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那些记忆

  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从阴影出传出来,“那样。我不介意现在就把你扔下去!”

  少女听了这透着冷意标志性的话,非常不满的踢了几下楼顶的玻璃:“冰翎,你为什么又偷听人家说话嘛!还有,人家才不是那些恶心的堕落灵种,人家才不吃灵呢,你说你们怎么都那么敏感呢!”

  阴影处,好久没有人回答,空旷的楼顶上只能听见微微的风声。好久之后,冰翎才终于出声:“反正这里不欢迎你,我也无法对你百分百的信任。你还是早点走吧。”

  同时,少女的周围开始不同程度的凝集出薄薄的冰片。

  “卡卡”声响起。

  “啊,干嘛啊你!”少女一阵手忙脚乱,赶紧打碎那些冰片:“你别激动我保证不会伤害那个家伙的,我就调查一下而已。”

  “记住你说的话,如果你要是敢伤他分毫,我绝对会让你知道地狱是什么样!”

  露娜听到这话后,湛蓝的眼睛左右扫视两下。装作不在意地哼哼两个算是同意冰倩说的话。直到“冰翎”算是罢休了,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做了个ok的手势:“了解了解。”

  不过这次再也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冰片开始融化化作水汽,楼顶上寂静的可怕。

  “真是木有礼貌,动不动就要这么狠,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大仇,招呼都不打一声哦!”

  十年前,北海市。

  瓢泼的大雨,已经淹没不少的街道,北海的排水系统没有经受住考验,走在路上,积水几乎已经可以淹没小腿。

  接近郊区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这种程度的大雨,没有人愿意再外出工作,不过,在街旁的破旧的座椅上,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这种环境下异常的违和“哗哗哗哗哗”

  雨最大可以到什么程度,不是倾盆大雨,而是深深的孤独,入眼的一切景物,都被串在一起的雨滴连成的珠帘遮挡。耳旁已经听不到别的声音,唯有雨水打在耳朵,脸颊,身体的每一寸的肌肤上。

  我还活着么?

  好冷,好孤独。来人啊,为什么没有人,为什么没有人来陪我!

  男孩儿的长发,已经好久没有理过了,被雨水打湿后,他眼里的世界都是支离破碎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雨水淋到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了,耳边的雨声也换成了雨滴滴落在尼龙上沉闷的敲打声。

  男孩迷茫地抬起头。他看到了一个迄今为止看到过得最美得女孩,正给自己打着伞好奇的看着自己。

  女孩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闪发光,脆生生地问男孩:“你为什么不回家?”

  回家?

  男孩把头深深的埋在双膝之间,我早就没有家了,我的世界,已经不完整了!

  “我没有家!”

  男孩突然站起来,疯狂地奔跑起来,女孩没有说话,打着一把与她身材极其不相符的大伞默默得跟在男孩后面。

  远处,一辆豪华的加长版轿车里,一个年轻的少妇,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注视着雨中的男孩女孩。

  “由着倩儿去吧,毕竟,那是我们欠他们家的!”少妇旁边俊郎的中年人扶着她的肩膀轻声的安慰。

  男孩体力似乎耗尽了,扶着腿大口大口的喘气。他回头望着女孩的眼睛,那是多么刺眼的纯净,纯净到任何心术不正的人,都会自惭形愧。

  男孩下意识的偏过头去,大声喊着:“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雨声越来越大,女孩学着男孩的语气。

  “我妈妈说,只要心里思念着家人,哪里就都是家!”

  哪里。都是家?那我,算有家么?我只有一个拖油瓶而已!

  女孩见男孩怔怔地发呆,一把抛开了雨伞,精致的容颜瞬间暴露在大雨下,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看着就让人无比的心疼。

  女孩伸出了白嫩的小手:“我叫冰倩,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抬起头,看到她的眼里,满是笑意。他看了一下自己脏兮兮的小手,有些自卑的放在身后,与女孩相比,他就像一只丑小鸭一样。

  冰倩拽出男孩背在身后的小手,毫不介意的握住:“我问,你叫什么!”

  “我,我叫陈夕!”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我就住在这附近。”

  又是一年初夏,夏荷,蝉鸣,晚风。

  少男少女们一起嬉戏玩耍,一起哭一起笑,经历生活。

  “哥哥!你快下来吧,好危险啊!”扎着两根羊角辫的小姑娘拿着棒棒糖,对着树干上的男生大喊。

  少年相比五年前长大了不少,五官依旧清秀,但是眼中已经有了坚定的光芒。

  陈夕眼疾手快,一把逮住了树干上的婵儿,笑着对妹妹挥手示意。

  “小晨,收好了,今天晚上老哥给你开小灶哼哼。”

  小姑娘提着布包,一脸幸福地被哥哥摸着头。

  “陈夕!”另一个绝色的少女气喘吁吁地跑到陈夕的旁边,把手里编好的花环戴在陈夕的头上。

  “看,新娘出嫁了哈哈!”

  陈夕无奈地摘下花环,笑着拉着冰倩就跑,小陈晨人小但是倒挺机灵,在后面撒开腿跟着。

  北海市的夏,透着些樱花的味道,午后的阳光明媚又温暖。郊区落后,却安静祥和。

  陈夕带着冰倩,穿过火车哐哐刚刚驶过的铁道。

  “你快闭上眼,给你看个好东西。”陈夕扶着冰倩的肩膀慢慢往前走,冰倩微笑着闭上眼,哼哼唧唧地往前走。

  “小晨啊,你哥哥在干嘛呢?”

