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外城的列车上,车里没有开空调,闷热的空气里有种死一样的寂静的气氛。原本乘客就非常少,各自还保持着沉默,用警惕的眼神大量着附近的人,保持着距离。使得空旷的车厢产生了种阴森恐怖的错觉。

  联邦典型的社会心态。

  陈夕掏出震动的手机,装出一副轻松自然的样子:“喂,小晨,是我。”

  “哥哥,你这两天哪去了,是不是找嫂子去约会了啊?”

  那头传来小陈晨调皮的声音,但是陈夕一点被逗乐的样子都没有。他听的出来,是陈晨太担心自己,但是为了让自己省心,懂事的她不得不忍住自己的小女孩脾气,让自己开心。

  “那个,老妹你好聪明啊,我们院的院花请我去旅游的呢,还特意叫我不要和其他人说的。你说这人长得帅,到哪里都蛮麻烦的,是吧?。”

  “哥哥骗人,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哥哥就一个穷小子,哪里有漂亮姐姐能看上你啊。!”

  什么鬼,这个真是我的亲妹妹么?

  …………

  “哈哈,哥哥,人家开玩笑的,知道你忙,我很懂事的不会烦你的啦。”

  “嗯。”陈夕的心,即酸涩,又感动。有家人的感觉真好,虽然这个畸形的世界让人厌恶。可是,谁又愿意离开那些割舍不下的人呢。

  闲聊一会后,挂上电话。陈夕并没有理会车厢里那些乘客的闲言片语,指指点点。现在的社会,人与人之间几乎很难存在信任,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决定安安稳稳做小人物。陈夕很讨厌这种风气,这只会让人活得更加如同行尸走肉,他实在不知道以后走上社会后该怎么面对社会上的尔虞我诈。

  但是,现在的陈夕的平静生活已经被打破,他很快将会意识到,真正适合他的未来,将会代替这样的令人作呕的生活。

  窗外的晚霞透着钢化玻璃,撒在自动卧椅上,让人产生了懒懒的困觉。陈夕望着玻璃窗上,望着自己淡淡的影子。窗外,人生百态,或残破或豪华的民居,过江时不时鸣笛的货轮,繁华的码头,成堆的集装箱。

  还有,过高架时桥下熙熙攘攘的人群。

  生活,这就是生活。以后的生活,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么?!

  ………………

  从窗户里,陈夕清晰地看到了自己那张长时间劳累而有些无神的眼睛,和列车里乘客们可以说是被生活折磨的有些绝望的表情。

  唯独一个男人!

  他!!

  在看自己!

  陈夕一瞬间背后布满冷汗,好冷的眼神。男人只以为陈夕发呆的看着窗外的风景,眼中的冷意一点都没有遮掩。

  这一幕,让陈夕的脑海中不断的传来刺痛。

  陈夕不敢打草惊蛇,身体不动但是脑子里不间断地思考对策。对方也不敢在这里太过招摇,现在刚刚出内城,不管他是人类还是灵种,都不可能在基地市安保最强的地方全身而退。

  陈夕默不作声,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径直地向厕所走去。如同一个普通的旅客。

  拿出手机调成自拍模式,将摄像头对着一旁的窗户,可以看见,那个坐在自己斜后方不远处男人居然也缓缓地站起来,不紧不慢地掉在自己的后面,在常人看来,仿佛就是他自顾自地走着。

  陈夕打开洗手间的门,自顾自地走进去。

  “喀”

  门被反锁上了,门上闪起了标志着有人的红灯。

  男人就一直站在门口,四周的乘客见男人一脸的凶神恶煞,即使隐隐感到洗手间里的男生有麻烦了,也不敢吱声。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偶尔几个想提醒乘警的人,也被同伴制止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男人脸上的表情,从冷漠,逐渐变为疑惑,一双眉毛拧在一起。半个小时过去了,男人终于忍不住了,目标绝对在搞鬼,不管那么多了,马上最近的一站到了,到时候下车上车的人混在一起,目标很可能趁乱逃走。

  男人二话不说,后退一步,猛的一个长腿踢在了脆弱的洗手间门上,铁皮门应声发出痛苦的呻吟,在周围乘客各自的尖叫声中。铁皮门倒了下去。

  男人冲进洗手间,四下里哪里还有陈夕的身影,唯有洗手间的窗户大开,强烈的风灌进狭窄的洗手间里。

  男人意识到不妙,本能的一步跨到窗户前查探情况。

  窗户门是开了,但是,完全没有攀爬的痕迹,而且这么快的车速,跳车无异于自杀,爬上车顶更是在和死神跳舞。那么,唯一被他遗漏的区域,就是,上面!

  男人猛的抬起头,并做出防守动作,但是陈夕这时已经一跃而下,手中从马桶旁拆下来的铁质扶手狠狠的敲击在男人光亮的脑袋上。

  陈夕不是心狠手辣的人,但是对于想要对自己不利的人,他会毫不犹豫地下杀手。再说了,这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陈夕看着昏倒在洗手台上的男人:“说不定我还为民除害了呢。”

  没有迟疑,陈夕转身跑出洗手间,这时候门口已经围了一大圈的人,都好奇地往洗手间里看,看到是陈夕出来,大部分乘客一下都没反应过来。

  陈夕推开拥挤的人群,列车已经减速完毕,打开了车门,陈夕向车门撒腿狂奔,仓促之间一路上撞翻了十几个准备下车的旅客。

  “sorry!”

