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就跟魏索通过气,让他提前在这边埋伏好,只要我已发出信号,他们就立刻动手。

  此时魏索收到短信,立刻和七八个混混从墙后面翻了过来。

  “喂,你们几个哪个底盘的?”魏索带头问。

  “草,怎么又跳出来一个小比崽子?”猛哥骂道。

  魏索用棍子轻轻在自己手上击打了几下,“小比崽子?你它妈是在说我吗?”

  “说的就是你,怎么,你不爽啊?”猛哥骂道。

  “在老子的底盘骂老子,你它娘的是不是活腻了?”魏索反骂。

  “你的底盘?你算什么东西。”猛哥继续骂。

  “这里就是老子的底盘,在老子的底盘乱来就算了,竟然还敢骂老子,看来今天不把你们几个收拾了,以后说出去还真当老子好欺负呢。”魏索说着指挥几个兄弟上。

  那个猛哥见状,顿时没工夫弄胡婷了,只能跟魏索应战,两边人都不少,一打起来整个巷子都充满了骂喊声,只可惜猛哥虽然很猛,但他的几个兄弟都是垃圾,魏索带的人还没五分钟就把他们干趴下了。

  “喂,煞笔。”魏索对趴在地上的猛哥说,“刚才骂我是不是骂的很爽啊?怎么,现在趴下了?”

  “草。”猛哥不屈道。

  “还草,你都趴地上了还嘴硬,真是贱骨头。”魏索说完,又踢了猛哥一脚。

  就在这个空档,我连忙拉着胡婷逃跑,胡婷见我带她走,立刻伸手牵住我,跟我一起逃了。

  等我和胡婷进了她家的院子,我才用透视去看外面,不过情况还好,那个姓卢的并没有冲上来,估计是听到箱子里的骂喊声,看到魏索把他找的人给干了,所以不敢过来了。

  胡婷和我到了她家门口,她的小手颤抖的厉害,插钥匙的时候都偏了好几次。

  好不容易打开门之后,胡婷立刻让我进去,进去之后她就把门给关上了,不仅如此,她还把门给反锁上,生怕那群混混跟过来了。

  “呼……”胡婷深出了一口气。

  “胡老师,你没事吧?”我问。

  “我没事。”胡婷说着,看了看我,眼里投来关切的目光,“刘邦,你刚才被打成那样,赶快坐下让我看看。”

  胡婷说完,立刻把我拉到沙发那边,我坐下之后,她就不停的打量我的脸还有胳膊,不过她看了半天,发现我脸上还有胳膊上基本没什么伤,便露出疑惑的表情,“把衣服脱了。”

  “啊?”我诧异道。

  胡婷见我惊讶,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的时候太不注意,“我的意思是你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伤。”

  “哦。”我苦笑,心想我还以为她是要我把衣服脱了跟她那个呢……

  不过,胡婷让我脱,我还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反正我不是胖子,身上还有点肌肉,所以并不怕让她看,也许是出于自信,我认为她看了之后,说不定会更加喜欢我呢。

  脱掉上衣后,我便看着不停打量我身上的胡婷,说实话,胡婷就是我喜欢的类型,虽然年纪是大了点,但大也有大的好处啊,女方年龄大一点,比年纪小的要懂过日子一些,再加上胡婷御姐的气质,我相信谁要是做了她的男朋友,那肯定跟小弟弟一样开心啊。

  “就这里青了一块,还没昨天伤的重呢。”胡婷疑惑道。

  我这才想起今天串通的事情,可我该如何解释呢?毕竟我身上确实没有受伤,但是刚才我趴下了,装的还挺惨,万一胡婷看破了就麻烦了。

  “没瘦多少伤就好。”胡婷突然改口,“要是你今天第一天正是来我这补课就出了岔子就惨了。”

  胡婷说完,还高兴的笑了笑,“好吧,我们开始补课了。”

  “啊?”我诧异到,“胡老师,你心也太大了吧,刚才才发生那样的事情,你还有心思给我补课啊?”

  胡婷听了,楞了一下,旋即又说,“那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也没有办法,你时间不多了,再不抓紧时间补习就真的考不上大学了。”

  “额……”我郁闷死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从书包里把课本还有习题册拿出来,胡婷坐在我旁边,把我的书摊开后,就贴在我旁边拿着笔在本子上比划来比划去,讲解那些题目该怎么做。

  她这个样子我哪里还有心情做题?

