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陈夕没有昏迷的话。那么他会看见不可思议的一幕。

  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地,除了溅起的水滴,惹得一只躲雨的流浪猫惊叫以外,没有伴随其他的任何声响。

  被人打扰进食对于灵种来说是忍无可忍的事情,就像对于人类而言被打扰了繁衍一样。更何况,是让灵种极其讨厌的人。

  代号“女友”的灵种气急败坏地把抓在手上的陈夕扔垃圾似的甩飞出去。恶狠狠地冲着枪低吼:“真是让人作呕的味道。人类调查员,你们还真是死性不改啊!

  我突然对你的头颅很感兴趣了!”

  枪依旧保持沉默,冷漠地看了灵种一眼,随后将视线转移到陈夕身上。左眼框上小巧的液晶屏眼镜弹出来一连串的数据。

  “身体受损程度:高。

  腹部大面积撕裂性创伤。

  内脏受损。

  十处骨折。

  肌肉损伤不详。建议及时送达医院救治。正在生成救生路线。”

  “这小子意志力真够顽强的。”枪轻轻抚摸着自己右手腕上手机大小的金属战斗仪,“需要速战速决才行,不然这个小鬼没有被灵种吸取灵死掉,反而要流血过多而死了。”

  见她所憎恶的人类居然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灵种愤怒至极,准备冲上去把这个人类撕碎。人类调查员,是他们最憎恶的人群,因为有这群人的存在,他们才无法占领这个城市。

  现场的气氛在这一刻,变得凝重。

  枪右手的战斗仪突然伸出一块块齿轮,精密的机械零件,电光闪过,眨眼之间变形成一把银白色的长枪!

  A级灵武器,银魂!

  “别急,这就来对付你!”

  “枪”爱怜地欣赏着手上的银灰色长枪,如同见到多年未见的恋人。造型古朴却又充满着未来风格的长枪,使“枪”的气势不断攀升,变得冷冽起来,整个人仿佛成为了一把枪。

  而银魂,也给予了枪足够的回应,枪头闪耀着耀眼的银光!

  “要上了!”

  电光火石间,“枪”一招右手,紧身衣中极速飞出几片薄薄的金属圆片。在小巷子里,空间狭窄,是使用这种金属片的绝佳地点。

  “枪”跟着金属片一起朝着灵种冲去,十几片锋利的金属原片经过撞击两边的墙壁后,以不同的方向,向灵种射去。

  灵种的速度与灵活性,完全和他巨大的体积不成正比。轻易地躲闪过几个角度刁钻的金属刀片后,灵种使出那双全力之下可以撕裂金属的利爪,左右开弓粉碎了大部分的金属刀片。

  在她最后一次挥爪粉碎了刀片后,“枪”已经持枪冲到了她的身前。原本就是用来迷惑视野的金属刀片,“枪”不指望能对敌人造成有效打击,这只是给他的冲锋争取时间。

  “枪”的冲锋能力,发挥出全力后,威力一直是GC.A里名列前茅的,有时候甚至可以一击结束一次同等级之间的战斗。

  “该将军了,恶心的东西!”

  楼顶,破损的耳麦偶尔闪过一道电光。

  GC.A北海分部。

  威尔斯局长背着手来回踱步,一双沧桑的眸子虽然保持冷静,睿智,但也写满了担忧。

  威尔斯一摆手:“快,继续联络。不要停!”

  随后整个房间里继续陷入了寂静。

  tB最g^新U章K节M上酷/6匠-网k

  “报告!”一位年轻的职员仔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是看清楚显示器上的数据后,还是鼓起勇气报告。

  “说!”

  “局长,最新的资料显示,由于前段时间吸取了大量高质量的灵。这只灵种的等级,已经上升到了A级。”

  简单的一句话,却使整个昏暗的房间里所有人的呼吸都加快了许多。没有人敢出声。

  要知道理论上来说A级的灵种相当于GC.A中普通A级调查员的实力,实际上,同等级调查员的实力还要稍稍逊色与灵种。而“枪”虽然是近几年冉冉升起的一个新星,但是也才是准A级而已,对上A级的灵种,理论上,胜率几乎不存在。

  威尔斯也是果断之人,不再犹豫。

  “定位他的位置,支援小组立刻出发。还有,继续联系。换上撤退的频道。”

