快速的起伏着。

  水晶球里的光晕里,神奇般的显现出狼狈的大礼堂内部的情况。正中央,陈夕站在原地,谨慎地观察着礼堂内部的环境,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浑然不知有双眸子,正用欣赏艺术品的眼神看着他。

  房间里太过安静,以至于床头微不可察的滴水声相比之下有些刺耳。男人慵懒地按揉几下太阳穴,一向细致入微的他最受不了这样的不和谐声音。

  “真是讨厌,这种寂静美妙的时刻,居然有这样烦人的噪音。”男人很是不满意。

  “啪啪啪”如同男人所说,在床头,一滴一滴液体正从枕头上落下。带有刺鼻的腥味,

  在模糊的灯光下,呈现出慎人的红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