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先想要满足虚荣心的学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自己消失了。现在露娜和冰倩两个绝色美女在一起争奇斗艳,她还在这就是自找不快了。

  “太美了,这次的校庆晚会来的太值了,”一男生忍不住赞叹,身旁的人也都不可否置地点头。

  冰倩和露娜接连的登场着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陈夕冰倩还有露娜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向专门准备的贵宾厅。三人原本是并排走着,在离礼堂中央有些距离之后。露娜蹦蹦跳跳地快一步到陈夕面前:“陈夕哥哥,等一下我们去跳舞好不好?”

  跳舞?虽然陈夕不会,但是露娜似乎心情很不错,很期待的样子。那,就当是去随便玩玩吧。

  陈夕摸了下鼻子:“好啊,不过事先说明我可不会跳舞,所以你不要介意。”

  露娜闻言很是开心,像个小精灵一样转了好几个圈,引的离她的不远的追随者激动不已。

  陈夕也不禁对露娜很是无奈,怎么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童真呢?

  或许是她还没有真正的接触社会的原因吧,希望她可以一直这样天真烂漫下去。

  看到陈夕嘴角挂着微笑看着露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冰倩非常的果断的掐住了陈夕腰间的软肉,拧了180度。

  “嘶!”

  陈夕瞪大了眼睛盯着冰倩,最终在后者无情冰冷的眼光中,缓缓的弯下了腰。捂着腰无声的嘶吼了起来。

  太狠心了,吧陈夕从来也不知道冰倩下手可以这么重,完全没有防备。再说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啊,这算什么啊。无妄之灾?

  “哎??”原地打转儿的露娜一圈刚转完就发现自己的陈夕“哥哥”已经快蹲在了地上。“陈夕哥哥,你怎么了?”

  ¤酷‘i匠网s唯(一正版,其+他#都A是VX盗/$版K

  冰倩抢着帮陈夕回答:“没事,他就是心脏不好,有的时候犯病了就疼。”说罢还拍了下陈夕的背:“是不是?”

  陈夕忙的点点头,这下陈夕再怎么笨也能明白那么一丢丢了,这分明是冰倩看不惯自己和露娜接触。

  陈夕虽然煎熬但是内心也还是是有点小开心的,冰倩可是很少露出这么可爱的一面,索性就由着她。

  “可是陈夕哥哥心疼怎么捂着腰啊?”

  露娜人精似的,似笑非笑的对冰倩说。

  蹲在地上的陈夕:“咳咳……”

  冰倩依旧波澜不惊:“…………说了他有病。”

  有歧义。。。

  不远处的一处贵宾厅里,一双丹凤眼悠闲的观望着陈夕三人。

  “真是可爱的三个小孩儿啊。”魅惑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这双丹凤眼的主人口中传出。

  旁边的侍者恭敬地地弯腰询问:“少爷,什么时候行动开始,不要忘了老爷的命令。”

  “呵呵”被称为少爷的人,呵呵一笑。品了一口自己面前的拉菲,闭着眼睛享受了好一会。直到侍者再次强调时才睁开眼睛:“不用你提醒,那个脑残自己把自己玩死了还要我来来收拾这种烂摊子,我知道怎么做。”

  “少爷,请你注意下措辞。毕竟她也是我们中的……”

  他口中的少爷似乎是烦了,剑眉微皱,高脚杯应声而裂。一股强大的气流从他看似削瘦的身躯里喷涌出来,桌子上所以得玻璃杯和酒瓶全部化为了碎渣!

  “少爷!”一开始底气还有些硬的侍者被这股威压压制的抬不起头。“少爷,我错了!奴才错了!”

  依仗着自己是那位大人的贴身侍者,他原本还有些底气但是现在终于感受到了这位早已经闻名界内的少爷的强大,再联系到曾经做过的一些事,他害怕了,毕竟这位少爷什么都干的出来!

  “好了,这只是给你的警告,你在我这里,就是我的狗,就得听我的。”

  …………

  直到到各自的贵宾厅前露娜依旧缠着要和陈夕跳舞,但是冰倩直接以一句“等等我要和他去跳”打消了露娜的念想,对此陈夕偷偷对着露娜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表示无奈。

  贵宾厅里。

  虽然是贵宾厅,但是并不是绝对封闭的,还是可以轻易地看见晚会大厅的一切。

  冰倩一直在一言不发地品酒,相反陈夕自从进来以后就坐不住了,喝酒他也没怎么喝过,尝了两口就没了什么兴趣。只是看着大厅里的少男少女们跳舞跳的乐呵,心里跃跃欲试。

  陈夕往冰倩身旁凑了凑:“倩倩啊,你说,咋们什么时候去跳跳舞呀?”