  “我知道啊。不过,这是秘密,小晨可不想被哥哥教训。”陈晨噘着嘴,对着陈夕挤眉弄眼。

  陈夕心领神会地对着陈晨眨眨眼。

  “准备好了么?”陈夕站在冰倩的面前的捂着她的眼睛:“我数到三睁开眼哦。”

  冰倩隐约闻到了一丝丝香甜的气味,轻轻地点点头。

  “嗯嗯。”

  “一”

  “二”小晨在一旁抢着帮陈夕读秒。

  “三!”

  陈夕在冰倩睁开眼的一瞬间放开了手。

  闭眼的阳光透过树叉儿洒落在林间,冰倩眯着眼睛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视线逐渐清晰,在梦幻的金色阳光下,冰倩惊喜地看着周围美轮美奂的薰衣草。冰倩如同一个高贵美丽的公主,身着白色的连衣裙,被这林间的薰衣草所簇拥。

  “哥哥,哥哥,倩儿姐姐好漂亮啊!”

  “嗯,别灰心,我家小晨以后绝对不会比她差的哦!”陈晨嘴上这样说,但是眼睛里却冒着惊艳的光。

  …………

  一只小手灵活的绕到耳朵后面,扯住了陈夕的耳朵:“哥哥,你在发什么呆啊!”

  思绪被拉回了现实,陈夕胡乱摆弄着妹妹的柔软的头发。嘴角不禁勾出了浅浅的微笑,以前的时光真是月来越让人怀念啊。

  要是没有那件事情,冰倩现在还是那个在自己面前像个孩子的冰倩。

  时间快的像块钟表,滴答滴答走的不停,太阳一天天地落下又再次升起。人们重复着一成不变的生活,有人在无意间消失也有婴儿呱呱坠地,然后周围的人最多在意两天,又重新进入了循环。

  北海市郊区一座普通的山丘,也是唯一一座接近自然的山丘上。初升的太阳散发着勃勃的生机,凉爽的清风掺着泥土的清香扑面而来。

  大难不死的陈夕越发在意这个宝贝妹妹,周末破天荒地由着陈晨带她逛了大半个外城,还特地领着她去看北海市最美的日出。

  小陈晨只以为老哥“大发慈悲”要疼自己了,连续两天赖在陈夕旁边不肯离开,连睡觉都要缠着陈夕给她讲故事哄她睡觉。

  小陈晨眯着眼睛打了个机灵,像只小猫似的懒懒地趴在老哥背上:“哥哥,以后我们每个礼拜天都可以来不?”

  陈夕现在就是一心宠着妹妹,满口答应:“嗯,如果可以,哥哥一定带你来。”

  兄妹俩非常珍惜这么难得的美好时光,都不在出声静静地享受这一刻的静谧。

  清晨空气中还是湿漉漉的,温柔的阳光撒在两人席地而坐的草地上,微风吹过说不出的惬意。

  红日,不甘寂寞地冲出云层,如同芽儿冲破了土地的束缚,第一次面对这个世界。

  眺望着远方,云雾缭绕的远方并不是群山,而是隐隐约约露出些许边边角角的巨大城墙。银灰色的墙体隐没在云雾中,但是它的恢弘大气已经不言而喻,就像一条巨龙的身躯,盘在北海市的周围,守护着一方平安。

  官方的说法是,在大灾变之后,野外的区域潜藏着各种各样的危险,:水源污染,辐射,变异的野兽……已经完全不适合人类居住了。

  为了防止不必要的生命财产损失,联邦政府斥巨资在每个基地市周边建造起了城墙,以保护市民。以至于绝大多数的市民,像被关在笼子里的老鼠一样,一辈子活在城墙里。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

  至于到别的基地市去?除了达官贵人,通往其他市的条件简直可以说是苛刻,外面没有公路,经过几个世纪的演化,外界的森林早已占领了大部分的土地。

  至于天上,普通的客机成本昂贵且容易收到变异飞禽的袭击。

  联邦也不可能派军用的飞行器保护民用的飞行器。

  小陈晨迷迷糊糊的,突然睁大了眼睛,慌慌张张地从小袋子里拿出来陈夕的手机。

  “哥我错了,昨天晚上有人的打电话给你,我怕吵着你睡觉我就给关机了。”

  陈夕一脸的风轻云淡,修着自己的手指甲,反问到:“没事,你哥我朋友又不多。而且你才是被吵的睡不着才关机的吧?。”

  小陈晨打开手机,有模有样地跟着读:“亲爱的班长大人?哎哥你居然这么恶心啊,你让倩姐姐看到了怎么办嘛?!!”

  “啊啊啊!”陈夕从石头上直接蹦了起来,连带着把陈晨也背了起来。:“哦,Iwilldie!”

  “那就是你倩姐姐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你!”

  +最,/新章R7节'上酷;匠☆网

  原本唯美静谧的气氛一刹那被破坏的干干净净,俩兄妹一起握着手机。手机上10个未接电话和两条短信十分显眼!

  “明天晚上是一年一度的校庆晚会,我有事和你商量,下午我有事,所以上午务必来。”

  紧接着一分钟之后的一条短信“当然,你也可以装作不知道,以后,后果自己承担。”

  陈夕“…………”

  陈晨“…………”

  “哥哥你不是吹牛说想翘课就翘课的么!?”

  “闭嘴啊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