  即使讨伐失败需要由局长亲自承担责任。威尔斯也绝对不允许爱将在这种时候遇到不测。

  原本只是针对“枪”的特殊训练的任务,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岔子。

  …………

  潮湿的巷子里散发着各种霉味,即使连绵的小雨也无法完全冲刷这残败的气味。雨水顺着阴沟流入下水道,只是颜色,有些偏红。

  半截长枪深深插进灵种的大脑,将她的上身牢牢的钉在了墙壁上。殷红的血液顺着枪头下滴,灵种垂死挣扎了十几秒后,终于不甘地失去了生机。激战终于落下帷幕,“枪”耗尽了所有的体力,无法保持住投掷终极一击的姿势。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抱歉啊银魂,这次回本部后一定会好好给你赔不是的。”枪拎着另外半截枪杆说道。

  “银魂”虽然断了,但它不会因为这样的物理伤害而被毁,这样的损坏它可以轻易地恢复。

  “枪”的肺部如同鼓风机一样发出呼哧呼哧难听的声音,想来肺部应该是受到了不小的创伤。

  检查作战结果,“枪”的脸色逐渐黑了下。

  辅助战斗仪,损坏。

  分析仪,损坏。

  备用定位装置,损坏。

  ……

  浑身上下居然只有一只古老的火药信号弹,这还是多亏了他有收集“古董”的习惯。

  果然是轻敌了,“枪”对于自己的行为做出了检讨,一直以来任务都是轻松碾压,这次还是头一次受这么严重的伤。要不是自己使出浑身解数,把所有的战斗装备用的一干二净,很有可能这次要交代在这里。

  不过本部情报科的失误还是最让“枪”气愤的地方,这种失误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对调查员的谋杀。也是组织内的大忌。

  一支红色的信号弹飞向天空,在昏暗的天空中尤为醒目。

  “枪”拖着骨折的左腿踉跄着走到陈夕旁边。

  “呵,生命力真是顽强,”枪看着陈夕身下一大滩的血液,“算你命大,遇到了我。”

  撕了陈夕的衬衫,给陈夕进行完简易的包扎后,“枪”从陈夕身上翻出两包烟,自顾自的吞吐云雾,全然不顾肺部的伤口。

  死透了的灵种身体开始变小,化作点点红色的光芒散去,逐渐露出里面一个人类女子的样子。

  灵种死后,如果不进行特殊的处理,身体能量之源的灵能量就会自行消散,越是强大的灵种灵能量自然越强大。

  而这些灵能量如果自然挥发,势必会影响本地的普通民众,这就如同核弹的辐射一样。

  而枪现在收集灵能量的装备已经损坏,只能看着这些物质挥发。

  “咳咳,真是变态的家伙,到处勾搭男的当猎物。”

  “枪”对于目标的了解也够深,这只灵种很久以前就存在于北海市,最喜欢勾搭男的,在男人销魂的时候给于致命的恐惧。但是无耐作案的频率太低,隐蔽的手段前所未有的高明,直到现在才锁定它。

  不对啊。眼尖的“枪”突然发现了一点异样,灵种身上的灵虽然消散了不少,但是还有一部分正有条不紊地向自己飘来,不对,准确的说,是向陈夕飘过来!

  枪惊得差点没把烟头吃了,在这一会儿功夫,陈夕身上就已经聚集着一大团的灵能量。红色的气态能量布满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而这些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修复着。

  “难道他也是灵种?”

  枪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陈夕身上并没有灵种该有的气息。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男孩,是一名觉醒了的超能者,而且,还是只有千分之一的超能者才能出现的具有特殊能力的超能者,这种异能,自己以前绝对没有碰见过!

  “这年头,真的是要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了啊?”“枪”盘着腿坐下来休息着:“我记得我们那会儿,还没有这种随便救个人都能救到超能者的情况吧?”

  天色昏暗,附近街区里并没有出现灯火通明的繁华景象,事实上大部分人家即使有人在家,也都只敢关上灯紧闭门窗。

  这次讨伐任务理论上失败了,“枪”与灵种战斗的声音吓得周边的人家蜷缩在家中不敢出门。

  人人自危!在这个城市,人们对于在这样恐怖的天气里听到一些这样的恐怖的声音,即使已经习以为常了,仍然克制不了心中的恐惧。

  救援小组姗姗来迟,救护人员迅速到达战斗地点时,来不及感叹周围的墙壁被肆虐的程度,抬着陈夕和不久前昏迷过去的“枪”离开。

  剩下的人,也要负责在人群发现前整理好作案现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