  一手撑在座位的背部,陈夕轻轻一跃就翻身越过了几个挤在一起的乘客,丝毫没有在意到一向被笑话为体育白痴的自己,居然可以娴熟地做出电影里的动作。

  而那几个旅客也都忘了互相推搡,注意力全集中在了这个刚刚从他们头顶飞过的少年。

  “都给我滚开!”陈夕的背后响起了跟踪自己的男人愤怒的大吼。

  显然,陈夕这一下不仅没有成功ko对方,反倒是激怒了他进入了暴走状态。

  与陈夕灵巧地动作相比,男人简单粗暴地挤开人群,有时候更是提起衣领就把挡道的人扔开。不久,乘客中掀起了阵阵的躁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叫骂他,更有甚者趁乱还补上一拳或者一脚。

  一时间男人被困在过道里无法脱身。男人的心中憋着气,要不是顾忌这座城市里的那群疯狂的人,他非得让这群蝼蚁般的人付出代价。

  终于等到男人脱身的时候,陈夕早已经脱离了他的视野范围。车站人流量巨大,寻找并跟踪一个人就像大海捞针一样。

  男人久寻无果,一想到任务失败即将收到的惩罚,一拳在一旁的立柱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券印后,不甘地离开。

  男人前脚刚刚走,不远处墙角里的陈夕掀开了顺来的夹克上的帽子,深深地看了一眼离开的男人。

  “这下真是惹上麻烦了。”

  陈夕住的离中心区很远,做了好几个小时的车,直到夕阳西下,才拖着又饿又累的身体回到了家中。

  顾不得吃饭,陈夕简单的冲去身上的汗水后,倒头呼呼大睡起来。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爬进房间时,陈晨就睁开了眼睛。精神百倍的陈夕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下来,自回到家修养两天起,自己的生物准时到爆,每天六点半准时睡醒,一改以前懒床的坏习惯,准确的说是他睡眠质量有了极大的提高,真个人的精神头儿一天比一天好。

  心情轻松的陈夕,忍不住对着床头的沙袋一阵蹂躏。总算释放了些多余的精力!

  “呼!!”陈夕猛的拉开窗帘,巨大的落地窗采光极好。经过几秒钟的适应时间够,陈夕拿开了捂着眼睛的手,沐浴着阳光,陈夕感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在阳光下都发出欢快的呻吟!

  “蒽,草坪好像好几天没修了…”

  其实这几天给陈晨最大的惊喜就是他身体上的变化!因为生活不规律,曾经的陈晨的身体并不是太好,盯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整个人的有些精神都萎靡不振。

  但是现在这些个毛病都有了改善,甚至原本小肚子上的一小坨肥肉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六块整齐的腹肌,害得陈夕早上起床后没事儿就对着镜子自恋。

  或许,这也是一种因祸得福,或许,是威尔斯说的治疗的额外的效果。

  头两天陈夕还是提心吊胆的,毕竟一连串的事情还是让他的心累的不轻,独自一个在家里窝着,分析对策,家门都用沙发给赌上了,生怕半夜里突然闯进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或东西。

  更新最H快!)上D酷IY匠-'网I

  但经过这几天陈夕的观察,经常有几个隐藏的很隐蔽的人在周围转悠,如果是想对他不利那么早就该出手。既然等到现在了,应该不是敌人,很有可能是监视自己的GC里的人。

  “倒是难得的免费的保镖。”

  几天下来,平安无事,陈夕难得松了口气。

  唯一遗憾的,就是父母留下来的那部商务车不知道被哪个过路的给偷了。虽然值不了几个钱,但是好歹是一家四口曾经的回忆,陈夕就是用那辆车,无数次载着小晨出去。

  周末已过,拖不下去了陈夕收拾收拾,第一次背着包像普通上班族一样挤在公交站台等车。

  请了这几天也没给辅导员请过假,不过后者既没有打电话,也没有找来他家,想来也是陈夕的存在感太低了,缺课也无法引起太多的注意。

  公交车班次多,不代表不会挤,早高峰时期,站台上等满了人。陈夕深刻体会到了摩肩接踵和一脚踩下去都是鞋子的尴尬,公车来了各种各样的人一哄而上,狭窄的车门口鬼哭狼嚎一片,陈夕连连三辆车都被挤了下来。最后还是站台上没什么人了才得以挤上去。

  车厢里还真是鬼一样的的安静,即使拥挤地很,乘客们还是努力地想与他人保持距离。

  “好吵!”陈晨突然感觉一阵阵嘈杂的噪音不断折磨自己的耳朵,忍不住堵住耳朵,却无济于事。陈夕看了看车厢里拥挤的人群。

  见了鬼了!

  所有的乘客,居然都是带着冷漠的表情各干各的事,听歌的有,睡觉的有,玩手机的也有。但是都是说好似的保持沉默!没有一个人在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远方有风铃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