  冰倩好像没听见,晃着自己的酒杯,脚尖也调皮地晃荡着水晶高跟鞋。

  “…………”

  陈夕还不肯罢休,整理整理自己的西服,对冰倩说:“倩倩啊,你说这答应好的事,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吧。”

  “我不会。”

  “没事儿,我也不会,就去玩玩呗。”陈夕得理不饶人。

  冰倩正眼都没看陈夕这家伙,盯着自己的彩色鸡尾酒。:“没兴趣。”

  这是个阴谋!这一定是个阴谋!陈夕后悔,早应该知道冰倩在阴他的啊,得,现在一切都晚了。

  “知道是这样,我刚就和露娜走了……”陈夕自言自语嘀咕着。

  一股凉意直冲脑海,冰倩就这么冷冷地盯着陈夕,陈夕立马一句话都不敢说了。有些人气质无与伦比,仅仅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可以镇住场面。

  而冰倩,就恰恰是这样的人。而陈夕,也恰恰只有在冰倩面前,才会这样的弱势,他喜欢和冰倩在一起这种轻松愉悦的相处。对方虽然冷了些,但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关心他的人之一。

  陈夕沮丧地待在一旁做自己的事情,冰倩看到陈夕那副“可怜”样,也有些于心不忍。

  要不是她什么都不会,不在这里给家族丢了脸,冰倩也想和陈夕自在的去跳舞。

  永远不要低估好事者制造的谣言的力量,冰倩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要是和陈夕跳舞时出丑了,恐怕就要沦为笑柄了,她身为大家族的人,就得身不由己。

  正在这时,一个身着白色燕尾服的男生现在贵宾厅前,食指微曲不急不缓地敲了三下门。贵宾厅与外界并不是封闭,门都没有关上,男生显示出良好的修养,显然是不想因为自己,打扰到里面的客人。

  陈夕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下,面前这位面如冠玉笑吟吟的男生,他并不认识。

  “请问,你找谁?”

  男生非常绅士地伸出手,纯白的手套配上白色燕尾服,很是高贵大方,宛如童话中走出来的王子:“在下白琪方,幸会!”

  是他,陈夕作为圣哲学院的学生,自然听说过“圣哲第一美男”的大名,据说面前这位不仅名字像女生,而且长得比女生还好看的白琪方,是校董的儿子。追求者无数,本人也是风流成性,身边的女朋友换起来比换衣服还快。

  陈夕注意了下到冰倩的表情,后者并不是很感兴趣,反正自己对他也不是很有好感,正准备送客。

  “哎,陈夕同学。”白琪方很有涵养地说“我知道你和冰倩同学是好朋友,所以,麻烦转告一声,我想与冰倩同学,共舞一支。”

  陈夕对他有些反感,天生的反感,不是对于他的外貌,而是由骨子里产生的厌恶。

  “对不起,我是她的舞伴,所以请你自便吧。”对方的自信的语气,让陈夕从内心深处讨厌,好像一切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白琪方一脸无所谓,似乎没听懂陈夕的意思。说:“陈夕同学,虽然一再强调这位高贵,优雅,美丽的女士是你的舞伴。”他露出来温和的笑容,指指身后喧嚣的舞池,:“但是你们没有跳过一支舞哦。”

  自始至终,冰倩都没有出声,自得其乐地远望着大厅里的人群,而事实上,她大脑正疯狂地转动考虑对策。

  从刚才开始,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大厅里的侍者应该是轮班式,但是从刚刚开始全部换了人。

  而且礼堂的灯光由专门的人负责,根据不同的音乐而转换,但是,现在已经好久没有换过灯光了。

  有猫腻。

  陈夕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冷笑了一声:“难道我们的事需要你来操心?”

  “不不不,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冰倩同学一直没有说话,我可以与她畅聊几句。”说着,白琪方竟然直接想要越过陈夕,走上前去。

  “嗯?”

  白琪方讶然,一只手,正死死地钳住他的肩膀。任凭自己怎么尝试,都无法挣脱开!陈夕紧贴着他的耳朵,好好多年未见的友人重逢了一样亲密。

  “sonofabeach,不要给脸不要脸!”

  礼堂里喧闹嘈杂,原本是欢乐的气氛,可是这一刻,空气也似乎被冰冷的两人的气氛凝固了!

  白琪方不经意间与陈夕对视了一眼,陈夕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笑意,但是,那笑意后面,还有隐隐约约的戏谑!这让他不禁更加提高了警惕。

  不少一开始就关注这边的人,也发现了这边的异样。

  白琪方并没有生气,只是自嘲地笑了笑。:“抱歉,是我无礼了。”

  随后,他学着陈夕刚刚的样子,嘴唇贴着陈夕的耳垂。

  “Iknowyou.你知道么,他们都不知道哦,今天晚上有好事要发生哦!”

  陈夕顿时全身发冷,好久不曾出现过的烦人杂声再次出现在脑海中。

  不过这次的感觉,虽然混乱。但是有两个主要的感觉,一个是温暖,。另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是黑暗!和冰冷!

  如果说温暖是病签带来的,那么黑暗的话。

  不知不觉,陈夕已经一身冷汗,而白琪芳,则是很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飘然离去!

  “陈夕!你怎么样了!”冰倩一把扶过几乎站立不稳的陈夕。聪明如她,自然看出了一起端倪。

  “没事,我,我想出去休息一下。”陈夕有些胸闷,想独自出去透透气,他也搞不懂为什么刚才自己会那样愤怒,这根本不符合他平常的心态。

  只是第一次见面,怎么会有苦大仇深的错觉?

  “我陪你去吧。”

  “不用,我有些头疼。”

  “那你小心一点。”冰倩送陈夕离开,心里轻松了一些,对方离开这处处透露出古怪的地方,她也好放心地调查下去。

  冰倩脱下高跟鞋,从沙发旁边的柜子里抽出可自己的紧身衣。

  “敢在这里捣鬼,就要有足够的资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