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以后遇到什么什么事,做哥哥的,都要记得要照顾妹妹,一定要保护好妹妹。”

  郊外,一家四口人悠闲的在河边散步。年轻的少妇一只手摸着儿子的小脑袋,一只手牵着刚刚学会走路的女儿。

  “好了,小夕和小晨还小。以后啊,自然他们会明白的。”戴着金丝眼镜的父亲无奈地说。

  “我知道,只是我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我们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小夕和小晨以后该怎么办。”

  “妈妈?爸爸?”

  为什么你们?还活着?瞬间,陈夕觉得自己的眼眶已经湿润了起来,鼻子里有种酸涩的疼。

  看到妈妈一脸笑意地教育自己,陈夕多年来一个人支撑家庭的疲倦感,都融化在母亲给的爱中。

  妈妈,爸爸,以后终于不是我们两个人了。终于可以有个完整的家了!我好想你们。

  陈夕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来,忍不住想给父母一个拥抱!

  但是,陈夕发现居然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自己居然在父母的笑骂声中越跑越远!

  我在做梦么?可是,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梦境。

  轰!

  眼前乌黑一片,所有的蓝天白云,花草河流,还有陈夕日日夜夜思念的父母,都化作了泡影。

  陈夕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整个世界再次发生了变化。

  好辽阔!

  这是陈夕第一眼的感觉,陈夕看到了一望无垠的草原,仅仅存在于书本上的草原!

  入眼是一望无际的绿色,在阳光中,滴着晨露的青草骄傲的挺起胸膛,懒散的七星瓢虫趴在叶子上。陈夕甚至都能够感受到,整个世界的呼吸,整个世界的律动。

  “哞!”

  一群不知名的动物成群结队的狂奔着,掀起满天的尘埃。这也是陈夕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动物,甚至连课本上都没有。黑色的角,黑色的皮毛,铜铃一样大的眼睛。在它们的狂奔中,陈夕有种自己也飞起来的错觉,向着地平线奔去。途中陈夕还看到了一辆上百米的列车,和他们一起,朝着那颗无比明亮的太阳前进!

  …………

  北海市某高级私人医院。

  陈夕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华丽的装饰品,温暖的色调光和高档的天花板。

  果然是一场梦。

  “明明这几年都没有做过梦的,反而不习惯了。”

  虽说是做梦,但是陈夕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真实的有些过分的梦。那野性的嚎叫和温暖的风,仿佛身临其境,在清晰的在陈夕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的?”

  陈夕这才注意到精致的百叶窗前,站着一个挺拔的男人,背对着自己,望着自己轻轻拉着窗户看向窗外。

  “没,没有,就是没什么力气。”

  陈夕掀开被子,被浑身上下缠着的纱布吓了一跳。自己到底是受了多大的伤,几乎只有头部完好无损。

  对了,自己是被灵种袭击了。可是,自己居然活了下来,这种可能性为零的事情发生的太不正常。还有,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男子似乎知道眉头紧皱的陈夕现在有很多疑问,转过头露出一张帅帅的大叔脸:“你被灵种袭击了,不过你运气好,被我们救了。”男子想了下,再次开口:“你昏迷的这三天,有两个人打过电话给你,不过放心,都已经处理好了。”

  “呼。”陈夕现在就担心自己失联的这几天小陈晨和那位会不会太担心。听到男子说的话,陈夕一颗心也能够稍稍轻松些,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亲自给妹妹报平安。

  等一下,三天?陈夕清楚的记得灵种的爪子差点就把自己开膛破肚。陈夕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腹部,这么严重的伤势,现在腹部连一点疼痛感都没有,未免有些太离奇了。这里到底是哪里,现在的联邦有这么先进的医疗技术?

  陈夕:“那你该解释一下我的身体是怎么回事,还有,如果你们以为救了我,就要让我为你们做什么事的话,抱歉,我普通人一个,还没能力。”

  唯利是图的联邦政府,会平白无故救一个平民老百姓,给予他超越普通人认知的治疗么?

  “如你所见,这里的医疗科技很发达,所以你恢复的很好,不过我们并没有什么图谋。那么,我来正式介绍一下自己吧!”男子走到陈夕面前,冷眸里夹杂着一丝丝异样的神采:“GC.A北海市局长,威尔斯。”

  GC.A?

  又是是什么秘密部门么,能接触到灵种的,不是被袭击的受害者,就肯定是什么不为人知的组织。

  “GC.A,是什么?”