  光是看到她洁白的手臂我就顶起棚子了,哪里还有工夫做题。

  只可惜我心里痒痒的很,老是趁她不注意,用手臂碰一下她的手臂,感受一下她光滑的肌肤,然后在心里想象她跟我亲嘴的画面还有……

  “刘邦,这题怎么解?”胡婷突然问。

  “啊?哦,这题啊。”我笑道,然后看了一眼题目,这题还真是6,不仅有庚号还有我人都不认识的符号,“这个嘛,我想想……”

  “嗯,给你三分钟时间。”胡婷说着就起身往卫生间走过去,“我没盯着你的时候不许看后面的答案。”

  “额……”我郁闷,心想她这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我根本就没打算解这一题的好不,因为我的注意力,全都在她身上啊……

  胡婷进了卫生间之后,我立刻在心里默念,脱光!

  然后朝卫生间看去,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女孩子撒尿呢,虽然我高中一直没学好,以前做混混的时候也经常跟人去网吧看片,但我还是不知道女孩子到底怎么撒尿,这不,我见胡婷进去了就想看看。

  透过墙,我看到胡婷进去之后并没有直接蹲下,而是对着镜子摇了摇头,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之后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叹了口气,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状况。

  看着她完全没有上厕所的意思,我心急了,这回我总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胡婷终于走到坑上了,然后她就用手拉拉链,接着……

  我咽了咽口水,心跳的速度都快赶上手速了。

  “咚咚咚……”就在这个紧要关头,胡婷家的门竟然被敲响了,我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所以门一响,我被吓了一跳,随即下意识的朝门那边看去。

  因为我开着透视,所以隔着门我就能看到门外的人……

  站在门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爸妈啊……

  “刘邦,你去看看是谁。”胡婷在卫生间里面说。

  “哦。”我本来想直接回答外面是我爸妈,不过转念一想,我这么快就回答,胡婷肯定会起疑心的。

  我走到门口,直接把门给开了,我爸妈见门开了,立刻笑脸相迎,可谁知他们看到的不是胡老师而是我时,立刻就收起了笑容。

  “胡老师呢?”我爸问。

  “在上厕所呢。”我笑道。

  “哦……”我爸虽然哦了一声,但我还是能听出来,他有点无语。

  “刘邦,是谁来了啊?”胡婷在卫生间里大声问道。

  “是我爸妈。”我回答。

  胡婷听到之后没再吭声,估计觉得很糗……

  很快胡婷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她出来之后,立刻迎了过来,“刘邦的父母啊,您好您好。”

  “胡老师您好。”我爸客气道,“上次你就说让我们过来不要带东西,所以我们今天就真没带,不过……”

  “不过什么?”胡婷问。

  “刘邦在您这里补习我们得按照上补习班的费用来给。”我爸说。

  b看正版章◇节◎g上m_酷,匠r网+

  胡婷听了,愣住了。

  “胡老师,我们家刘邦特别调皮,学习也一直吊车尾,您愿意帮他补习真是刘邦的福气,所以我们就更应该给补习费了。”我妈说。

  “不不不,我不会收这个钱的。”胡婷说。

  “那怎么行?”我爸激动道。

  “你们今天早上问我地址的时候我就跟你们说了,我帮刘邦,完全是出于老师对学生的关心,绝对不是为了钱,如果你们要给钱的话,现在就把刘邦领走,我以后也不会管他了。”胡婷霸气道,说话的时候很有气场,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老师啊,不过她确实是个老师。

  胡婷话一说完,我爸就愣了,“胡……胡老师,那我们哪好意思……”

  胡婷看了看手表,然后说,“其实我觉得刘邦这段时间干脆住在我这里吧,这样就不用再浪费时间在路上,你们如果觉得过意不去,就等刘邦考上大学了,去我们学校给我送面锦旗。”

  “那没问题,那是必须的。”我爸说。

  “行吧,那就从今晚开始,刘邦晚上就住在这里了,你们明天给他带点换洗的衣服来吧。”胡婷说。

  我听了,直接懵了……

  “胡……胡老师,你说让我住在你家?”我懵逼了,住在她家,那我岂不是全天二十四小时被她监视啊,这么下去,我连网吧都去不了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