  “准确的说,是GC.人类联邦对灵种特别应对组织。而我们A分部,负责城市内,对于灵种的讨伐和处理。”

  停顿了一下。威尔斯知道陈夕警惕性很高,不会轻易相信陌生人。

  “救你不过是因为心情好而已,给予你治疗也只是不想受到到平民的投诉,毕竟有些烦人的家伙还是知道我们的存在的。”

  专门对付灵种的组织?陈夕意识到这次的事故,好像让自己接触到了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未知的世界。

  竟然莫名的有种兴奋的感觉,特别是看到威尔斯胸口的GC.A字母标志,以及对方超越常人的气势。

  陈夕作为一个年轻气盛的少年,心中那团向往更高处的炽热的火焰,不知不觉燃烧了起来。

  他像大部分人一样保持着警惕,做事小心翼翼并安于现在的生活,但是这一切都是生活所迫,内心深处陈夕不是个冷漠的人,哪个少年不渴望热血与火的荣耀,不希望铸就自己的传奇。

  陈夕抬头与这个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男子对视,从他的眼中,可以看到鹰一样犀利的眼神。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威尔斯面对少年警惕性极高的质问,并不是很在意。随意的说:“既然我是北海分局的局长,那么我想和谁说就和谁说,而且,说实话,某些方面,我很欣赏你。不过你这副小身板,还真是孱弱地可怜。”

  威尔斯活这么大,什么样的人没见过。陈夕眼里熊熊燃烧的火焰他怎么能看不出来。

  GC.!在很多军校的学生和军队中象征着荣誉,即使每次任务的减员率高的离谱,但是仍然有大量优秀的人才挤破头进入。

  “那么,我想知道,我现在,可以走么?”陈夕的语气已经略微有些颤抖,双拳紧握。这么多年来对灵种的深恶痛绝,如今有一个这么近距离接触神秘组织的机会。自己内心是想着把握住,把握住变强的机会,把握住给父母报仇的机会!

  但是,他还有很多羁绊,在这个残破的世界。还没办法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他并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在活。

  “哈哈哈”。威尔斯爽朗的大笑起来,意味深长地一拍陈的肩膀,后者被拍的龇牙咧嘴的。

  威尔斯明白陈夕在内心的争斗中,最终选择了原本的生活。但他不觉得遗憾,一个人的未来,是注定的。

  “相信我,不久以后,你就会加入我们的,哦不对,是加入他们的!”

  “他们?”陈夕疑惑。

  只是显然威尔斯不想多说,打了个哈哈,借口有事,决定要离开。

  “哦,对了。”威尔斯走到门口时拿了颗葡萄,悠闲地放在嘴里:“这家医院的伙食特别不错。我建议你多住几天。”随后扬长而去。

  晕。

  陈夕对他调侃式的话并没有在意,他现在有种大病初愈,忍不住好好释放精力的冲动。走到百叶窗前,轻轻掰开看看窗外的风景。

  “这个!是内城!”

  由陈夕所在的医院向外延伸,这是一连串伟岸的建筑群,每栋大楼都高达上百米,一条条全金属通道连接着这些大楼。在陈夕的眼里,来回穿梭的磁悬浮轿车,只有蚂蚁大小。

  这里有陈夕家所在的郊区不可能见到的整洁的街道,清新的空气,和秩序井然的交通,一切都显得整洁而和谐。

  完全不见任何流浪汉和流氓到处流窜的情景。

  “见鬼,原来这样富人住的地方这么奢侈。”

  内城,是权贵们所在的天堂,无论是科技还是社会人文环境,都领先陈夕所在的外城数十年!

  陈夕是不会对这种明显的等级制度有疑惑,所谓的联邦,所谓的自由的世界,是由极少数的上层人士建立的,所以真的民主和社会的福利,自然也由他们掌控。

  无论北海,或是其他的基地市,这种情况太常见了。

  这是联邦政府无可奈何的事情。

  …………

  酷r匠F网v唯一正版,X◎其m他z都是k盗2版,

  威尔斯刚出门,脸上的笑意一扫而空。

  “布置下去,派一个小队的人去保护他。,我心里老是有种不妙的预感,他很有可能在进入GC.Z之前,就会遭到袭击。”

  “了解。”一个手臂上缠着绷带的男人轻飘飘的答应。

  “对了,你的伤?”威尔斯看着“枪”,对于他伤势没有痊愈就擅自出院的行为还是不放心。

  “没事,虽然恢复能力没有这小子这么变态,但是好歹我也是A级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